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八十章 惊慌

第三百八十章 惊慌(1 / 1)

沈英雄手帖着的高墙,突然之间整段开始活化,如水液一般向内崩塌了下去。而感觉到元力反应的变化,墙内的触发式力场能力防御壁,也自动亮起。然而这看起来坚不可摧的。s等级的防御阵,此时却无法阻挡那,洪流般倾泻而下的土石流分毫。任由这些物理性质已经改变了的石质,渗入到能量防御壁之中。很好!那么,再然后——用道力,把神识反映到脑中的那些线中的某一条轻轻扯断,然后把断口和另一个点结合。沈英雄那神情凝肃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。几乎是同时,原来性质如水般的石流,竟然又如火焰一般跳动了起来,就仿似在燃烧一般。而这时候,望起来,就如一道蓝色光幕般的能力防御壁,也终于在高温之下有所反应。可是在这石质火焰的烧灼之下,却只是抵抗了不到一息,就大面积的开始崩溃。而这种反应,也开始向远处扩散。只见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纹,在笼罩在泰王府之上的半球型能量罩上,屈伸蔓延着,直到延展到这面能量防御壁上的每一个角落、最后,整个s级的防御阵,在一声雷鸣般的轰响之后,全数崩溃。整个蓝色的半球型能量壁,先是一块一块的崩解碎裂,而后又化为纯粹的元力,消散于空中。这种情形,把沈英雄这个始作俑者,也看得目瞪口呆,愕然不止。他原本的打算,只是想把这个防御阵弄出一个短暂的缺口,然而潜进去的。却万万没有想到,他刚才所使用的,被蚩尤称呼为领域的力量。竟然有如斯威力!这个由大楚皇室所供养的阵道名家亲手设计,抗打击力堪称顶级的s级力场防御阵。换在往常,即便是由四位以上的真人境同时动手,也未必能动摇得了。而今日,却懵懵懂懂地毁于他手,甚至连些微的抵抗都没有。而到最后,就连他这个事主,都搞不清楚。守护阵之所以崩溃的具体原因、幽若兰刚才预言说几分种后,他会从这里突破。并且导致这里的法阵崩溃。但是直到数息之前,他还是半信半疑。不过现在看来,还真的没说错呢!那种无法理解的能力——想想这还只是借用蚩尤的神识来施展而已。本身就隔着一层,而且他体内金丹级的道力,也还远远达不到可以任意使用的要求。但仅仅只是这样,就能把普通修真者们。视为顶级存在地s级法阵。给轻松摧毁。若是这种恐怖的能力,由体内的那位上古巫神全力施展,却不知其破坏力,那又到底是何等样地强大!真不知道,二十年前刚刚复活的蚩尤,又怎会被他父亲重新封印的——随着脑中浮起的这些思绪,沈英雄微微有些怔然。s但是只是片刻,他就重新醒过神来。刚才那种名为领域地道力,确实是强大到变态。但是相应地。对道力的消耗,也达到恐怖的程度。以他那远胜同级金丹十倍以上的真气量,在这片刻间,也差点消耗一空。不过好在身为蚩尤这个上古绝代强者的封印体,最不缺的。就是真气这种东西。只是几个呼吸。充盈的真气,又重新流淌在他的经脉内。而那因道力消耗过量。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色,也渐渐地恢复了红润。当道力刚刚恢复,沈英雄第一件做的事情,就是竖耳倾听。失去了兼有音屏结界,以及感知障碍效果的法阵屏蔽,整个泰王府内的各种声音,已经可以毫无阻碍的传入他地耳内。而他地魂识,亦能感应到里面大概的情形。听得出来,如今这个豪宅内地人,正处于极度慌乱的状态。其实这也难怪,s级守护阵的骤然崩解,是谁都没有料想到的事情。而且由于事前并没有什么警兆,能量防御罩崩溃又实在太快,一时间也找不到攻击的真正源头不过其中,也已经有人发现了这边的异常,而正在向这边赶来。但是这些人的行动之间,明显心存犹豫。毕竟一般而言,能够让s的法阵瞬间崩溃,而造成这种情形的,至少也是十二位以上的真人境,或者两名真一2s强者亲自出手才行。在搞不清楚他具体实力的状况下,迟疑畏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微摇了摇头,沈英雄张开了眼睛。他本来的计划,就是在进入防御阵之后,以最震骇人心的方式,出现在泰亲王雄成的面前。所以这守护法阵的崩溃,尽管不在他的计划在内,却是正中他的下怀。这世界上,再没有比独自一人,瓦解一个亲王府的防御力量,更能震摄人心的方式了。我已经来了,那么雄成,你又准备好了么?淡然一笑,沈英雄把双手插入了裤袋后,脚步微微前迈,昂首步入了高墙的缺口之内。那双眸子里,全是少年前未有过的张狂和霸气。正式踏入泰王府邸,最先入目的,是庭院中二十几名正向他冲过来的通脉和凝液期修真者。