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九十三 瓜分

第三百九十三 瓜分(1 / 1)

疑惑地拿过晶石用神识一叹,紫发少年的神情顿时一变,有些讶然的看向罗翼:“这东西,是谁给你的?“话一出口,姜笑依就知道这句话是废话了。视线左移,只见一旁的方南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,这晶石里面的录音,不用说,自然是出自于他这位师姑大人的手笔。罗翼对身边的事务,一向感觉都比较迟纯,而且一意在修为上精进,不喜权利争斗之类的事情,所以姜笑依架空他的策略,能够顺利的取得成功。但是方南不同,姜笑依的这位师姑,可一像都是以精明著称。有些事情他能够瞒得了罗翼,却很难瞒得了她。特别是方南都某件事情感兴趣,特别注意的时候,那就更难做得毫无痕迹。罗翼也没有回答,而是双目直直的,死盯着紫发少年的眼睛:“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?暗中挑起和月墟门的争斗,制造宣战借口。真不敢相信,这样的命令竟然是出自你的示意。擅自和月墟门这样的门派开战,这又是谁给你的权利?”面不改色的把手中的晶石收入掌心,姜笑依看了看四周,只见会议室内的下手处,那十余个陪坐的大行长,此时都已经脸色变得煞白。其实早在先前姜笑依和罗翼,谈及东海财团的事情时,就已经是这样子了。不过那时候,两人所谈的,毕竟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而能够在两年半后的现在,仍然有资格坐在这个会议室内,自然都是姜笑依所培植的亲信人物。旁听虽然觉得有些心惊胆跳,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。然而罗翼刚才地话。若是一旦从这里传出去。指不定就是一场涉及整个门派地巨大风波。即使他们和姜笑依之间的关系,再怎么亲近,这种事情,也是不敢与闻的。淡然一笑,紫发少年挥了挥手。示意这些人可以退下。待得这个房间,只剩下三人,姜笑依才慢条斯理的,从掌心的炼妖壶内拿出几张文件,摆放在了罗翼和方南地面前。“这是什么?”罗翼和方南没有去拿,而是用目光在文件上面扫了一眼,然后神色双双一阵怔然、“是来自总部的调令!对于门派在北方和苍茫道的僵持局面。长老会已经有些不耐烦了。所以。命令我和笑云,还有沈英雄三人,尽快在皓月行省抽出部分力量北上,支援那边的战局。而这就是我,为什么要挑起和月墟门的战争的原因。”姜笑依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,双手抱胸笑着答道。罗翼不以为然的皱着眉道:“可是我看不出来,这份调令和墟门之间,有什么联系。既然是宗门有令,那么遵命不就好了么?现在地皓月行省。局势也已经很稳定了,政府方面,听说包括人事,税收,警务和交通等几个重要部门。也都已经被我们掌握。长老会直到这个时候。才让我们抽出力量北上支援,已经是相当照顾我们分堂了。为门派尽自己地一份义务。那也是应当。”方南却苦笑摇头:“翼师兄,我想你可能忘记了,现在主持北方战局的,到底是谁了。”罗翼顿时哑然,他即使对这方面的事情,再怎么迟纯,此时听了方南如此明显的暗示,也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关节。现在正在主持北方大战的,正是他师兄芮晔最大的竞争对手明欲。因为本身就是与苍茫道势力范围接邻的,中州堂首座的关系,在战争开始半年后,在长老会地某些人支撑下,开始逐渐接掌北方和苍茫道战争的总体指挥事宜。若是真让明欲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,那么天阙门掌教之位的争夺,确实又将平添变数。也是掌教真人和他师兄芮晔,最不愿看到的。姜笑依身为芮晔最亲信地弟子,在这时想办法避免那种情况发生,也是应当。“师叔,现在那边地局势看似在僵持,但其实只需一根稻草,就可压垮苍茫道。我和笑云他们的实力,又实在太强。若是真如他地所愿过去了,不出力是不可能的。但即使我们再怎么消极,战局也会不可避免的,会向明欲所希望的那种情形发展。所以——我才会示意你们那边的人,让他们挑起事端的。原本这件事情,我是想独自承担责任。在和月墟门的战争成为定局之后,再和师叔说起的。但却没有料到,南姐会这么早就发现。”姜笑依一边说着,一边笑望了方南一眼,而对面的女性,也歉意的回以一笑。“以和月墟门之间的冲突为借口,用来拖延时间是吗?难道除此之外,就没有其他的办法?”罗翼仍然是眉头不展,显然还是无法认同姜笑依的举动。“没有了!”姜笑依头摇了摇:“就如翼师叔所言,我们皓月行省现在的状态,真的是非常得好。论起对这这块区域的控制力,即使其他的外七堂中,也多半有所不及。就目前的形势而言,除了战争之外,也确实没有什么借口,把三个2s级高手,全部留在皓月行省的道理。特别是翼师叔接近真人分神期顶峰,而南姐的修为也有大幅精进的现在,那就更没有拖延的理由。你是想把时间一直拖到,芮晔师兄他出面主持北方战局?”方南不以为然地沉吟着道:“可是月墟门实力不弱,修真者之间的战争一旦开始,就很难结束得了。