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九十二 质问

第三百九十二 质问(1 / 1)

刚走进会议室里,姜笑依就惊讶的看见,两个原本就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物。他现在总算是明白,齐雄飞为何会不顾以往这几年来,所形成的惯例,而派人把他从自己专用的训练室里叫出来的原因了。只见会议桌的最上首,赫然坐着一位三十余岁,神情刻板的英俊中年人。这人的脸色,此时阴沉至极。而在他的右手边,一个貌美的年轻女子,则正笑吟吟地向他望过来。至于齐雄飞,则坐在那中年人的左手旁的第二位,一脸的尴尬之色。“翼师叔,南师姑、二位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北面那边,现在不要紧么?”姜笑依径自走到罗翼身旁,属于自己的座位上的坐下。然后以好奇的目光,在两人的脸上梭巡着。其实方南和罗翼的来意,只从他们两人的脸色,姜笑依就已知大概了。不过这时候,他决定装傻。“别给我装作好像一点事情都不知情的样子!”罗翼一声闷哼,冷冷的看着姜笑依:“我问你,东海财团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回事?之前宗门那边不是有过吩咐么,在我们和苍茫道之间的战争决出胜负之前,尽量不要招惹其他的势力。特别是像幽云谷这样的大势力。可为什么我这次回来,却听说现在我们分堂的弟子,正在频频向幽云谷旗下的东海财团挑衅?甚至整整召集了将近二十五个百人大行的力量?这么大的行动,为何事前不通知我?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。”姜笑依装作很是意外地挑了挑眉道:“两年半之前地事情,至今都没有查出幕后地主使者。我这次部署的行动。只是为了惩戒当天的参与者。再看看是否能够顺藤摸瓜,能够找出些什么线索。倒并非是刻意针对东海财团。之所以没有事师叔不知情,是因为我认为算不上是什么大事,而且追究两年前那件事的责任,也是理所当然。在我的权限内完全可以自行做主,因此才没有特意通知。”罗翼双眼微眯,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地道:“可现在被我们分堂弟子攻击地,只有东海财团子公司和下属企业的员工,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。想要惩戒那些参与者,也不该挑在这个敏感时期吧?而且,东海财团的赫云琴。这段时间已经联系了你十余次。并且提出了相当有利我方的和解协议,甚至亲自上门求见,都被你拒绝。请问,这你又怎么说?若是真的引发新的战争,这个后果,你担待得起么?阿笑,我现在需要一个合理地解释。”姜笑依转头看了看齐雄飞,见对方苦笑着一摊手,紫发少年瞬间就明白罗翼知道地这些。并非是齐雄飞所透露,而是另有消息的来源。而且罗翼所知道的信息,多半是和东海财团有着一定的联系。真是相当聪明的做法呢!姜笑依的唇角,禁不住微微向上一弯。这两年半以来的时间,他已经彻底的掌控了整个分堂。就连控鹤堂在这里的分部。也在相当大地程度上,也被他所渗透控制。罗翼虽然是皓月分堂的首座。但由于本人很少管理具体事务,加上也不善于培植亲信的关系,可以说是已经被他彻底的架空。本来罗翼身边的人和各种资源渠道,都已经被他所操控。罗翼每天想知道什么,能知道什么,也都是由他来决定。而对东海财团地那些人动手地事情,姜笑依本是打算在事后才告知的。罗翼却能这么早就知情,不用想,一定是幽云谷方面弄地鬼。以能够接触到罗翼的人,装作无意间透露,是很容易的事情。知道他这边根本就无法说得通,于是干脆的绕开,从侧面寻找突破口。现在单只是一个罗翼,还无法阻止得了自己。那么下一步,就是活动宗门总部和长老会的某些人,来向皓月分堂和他施压了吧?不得不承认,这个策略非常的高明。虽然罗翼本没什么实际上的权利,但是名义上,他毕竟还是这里的一堂之主。自己要做什么决断,不能不去顾忌这位师叔的意思。而宗门总部那边,也同样如此。外八堂的主事人,虽在一定程度上有着自主权,但却不好在这种掌教真人和长老会,已经制定好大略的问题上,和上面对抗。两方面汇集的压力,足以让他放弃这次的行动了。不过,要做到这些,幽云谷必须放弃相当一部分,布在天阙门内的暗线。这也说明,自己这次的计划,确实踩到了他们的痛脚。而且在相当程度上,打断了幽云谷那位妖王的步骤。“阿笑!你在笑什么?”看见紫发少年脸上的那丝笑容,罗翼眸子里的神色,顿时更加的阴沉:“我现在在问你话!啊,对不起!师叔,我刚才是想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”回过神,姜笑依连忙敛起了嘴旁的笑意,一副很是严肃的样子:“翼师叔,这次之所以看起来,好像是在针对东海财团,其实只是因为他们的部下,参与者比较多而已。赫云琴固然是提出不错的条件,让我们放弃追究凶手,但那时候我们天阙门的颜面何在?之所以拒绝她的求见,就是因为这个缘故。一点小小的利益,比起我们天阙门的威名,不过是微不足道、不过既然师叔你都这么说了,那么这次针对东海财团的行动,就到此为止吧。齐总监,麻烦你一下,通知英雄他们,这次的任务可以结束了。”罗翼却有些愕然,狐疑的和方南对视了一眼后,都看出了对方眼中。那丝不敢置信之色。原本罗翼还以为。