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八十八 疑惑

第三百八十八 疑惑(1 / 1)

“总之,当日我们所能够得到的,最清晰直观的情报,就是现在这组影像了。闯入王府的时间,前后总共是十分零八秒。泰王府坐镇的六名真人境中,则是五死一伤。而就连那个伤的,也是记忆全失,修为尽废,等于废人。其中还包括了,学有皇家秘传三泰含元功,拥有准2s实力的离阳——”昏暗的室内,灯光突然打开。在会议桌的一侧,一面悬空而立的水镜,定格在了一张禁止的画面上。可以看出来,这是一张从江州城某个建筑物的顶楼处,由上王下俯拍的相片,焦距对准的方向,依稀正是前几日刚刚遭遇飞来横祸的泰王府邸。不过由于被上空处那腾起的浓烟遮蔽,真正清晰可见的,只有王府的一小部分而已。而且其中大半,都已成了残垣断瓦,完全看不出往日的秀丽风光。若是把相片再放大一些,还可看到一些仆人,在宅中奔走哭号的景象。显然这张照片的拍摄日期,是在事发当日。“难道,就没有再近一点的吗?”话音来自会议桌上首处的左方,峨冠白袍。虽然浑身上下,都没有任何的利器的存在。但是他现在的神情气势,给人的感觉,却宛如一把已然出鞘,蕴含无尽戾气的绝世利剑。“就连道友你那里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,为何却又偏要来指望我。”坐在对面的中年道人淡然一笑,一如往日般的闲雅:“那个叫沈英雄的小家伙,做事非常地小心。早在闯入之前,就已经命部下。在王府的周围布下了多达三道警戒线。而附近所有利于监测的制高点,也被天阙门的人所占据。所以事发之时,我的人虽然及时警觉,但却始终无法接近。只能在距离相当远的外围,拍下这组照片。我相信你那边的情况,也是如此吧?”剑修者没有说话,只是面色沉凝的微微点了点头,似乎是表示同意的意思。中年人却也不在意,仍旧是笑着看着水镜中的画面,慢条斯理地继续道:“在王府之内。情形也是一样。虽然那小家伙,还有些心慈手软,没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。就连未曾对他动手的王府护卫,也全数放过。但是在事发之后十分钟之内,沈英雄就命人强行抹去了王府中,那些目击者关于这场战斗地记忆。甚至可能摧残脑部功能,也不在乎。至于那些监控阵,就在防御结界开始崩溃的时候,也都已经暂时处于失效的状态。而且即使有拍下什么。也已经被那小家伙抹去。要知道。最后的战斗地点,就是王府的中央监控室。所以现在,我们完全搞不清楚,当时在泰王府,到底发生过什么。也不知道,那六名真人境,在十分钟内的彻底败北,他到底又是如何做到的。不得不说,这小家伙虽然还有些稚嫩。但是办事已经相当地干脆利落了。但是到现在为止,还是留有线索可寻。”剑修者皱了皱眉头:“抹去那些人记忆地,是天阙门配属在皓月分堂的心灵能力者。在办事的同时,他们的脑中,也同样会留有那些关于此战的记忆画面。这方面。你也没方法可想么?呵呵!我相信。道友你也尝试过了吧?那些心灵能力者,确实是现在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没错!但问题是。沈英雄似乎也很明白这一点,所以自从回到他们总部之后,就已派遣亲信,把这群心灵能力者们全部牢牢地看住。所以,很遗憾!暂时,我们是无法可想了。除非是他自己,露出破绽——难道就不能从天阙门的上层想办法?私禁同门弟子,在天阙门内似乎是重罪吧?”中年道人摊了摊手,很是无奈地样子:“不用太指望我,真论起来,在上一次的事情之后。我在天阙门内部的力量,已经远不如你了。就连你地那个情报组织镜子都办不到的事情,那么我就更加不可能做到。而且即使是你我联手,也是不能。私禁弟子,确实是违规不错。但问题是,在能够得到好处的情况下,那些人愿意!在皓月行省,姜笑依和沈英雄两人,完全可以只手遮天。即使你我想要收买。那也得要有所接触才行对么?另外,皓月行省离天阙门的总部,也实在太远了。即使我们通过天阙门的长老会来办这件事情,在路途上所消耗地时间,也足以引起他们地警觉。别忘记,现在长老会中,已经有姜家的人存在。他们完全可以在总部地人到达之前,抹消所有的痕迹。一个殉职身亡,所有的人都挑不出错处来。我想,青莲你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,而暴露出在长老会的那些钉子吧?可是他们也总不可能一辈子,都把他们都看住。心灵能力者的记忆,很难被彻底消除-“但你也别忘了,姜笑依本人,就是一个最高阶位,可能达到第六阶的魂力者。按照我们的估算,他不是有着至少六种心灵能力么?其中也包括了心灵探识,心灵攻击以及心灵幻术。别人办不到的事情,他却可以很轻易的就做到。沈英雄只要能够坚持到,姜笑依到达就好。所以我才说,他把事情办得很干净。剑修者的话语尚未说完,就被中年道人所打断。这个白发如雪的中年,此时一脸的戏谑:“我现在倒是奇怪,你对此事,为何如此执著?