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八十一 电浆

第三百八十一 电浆(1 / 1)

王府的中央监控室设在地下,即是整个泰王府防御的指挥中心,也是最后的避难点。不过其设计,虽然是为了在外面的阵法攻破之后,幸存者可以通过这个房间据守一段时间的考量。但是由于外面的s级防御阵,已经挤占了绝大多数元力流的关系,本身的防护等级并不太高,大约也只有a级左右的样子。然而明知如此,但是当雄成在离姓老者的带领下,踏入到监控室之内时,却依旧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下来。尽管这个房间的防御结界,抗打击力其实还不到外面那个,已经崩溃的法阵的二成。可是穿上衣服和没穿衣服的感觉,毕竟是不一样的。外面有个能稍微抵抗一下子的壳,多少能给人心里带来一些安慰作用。而这个小小的地下室内,此时也一如两人刚才在外面时,一路所见一般,正处于极度慌乱的状态。很多人都在手忙脚乱的忙着,而更多的人则是不知所措。雄成微皱了眉头,自尽量不去在意眼前的这些,噪杂混乱的画面的前提下,环视了一下房内四周。当看见两壁浮空的数十面水镜,现在竟然大半都处于透明无画面的状态。不禁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:“离老,这些水镜是怎么回事?也是被人破坏掉了么?”离姓老者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没有!只是刚才的元力乱流,导致府邸内地监控法阵暂时失效了而已。早在去接你之前。我就已经派人去修复。不过因为这些监控阵,绝大多数都集中在乱流的策源地。王府东部地关系,我们现在还暂时看不到,那边的具体情形。元力乱流?”雄成的眉头一挑:“这是不是外面的那个,s级守护法阵崩溃的原因?差不多是如此吧!”离姓老者的脸色,更显凝重:“这就是我最搞不懂的地方,按常理,王府之内的所有元力流,都应是在防御阵的控制之下的,外面地人不打破力场防御罩,就无法操控才对。可是刚才。却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,就无缘无故的发生了元力风暴,最终直接导致了力场能量防御壁的解体。若是外面,是真一大成级高手亲自,以那种级别的元气掌控力,或者还有这种可能性发生。但是那个沈英雄,却分明只是个修为才到金丹初阶的小鬼头。这情形就有些诡异了。尽管他是妖魔封印体,真气量胜过普通人良多,但以他现在的能力,应该还不足以颠覆这一常识才对——那么以离老之见,这是因为何故?会不是那个姜笑依,现在已经回来了?”雄成小心翼翼的问着。其实只有最后一句话,才是他真正想问地。“我曾猜测这是天阙门研发出的一种新型的道法或者法宝,不过想想也不可能。s若真是那样,事情就有些复杂了,这天下所有的法阵。都挡不了他们分毫,说不准周围诸派和妖族,会有何反应。而且即使真有这种技术,那么天阙门也绝不会容许他,这么轻易的把杀手锏露之人前。至于说到姜笑依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今天上午他还在天元峰上观礼,即使插上了翅膀,他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后,就到达皓月。而且从刚才的情形来看,也不像是法阵被他的空间能力破坏的情形、”离姓老者微摇着头。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:“其实此事,我们也无需为此太过伤神。刚才许昙已经带着几位老弟赶过去了,想必不多时,就可把那小子拿下。到底是什么缘故,我们大可仔细问问他便是。敢以一人之力。来冒犯泰王府。他若不付出一点代价,又如何彰显我大楚皇室地威严?到时候。只要注意不伤及他的性命,想必天阙门也无奈我何!”拿下么?事情真能够如此简单,那就再好不过。可是——听了离姓老者的话,雄成却没有心安多少,脸上依旧还是有些忧虑。此时那些透明的水镜,正一个个开始复原,显现出监控法阵所拍摄到的画面。看着水镜中,那满目疮痍,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的情景。他的心事不由更沉数分。离姓老者口中所说的许昙和那几位老弟,都是皇室暂时派驻在泰王府的几位真人境高手,其中修为最底的,也是出窍真人境地阶级。而那位许昙,更和离性老者同样。也是达到分神期,能够一气化三清的真人境顶级高手。以这样的战力,即使面对真正的2s级,也有一抗之力。更莫说这少年,还只是一个资料的金丹境s级了。哪怕对方是真气较之常人雄浑数倍地妖魔封印体,将之活擒,也不过是简单之极地事情。然而这些,关于泰王府虚实的情报,那沈英雄不可能一点都不知情。姜笑依既然在走后,会把皓月分堂地事务。交托给同样是年纪轻轻的他,而不是经验更为丰富的,如齐雄飞或者公冶成都等人,那么想必这个青年,在智慧方面,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才是。然而明知这是来送死,还要赶过来,这可就不像是聪明人的所为,其中必然有其玄虚——“亲王殿下!你现在是不是在猜,那小子明知道王府的实力,还赶孤身硬闯,定然是有其仗峙可对?”