今天是要费一番口舌的,想不到说服姜笑依地过程,出乎意料地轻松。不过,这就更加的起人疑窦了。“阿笑,我想恐怕你是误会什么了!这次我回通定城的目的。不是让你结束这次行动。”摇了摇头,罗翼皱起了眉道:“我和你师姑,只是想听听你对此事的解释而已!我们知道你这么做,必然是有着某种目地。若是有过得去的理由,师叔不会干涉于你。”这次轮到姜笑依露出意外之色,他实在想不到,对方对自己信任程度。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。而从罗翼和方南的眼中。看到的也全是诚恳,没有丝毫作假的样子。想起这几年来,自己为了避免这位分堂首座,过分插手分堂的事务。减少日后清峰和芮晔,对自己有可能的掣肘。这两年来明里暗里,都在削减对方地权柄,还想方设法地,控制罗翼身边的亲近之人。紫发少年不由得有些汗颜。稍加思索。姜笑依的神色,首次开始真正的认真起来:“师叔。难道你现在,都不觉得奇怪么?虽然我策划的这次行动,确实占着道理。不过幽云谷毕竟是楚国内,不逊色于我们天阙门的大势力之一。怎么说,即使下面的成员犯错。也轮不到我们来处置。然而到现在为止。他们都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虽然通过你和宗门那边来曲线施压,但这是不是说明着。他们现在的态度,是不想在引发实质冲突的情况下,尽力解决此事?”方南眨了眨眼睛,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可是,天阙门虽在和苍茫道争斗。可若是他们贸然插手,反倒会引起两人个人类修真门派地同仇敌忾,这样的态度,不是理所当然吗?而且幽云谷的作风,一向以来,都非常的温和。可现在两派的战争,已经差不多到了结束地阶段。虽然表面上看来,还没显出胜负,但只要是聪明人,都能知道苍茫道已是败局将定。之所以战局到现在还在僵持,只是因为我,笑云和英雄还没有出手而已——”姜笑依这么说,方南和罗翼听了,却也没显出什么特别奇怪地神色。虽然这些话语,出自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人嘴里,显得有些狂妄。但是两人都知道,这是事实。姜笑依和姜笑云两兄妹,都已是众所公认地2s级强者。而沈英雄,两年前的那场战斗虽然至今都是个谜,但那个孩子,无疑是有着凌驾于超s级以上的战力。当这三人的力量,一旦投入战场,确实可以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。“所以,现在要顾忌的,反倒应该是我们才对。为了避免这场快要看到胜利的战争,被引向人妖大战的情形发展,而避免拿不到战后本该获得的利益。我们天阙门反倒要避免和幽云谷,有什么实质性的冲突。这个时候,即便幽云谷有什么动作,只要不太过分,门派都会装聋作哑暂时应付过去。以赫云琴和那位妖王的智慧,不会看不到这点。三年前,我们和公冶家争斗的时候,他们不是很会把握机会么?也就是说,幽云谷现在的动作,看似非常的正常,和以往的行事作风,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但其实如今他们所做的,恰恰是最异常的反应对么?”手托着下巴,罗翼若有所思地道:“那么这又是为什么?说实话,我不知道!”姜笑依笑了笑道:“我只知他们似乎,是不想引起我们门派的过分注目,也不想现在,就和我们有什么直接的冲突。暗地里,好像也在谋划什么的样子。但到底那位妖王,心里到底打得什么主意,就不是我所能知的。这方面,应该是控鹤堂的工作。”方南亦是一脸的凝肃之色:“阿笑你不说,我都没看出来。那么这么说来,你这次部署的行动,是在试探他们的反应?大约两年半之前的时候,我绝觉得他们有些不对劲了。这次确实是在试探,不过只是目的之一而已。”姜笑依解释道:“其实最终的目的,还是改善皓月行省妖族势力的对比。相信两位师叔也知道,由于公冶家以前畏惧楚东妖盟,在皓月行省坐大的关系,选择扶持在楚东势力相对要薄弱得多的幽云谷势力,而打压楚东妖盟。只有让双方都有求于自己,才能让公冶家族在皓月行省的权利,更加的巩固。但是现在,既然皓月行省已经落入我们天阙门之手,那么形势,自然又是截然不同了。相比在我们腹心之地,又拥有一位妖王坐镇的幽云谷而言,楚东妖盟更能让我们感到安全。对天阙门来说,让他们双方的势力,在皓月行省保持平衡,才是最佳的抉择。我就知道,你不会无缘无故,就找那些妖族的麻烦。”方南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:“既然如此,那也没必要就此结束行动。若是宗门那边有什么不满,我和师兄会帮你应付。呵呵!还是不用了!”姜笑依邪笑着道:“因为我的目的,已经达到。本来就没打算,有什么大动作。之所以会召集那么多人手,只是虚张声势,想看看他们的发应而已。而且,真正的目的,也并不是他们。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,我也认为,你针对幽云谷的行动,也确实有必要。但是这个呢?你又怎么解释?”神色冷冷的,罗翼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物,抛在了会议桌上。姜笑依注目望去,却是一个录音用的黑色晶石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