先前你对于此事,不是很不在意的么?现在我不在意都不行了!不过恐怕,却不是为了你想象中的原因。”淡淡的瞥了中年道人一眼,剑修者抬了抬眉:“如果我记得没错,那孩子。是天阙门十代掌教的儿子吧?也就是说,他是蚩尤地封印体。包括他的父亲,都是当年你那次试验的牺牲品之一——确实!不过,那又如何?”中年道人的眼睛一咪,露出危险的光芒。“如果只是普通的妖魔封印体,即使封印的妖魔再强。在金丹初阶这个级别,也不可能战胜一个超s阶位的强者。可是沈英雄,却不但能同时击败六名真人境高手,而且还是在十分钟之内完成。这种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但却确确实实的出现在我们地眼前。任谁都会感觉很奇怪吧?对眼前之人的神态变化,仿似全无所觉般,剑修者不紧不慢的冷笑着道:“他和封印体唯一地区别。就是别人体内,封印的是普通的妖族。而他的凭依体,却是上古时代的最强者之一。在此之前,我以为你制造东皇太一的封印体,只是为了对抗我那弟子仲孙召奴的光化能力而已。也只有上古妖圣东皇太一,一展翅三十万里地速度,才能勉强跟得上他地光化能力。但是现在。我却不这么看了。告诉我。关于东皇和蚩尤封印体的事,到底其中有什么玄虚?这是决定你我之间,是否能继续合作下去的基础!”中年道人一阵沉默,许久之后方才苦笑着抬起唇:“其实早知道,你会这么问的!不过,恐怕事实会让你很难相信,关于沈英雄突然展现出的实力,我自己也很是惊讶。当年所布的那个局,只是想试验一下自己的想法。是否可行。顺便再削弱一下,天阙门膨胀的实力。而且当初我的目地,也确实如你所言,是为了培养出一个,能对抗仲孙召奴速度的妖魔封印体。却没有想到。会造就出这样一个实力高深莫测的怪物。能够在十分钟内。杀死六名真人境,其中甚至还有一位拥有雷系电浆脉冲的准2s级。一位真一分神超s高手。”剑修者再次重复:“以沈英雄现在的修为和实力。除了我们所掌握地领域能力之外,我想不出有其他可能!我也知道。在你来之前,我就在推测这件事情。”中年道人挥了挥手,水镜中地画面忽而转换,却是两张并列的阵法结构图。“左边地这张,就是我十几年前,最初我所设想的封印阵图纸。之后,当蚩尤被我复活,又通过在天阙门内的影像力,让天阙门的十代,做出封印蚩尤的决断。再尽量引导他们的研发部,于构画封印阵图的时候,尽量向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。最后,右边的这张,就是最后完成的法阵图纸。青莲,即使你早已注意到了我的试验,那么相信这一张阵图,你那边应该也有才对。若是其中有什么异常之处,你供养的那些阵道大家,也不是吃素的,不是么?这一切,我都是通过他人的手来完成,到底做了些什么,都不可能瞒过你。那可未必!当年在封印蚩尤的时候,你总共出动了四名真一大成境。当时在那里,到底又发生了什么,我几乎完全不知情。”剑修真微摇了摇头。“若是在那里做手脚,也是很容易的事情。““确实!不过,那时只是为了暗中帮助天阙门封印蚩尤而已。你以为掌握了领域规则的上古巫神,就是那么容易的被封印的?哪怕他当时的力量,只剩下全盛时期的几十分之一,也远远不是我们人类修真者中,现在的最顶级力量真一大成所能对抗。以天阙门十代,那个已经死去的小鬼的真一心动期修为,那就更不可能。”中年道人语气悠然的解释道:“而且由于事前的低估,当时所收集到的灵魂力量眼中不足。以那时我的实力,光是对抗蚩尤,就已经很困难,哪里有什么可能,再去做什么手脚?而且,你不是也看到了么。事后沈英雄身上所展现的情况,和右边这张封印图纸的缺陷之处,几乎完全相同。他完全控制不了,自己的力量。而且身体的异化,也相当的力量。”剑修者剑眉一挑:“我的顾问告诉我,若是按照这张图纸上的内外封印阵。那么以蚩尤的强大,沈英雄活到三十岁,就会经脉爆裂而死。而且是修为越高,死得越快——那是在十六岁之前!”中年道人笑着接口:“现在的情形,又完全不同。据我所知。他身体的异化,不但已经完全停止。而且修为在几年之内,就突飞猛进,从先天一跃到了金丹。不但经脉一点事都没有,也已经能够完全控制住,他体内的那些真气——而这一切,都是发生在十六年前,他和姜笑依碰面的一个月之后。据说那一天,天阙道法学院的保安部门,曾经监测到在第四区,有大规模的元力波动。本来是要上报的,但却被林通真强压了下来、此外,在他们当晚所使用过的密闭训练场地中,也有过曾布设真图的痕迹。明白了么?老友。姜笑依是这个世界里,我所承认的,唯一能在阵道和道法天赋上,与我不分上下的人!到至今为止,他的所有成就,都是我一直在关注着的对象。而他的一些天才设想,就连我这个浸淫阵道和道法几达万年的人,也要为之叹服。所以,姜笑依在帮助沈英雄,修补内外封印阵那时候。到底有什么灵机一动的构思,能够让沈英雄发挥出领域力量。又到底是怎样绕过蚩尤,把封印阵修改完成。我本人,是完全想象不到——”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