雄成正低头思索间,那离姓老人却忽而爽朗一笑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“其实这点我也有考虑,但却始终想不出来,他到底有何花样可耍。所以想来,这小子之所以孤身闯进来,不过是皓月行省现在的局势。让他狗急跳墙罢了。而且哪怕他真有什么了不得地依仗,以许昙他们的经验实力。也大可以保得自身无恙。即使擒不住那小子,护持亲王殿下退走,却绝无困难——”话说到此处,那离姓老者地面色,却忽而毫无预兆一变,如纸一般苍白。雄成正不解其意时,头顶那突然爆裂开来的天花板,却给了他答案。那笼罩着地下室的a级防御法阵,竟不知在何时,已经消失无踪!当烟尘散尽。一个头顶上有着一对可爱小角的少年,从上面一跃而下,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两人:“你们所说的林昙,可说的是这家伙?他的修为真的还不错呢,光是他一人之力,就足足挡了我一分三十秒还有多,在真人分神境里。实力也算是拔尖的——”少年一边说着,一边把手中提着地东西丢到了他们的面前。待那血淋淋的东西,轱辘辘的停下,雄成注目望去,却正是王府的供奉许昙。刹那之间,他只觉胸内的心脏,顿时就是一阵几乎让他窒息的抽紧。从王府内地触发式能量屏障解体到现在,不过只短短的几分钟而已,就被眼前这人突破到这里,来到整个府邸最核心的区域。而就连修为仅在离姓老者之下的许昙。也不过只是党了他一分多钟。那么这少年的战斗力,至少也是2级以上!这怎么可能!直属皇室的情报机构,不是评估他的战力,只有弱s到中s级别么?即使有所进步,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,战力就提升这么多!难道说,他真的是有什么神器之类的仗峙?离姓老者地面容,也铁青般的色泽,双目带着几欲实质化的火焰,定定的看着沈英雄:“其他几人了?你把他们怎么样了?怎么样了?呵呵!阁下就是这个王府的总管离阳吧?我知道你。听说很聪明的样子。可为何都到这时候了,却偏偏还要问出这样的傻话?”沈英雄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,从裤袋里缓缓抽出了右手。随着陪伴着他的暴风和狂沙,从上方处的缺口涌入到这间地下室内。在监控室内工作,刚试图对他有所动作地十几个修真者。都一一的被狂涌而来的沙矛或者风刃夺去生命。在那风沙的肆虐下。甚至连些许的反抗,都无法办到到。只是转眼间。地下室那白色地墙壁上,已然满布着狰狞地鲜血。只余下剩余几个幸存者,站在房间的角落,身子如筛糠一般栗栗发抖。而此时牛角少年地嘴角,正微微翘起,神情间说不出的傲然和不屑。“胆敢反抗我的人,只有一死而已!事先说明哦,老头,这个法则。连你,也不例外!嘿嘿嘿!好!好!好!小家伙,你可能是老夫平生所见,这个年纪中气焰最为嚣张之人。了你既能杀得了许昙他们几个,倒确实也有这个本钱。不过老夫也非轻易服输之人,我倒是要看看,你是如何取了老夫的性命!”离姓老者的话音刚落,身形就是一阵诡异的摇晃。整个人一分为三。在左右两旁,出现了两个和离姓老者一模一样的人影。这两个化身先是身形闪烁,以真人境的瞬移神通,出现在沈英雄的两旁,而后右手心中同时出现一冰一火两种,温度可以让金丹境都为之致命的能量,向站在中央的牛角少年夹击而去。至于离阳的本尊,只是转瞬间,就已在双手之间,凝聚了一团电压惊的球形电流、隐隐间,外围处竟还有形成电浆的趋势。“难怪了,原来是三泰含元功。怪不得,如此的有峙无恐。”沈英雄依旧是笑意盈盈,但是随着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,手臂足部,以及身躯的边角部分,却慢慢的开始沙化。当一冰一火,两种水火不容,性质截然相反的力量,在他身上交锋,并引起巨大的气流震荡时。沈英雄的整个身子,也彻底的化为粉末。而就在这时,离阳的双目怒睁,一道拳头粗细的光束,陡然从他的手中射出。击打在沈英雄先前所站的那块地板上,摧毁性的热流,直接将这块大理石地板的周围,连同下面的水泥和土地,以及所有的物质,全部碳化蒸发。电浆冲击——这就是离阳现在所使用道法名称。乃是在十六系道法中,本身就号称是攻击力最强的雷系里,最终极的攻击类术法。不但可以说是最强中的最强,也是s级战力之上,唯一能以之,以低阶挑战高阶战力的道法。将气体加热到极高温,形成游离电子和自由电子流体,进而再形成电浆。也就是继固体、液体、气体之后的第四种物质形态等离子体。最后,再以电流形成磁场,约束这些等离子体激射出去。当它产生之时,只是瞬间,就可以产生数百万乃至数千万度的高温。离阳现在的修为,尽管只有真人境而已。还远不足以将这个雷系道法,发挥到极致,现在只是虚有其表。但是这道电浆泡所产生的,数万度以上高温,却已经足以让所有真一大成境以下的修真者饮恨当场!当弥漫在地下室内的烟尘散尽,这个小房间里,只剩下了离阳和他的两个化身,以及被他用真气牢牢护住的两人而已。就连先前躲在房间角落的那个几个幸存者,也在四溢的高温下完全蒸发。看了看身前,那个被电浆炮轰出来的巨洞。雄成不由疑惑的望了望离阳,那冷峻的侧脸。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沈英雄到底是死还是未死?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