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八十七 见面

第三百八十七 见面(1 / 1)

在城市里选了个偏僻点的地方,从高处落下。罗伯特又疾步转了几个转角,到达一个无人的死巷之后,这才停了下来,然后笑着转身,看向了身后。“喂!我说后面的那位,碍事的人都已经甩掉了,现在可以出来了吧?无缘无故的跟了我这么久,不给我个交代么?原来已经被发觉了。”一个人影带着自嘲的笑容,从建筑物的阴影处走出来。这是一个身材远胜普通人的高壮汉子,一张黑红色的脸菱角分明:“在下工凡,见过阁下!很抱歉,其实在下并无恶意!我知道,否则的话,也不会容许你跟我到现在。”罗伯特一边说着,一边结下了身后挂钩上的巨剑,脸色说不出的阴冷:“那么请说吧,阁下!你跟踪我的意图,到底是什么?在下不是已经说过了么?我对阁下,并没有不利的意思!在下之所以跟踪于你,只是看到有人帮我完成了。本该由在下来完成的事情,一时间有些好奇罢了。”看着金发青年手中柱着的那把剑,工凡禁不住皱了皱眉头,虽然未曾有任何实质上的证据,来证明他的观点。但他在苗巫二族的战争当中。千锤百炼锻炼出来的直觉,却仍旧在明确的告诉他,那把看起来,似乎只有极品仙兵程度的武器,其实是一把相当危险的东西。“不过!若是阁下一定要与我一战,那么本人,也不会拒绝!原来是这样——算了!这里毕竟是阿笑那家伙的地盘,也是他家族立足的根基,若是把这里打坏了,估计他会很不高罗伯特却收起来长剑,唇角重新浮起了笑意:“看来你也是阿笑的手下之一吧?这么说来。如果我在今日凌晨之前到不了这里。那么对赫云琴出手的候补,就是你吧?阿笑的手下?是笑依大人么?也可以这么说吧。”见对方并没有动手的意思,工凡也收起了敌对地姿态,不过却仍旧紧拧着眉头。“按照在下事前接到的命令,是在他走后。如果这个行省,有任何非正常的异动,并且第二天没有平息迹象时。出手警告赫云琴和东海财团。”尽管还不知道对方,和姜笑依是什么关系,所说的话又是否属实,但莫名其妙的。工凡还是决定相信对方。“唔!这么说来,阿笑那家伙早在离开皓月之前,就已经料到这边可能会出事,东海财团会有小动作?”罗伯特先是手支着下巴一声惊咦。但旋即。他又重新推翻了自己先前地想法。不过脸上,却更加的兴奋:“不!应该说,他是有意把桌面上的所有最强地力量,带离皓月行省才对。嘿嘿!那家伙,可真不简单。还真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呢!这一手,真是相当的漂亮。这个我管不着。”工凡冷着脸道:“倒是阁下,现在能告诉我你的身份么?你用的那种剑气,真的很奇怪。即不类似于修真者,也不像是剑修。到底是何来历?”罗伯特闻言愕然的仔细打量了一下对面地男子。然后若有所悟地微微一笑:“这就是你好奇跟过来的理由吧?若是我猜得没错,你的出身,应该是在南方可对?如果你真的是来自于那里,那么不知道我,也是情有可原。不过站在朋友的立场上。我觉得还是要劝你一句。既然已经铁了心要在人类世界里生活。那么一些必要的常识,最好还是早点学会为好。哪怕不为了你自己。也应该为你的那位,为你们但了天大风险的笑依大人他着想一下。你想想,我说的可对——少给说这些废话!我地来历,也用不着你来操心。”工凡的面色,愈发的阴寒。心中郁结着怒火,也不知是因为对方如长辈似的,语重心长的教训口吻,还是因为对方,轻易就看出他地真实身份。“你既然不愿听,那我不说就是了!那么郑重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罗伯特德克塞乌尔,来自远隔十数万里重洋之外地西大陆,是一名圣阶剑士。而我刚才所用的剑气,也是特属于我们那个大陆地力量。如果阁下能够在回去之后,仔细看了看一下修真者们关于西大陆的记述,应该很容易证实,我现在所说的话。至于现在的身份,应该可以说是姜笑依的朋友吧。当然,也和现在的你一样,为了某种目的,在为他尽心尽力的做事情。”优雅的微微躬身一礼后,罗伯特直起了腰,向巷子外面走去。在和工凡插身而过时,他的唇角再次浮起了笑意。“对了!工凡,等下顺便帮我向你后面那位大人问安!他老人家的实力,刚才真的吓了我一跳呢!生怕一言不合,就会真的动手。不过说老实话,阿笑他能够招揽到你们这样的强者,我真的是很意外。不过自然,本人也更放心了一些。相信阁下的心情,也是如此吧?阿笑暗中他的实力,可远不止你我二人哦。他的手底下,绝对还有着你我二人所不知道的强大存在。当然,最让人放心的,还是他的智慧。所以,就请阁下好好为他效力吧,说不定你们族群数万年的悲剧,可以因他而有所改变——能够轻易看得出我的存在和你的来历,这个人,真的很不简单。”待得金发青年的身影,消失在死巷之外。工凡附近建筑物的阴影中,再次浮现出了一个人影。当那人走出,面部暴露在阳光下,却是一个六十许的老人,不过头顶上,有着两个隐约的突起。看其面容,依稀正是姜笑依在南方十万大山中,所见过的那位尤明堂。