他日即使师兄真的出掌北方,月墟门只怕未必就会如你的所愿。让你们能够抽身。而且唇亡齿寒的道理,人人都懂。公冶家也就罢了,若是月墟门再望,皇室和万胜天宫。只怕绝不会坐视。我们分堂虽然实力强劲。但若是以一敌三,恐怕勉强了些。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,所以我才要出其不意吗!只要在战争开始的时候,取得压倒性地优势,就足以让某些人犹豫不决了是吗?”姜笑依脸上露出邪魅地笑容:“哪怕是擅启战端的罪名。若是能看到经济总量,现在仅次于皓月的静海行省有被拿下的希望。相信长老会和掌教真人,也不会真的很介意对么?原来你召集整整二十二个大行地目的,不是为了东海财团,而是为月墟门!”几乎是在姜笑依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,罗翼和方南都齐齐反应过来,双双都以惊讶至极的眼神。再次看向了对面的紫发少年。“没错。针对东海财团的行动,更多的只是掩人耳目地幌子而已,遮盖我召集人手地真正目的。二十二个百人大行,加上驻扎在北面边境的实力,差不多可以凑齐四千人左右的实力了。这一次,我会亲自和英雄,道通,冰城,凌香以及笑云他们一起北上。尽量在其余势力反应过来之前。摧毁月墟门在南方,用以和我们对峙的全部实力。以雷霆一击,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。”姜笑依解释时,语气虽然淡淡的,可是此时任谁都能清晰的感觉到。少年眸子里透出的决“可若是全员北上。那么我们腹地必然会空虚。”罗翼眉头一拧,置疑道:“难道皇室和万胜天宫。就这样放任不管么?呵呵!那也得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才行。总之,到时候再说吧。翼师叔你难道认为,和我们这么多强者之力,连月墟门地防线都突破不了?”姜笑依笑着反问,而罗翼和方南二人则是一阵沉默。真正算起来,皓月分堂现在的实力,确实是强得可怕。除了姜笑依他们这三个,实力评价在2s级别以上的强者之外,拥有s级战斗力的,也至少在八位以上。像罗翼和方南,都是货真价实的真人境,所修炼地,又是被列为天阙十绝之一地强力功法。即使面对一两位同级战力者,要想战胜也不是难事。而其余如李道通和素冰城几人,修为虽然只是金丹境而已,但能力却相当的可怖。总体力量相加起来,差不多是拥有两名真一境地月墟门的二倍以上。在天阙门外八堂中,也如皓月的经济实力一样,位居首位。这样的实力,若是全力出击,又是在突袭的情况下。确实没道理,连一个月墟门的南方防线,都拿不下来。在皓月和静海的边境,巍集月墟门将近四成的弟子。若是这部分的实力被歼灭,那么战争的胜负,自然是一目了然。“总之,只要计划能顺利执行,那么也就等于我们,会在一天之后,掌握这场战争的主动权。到时候,无论是战是和,又或是拖延时间,都随我们高兴。”姜笑依继续道:“皇室不会贸然插手一场必败的战争,至于万胜天宫,有傲穹和公冶成都,公冶彻他们三个人应付,拖到我们这边决出胜负,是决然不成问题的。翼师叔,你以为如何?倒也不是不可行!可问题是。只要月墟门南边的防线崩溃,这场战争基本上就已经解决了。再拖延时间的话,长老会的人不会看不出来。”罗翼用手指摩挲着下巴道。说实话,他虽然很反感紫发少年现在的所为,但姜笑依的这个计划,真的让他很有点心动。这段时间,为了皓月分堂的安全,老是坐镇在北方,确实在一定程度上,影响到他的修为进境。而若是能把月墟门一次解决掉,那么自己又可以恢复以往在道法学院时,那种不用理会他事,而专心修行的日子。当然,最重要的,还是芮晔。那个复仇计划,首要的条件,就是能够成为天阙门的掌控者。而从这个目的来看,姜笑依的这次耍的阴暗手段,竟是再正当不过了。“就是要他们知道!”姜笑依毫不在意的一笑:“听说掌教真人,曾经好几次提议,要把北方战线的指挥,交由我师傅负责打理。但这个方案,却被被长老会的某一些人阻挠。所以,我觉得我们的态度,要更强硬一点——总之,除非是我师傅出掌北方战局,否则的话,我们皓月分堂绝不会结束和月墟门之间的战争,更不会抽出半分力量。这个信息,必须要明确无误的传达给,长老会那些人的脑袋里面才行。我的意思,就是这样。要么就让现在的局面,继续维持下去。要么,就按照我们的意思来办!而且,你们难道就不觉得,明冬师叔祖在南方那边,呆得实在太久了么?月墟门占据一个半行省之地,若是将之拿下,是掌教真人把师叔祖召回的绝佳借口。众所周知,以天阙门现在的人手,再增加地盘的话,有些勉强,即使能从战败后的月墟门招降一部分,也需要打散安置。而静海乃是仅次于皓月的行省,天阙门绝不可能放弃。那么唯一的方法,就是从十万大山里抽调。而能够镇压得住那些骄柄悍将,以及前公冶家成员的,也只有明冬师叔祖一人而已。此外,除了静月之外,月墟门还有和苍茫道交邻的,半个行省的地盘。那也是极为富裕的地方,无论是经济量和人口,都要远于东海行省。我认为南姐,也该是时候更进一步了!”这次不止是罗翼,方南也是砰然心动。明冬肃来都和他们的师傅是死党,对他们几个小辈也向来不错。而且,作为天阙门内修为仅次于明心的女人,她也并非没有野心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