“族长大人!”工凡转过身。低头一礼:“确实,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实力和我差不多。但是我始终有种感觉,若是真的生死相搏,在下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!““呵呵!那是自然的。隐藏真正实力地,并不只是你一个的。而且他那把大剑里面所藏的东西。就连强横如我者,也很是戒惧呢!”尤明堂拂须笑了笑,一脸的淡然:“不过在见到他之后。我如今确实是放心了。苗族的命运,确实可以交到那个孩子手里。真是意想不到呢,只是半年多地时间,那个看起来像个女孩子的小家伙,竟然已经取得这么大的成就。就连这等论真正实力,很可能不在我之下地高手,也能够笼到袖中。而且据他所言。像我们这样级别的强者。还似乎不只有我和他两个而已。也不知道他的这句话,到底是真是假。若是真的属实,事情确实是大有可为。如他所言,我苗族万年的悲剧,可以因他而改变。族长大人您的意思是说——”工凡的眼神一亮,抬起了头:“您已经同意了?举族北上地事情?他是我们苗族最后地一线希望所在。我不同意还能怎样?其实我们已经没得选择的了。举族北迁的事情,早在我之北上之前,族里就已经有了决断。以我们族中现存的人丁,无论如何。都要避开下一次的巫族北侵不可。否则的话,就是灭门之祸。而且,他现在已经达到了我当初的要求。”尤明堂一边说着,一边苦笑着摇了摇头。但是眼里,却并不见得如何的痛苦。反而是很高兴的样子:“不过我亲自北上来看一看后。确实觉得更加放心了。不得不说,他现在。他确实有着护翼我们全族地实力。这并不单单是值的他现在所拥有的实力。固然,他现在手下所拥有的高手,如果加上我们苗族,已经强大到了可怕。但是真正让我安心的,却是他地智谋。不提你以前所经历过地事情,单是这一次的事件,就让我很是佩服。与其慢慢地巩固天阙门和他的家族,在皓月行省的权威和地位。倒不如将暗中心存不轨的敌人,引出来一网打尽的为好。所以,他把皓月分堂最强的战力都带着,留给别人虚弱的映像。而在暗中,又留下你这样的棋子。甚至还预防到了,局势如果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,让你在这时候,邀请我北上。就连我这个家伙的战力,也已经算计到。算起来,还真是万无一失,确实是老辣到了极点的谋略。现在大楚皇家的威严彻底扫地,而东海财团在事后,也必遭重创。虽然那些流通渠道,只是借出,他们并未直接插手,但是又岂能不付出一点代价?至于月墟门和万胜天宫,就连在这样的情况下,也不敢轻易招惹天阙门。在皓月行省的影像力,必将下降至冰、这里的人心,自然知道如今的气运大势,到底在哪一方。总之,经此一事,天阙门至少可以少用十年的时光,稳固他们在皓月行省,绝对强势的地位。真的很难相信,这样的手段,竟然是出自一个甚至还没到十七岁的少年的手笔。话说回来,他真的只有十七岁么?族长大人,你说的这些我不是很懂。”工凡听得一头雾水,一副不是很明白的样子:“可是我也能感觉得到,笑依大人在这方面,确实很厉害。不过,族长你既然说他要把那些人引出来以往打尽,那又为何要让我警告赫云琴和东海财团,这不是平息事态么?工凡,你都已经跟了他这么久。算起来,生活在人类世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。怎么在这方面还是没有改变?”尤明堂状似无奈的抚了抚额头:“人类的世界,和我们那边,是不同的。在十万大山的荒山野岭内。随便我们怎么战斗,无论如何破坏,都无关紧要。但是这里,却是人口密集的区域。不但有着很多,向天阙门交纳过十一税的人类。他们在这里,也有着大量的利益纠葛。又怎能轻易容许他人来破坏?刚才没听那人说么?这是姜笑依的地盘,若是真的打坏了,有损失的,只会是他而已。所以,既要把敌人引出来,也要把握好轻重。至于说到东海财团和月墟门,姜笑依他只需要他们一个。想要站出来的姿态就够了。等到局势平稳下来,那么自然可以腾出手来,慢慢的秋后算账。而且,大概他本来,也没有想过要铲除那些家伙,只是想要降低他们,在皓月行省的影响力罢了。毕竟现在,天阙门的实力,还不足以填补他们消失后,所引起的力量真空。你这么一说,我好像明白了一些。”工凡皱着眉头,陷入了深思。“总之,我们既然已经同意了阖族北上。那么也就意味着,我们的未来和利益,现在已经和他绑在一起。至少,我们苗族在人类世界站稳脚跟之前,绝不能容许他和他的家族倒下。所以,工凡,以后你为他办事,要更加的尽心才是!我回去之后,也会让小古和党全他们,尽量早些过来帮你们。”拍了拍工凡的肩膀,尤明堂也向死巷的出口走去,面上满是笑意:“还有,那个叫罗伯特的人说得没错。工凡,你对人类世界的常识,也确实需要加强了,别让那位大人失望!”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