其中四名金丹高手殿后,显然抱的是用前面的这些炮灰,来试探一下他实力的打算。若真的是真一级的2s强者,又或者十几名真人境修真者的话,那么他们自然不敢在这里出现。尽管是效忠皇家,但这些供奉和家将,却也没有必要明知是送死,还要巴巴的赶过来。现在皇室中的每一份力量,都值得珍惜。死在这种不对称的战斗中,那不叫忠诚,而是愚蠢了。现在他们之所以还有勇气面对沈英雄,是因为在这些人的神识感应内,这个头部有着两只小小的牛角的少年,身上的元力反应虽然强烈,但是却还远远没有达到那种,让他们感觉无法反抗的地步。所以,尽管明知道这种行为相当的危险。却还有着试探一下的必要。而此时沈英雄地嘴角,却是分外不屑的一哂。他记得姜笑依在几年前,曾经对他们说过。在人类的六感之中,无论是眼耳口鼻,又或是直觉,都有着被欺骗的可能。唯有被他命名为第七感天眼的魂识感知,才不会在本身强大的基础上,被事物的假象所欺骗。但是这句话,其实是说错了。他们这群人中。无论是姜笑依本身,还是姬傲穹,姜笑云。李道通,都不是能够用这所谓的第七感,来界定战力高下的人。若是想存以元力反应,来推断他们地实力的话。那么只有死得很惨、这种现象。自然以姜笑依最为极端。而他沈英雄,也是其中之甚至都没有把手抽出裤袋。战斗就已经结束。听从于沈英雄的意念,庭院中无缘无故地,就出现了漫天的狂沙。在时速快得恐怖的风力导引下,忽而汇聚成锥,忽而又凝结成刀,在庭院内反复的撞击,绞杀。随着一声声地哀嚎。就连那原本白色地沙硕,也被染成了鲜红的色泽。尽管修为只有金丹。但是身为蚩尤封印体的他,却绝不是这些普通修真们,可以抗拒的存在!就在阵法溃灭,那炸雷般的声音响起的同时。在王府后庭,紧靠着花园的一间房内。雄成也第一时间。就下了怀中抱着的女人。几步窜到了窗旁。而他所见到的。正是半空中,那蓝色力场能量壁崩解地景象。“怎么回事。防御阵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崩溃掉?”法阵是由几近阵道宗师级别的人物亲手设计,断不会出现运转失常而自己解体,这样的大乌龙。那么现在,就只有一个可能了——这个s级的守护阵法,是被人从外部所破坏。莫非是天阙门地人——惊栗地感觉,顿时如电流般流转过全身。有道是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如果是平常的情况,他确实勿用畏惧于天阙门地人,对他有所不利。但是现在,偏偏是他最无法理直气壮的,去面对天阙门人的时候。尽管就还未到先天的修为而言,雄成算不上是一个修真者。但是由于身处的坏境,他对修真界的各种常识,知道的比之常人多得多。不费吹灰之力的,就能够在瞬间,摧毁一个s等级的法阵,那么攻击者的破坏力,到底又是怎样的概念,他心内多少有个大概的衡量。总之,那绝不是王府内防御力量,所能够抗衡。手忙脚乱的穿上了衣物,雄成跑出门后用最快的速度,向监控室的方向,慌慌张张的跑去。在那里,有个为防万一的阵内之阵,而且府中泰半修真者,都集中于此处附近。外面的守护阵既然已被攻破,那么那个地方,恐怕是唯一能够护住他一时的所在了。步履不稳的在走廊里跄跄踉踉的走着,雄成转过几个折角,直到看见对面,一个御空疾奔过来的人影。胸中的那种惊悚无力感,这才稍微平复了些。“亲王殿下,可还好?”来人是一个白发老者,此时脸色异常的阴沉。“我没事!”扶着墙壁,雄成一边答着,一边猛喘着粗气。刚才其实并没有跑多久,但就是这短短的路程,却让他感觉有些筋疲力尽。而同时他的胸中,也只觉一阵说不出的苦涩,老实说,这次被人找上门来。他确实是受的无妄之灾。若是换做是他,绝不会做出那等莽撞之举来。没有人比他更了解,那个紫发少年,以及他的伙伴们的可怕。所以正确的策略,应该是至少在姜笑依活着的时候,保持合作而又防范的态度,而非是正面对抗——面对那等无论是实力还是智谋,都强得恐怖的家伙。这种行为,是再愚蠢不过。然而可惜的是,皇室现在在皓月行省的主事人,却并非是他。而是眼前这位,在皇室的供奉中,极具声望的老人。不过此时,无论他现在心里再怎么不满,此时却也不能显现在面上。毕竟他的性命,还要靠对方来保护。这些思绪,在雄成的心中只是一划而过,就被他埋到了心底伸出。不旋踵,他那苍白的脸上,已经浮起了一丝讨好的笑意。虽然看起来,非常的勉强。“离供奉,到底出什么事了?外面的防御阵法,怎么会崩溃的?殿下没事就好!这里不方便,具体的情形,等到监控室再说。”携起了雄成的身子,离姓老者返身向来处奔去。途中见雄成的面上,仍旧是隐有忧色。老者微皱了皱眉头,以淡然的语气解释道:“殿下放心,虽然攻破法阵的,确实是天阙门人。不过我已经用神识查探过,来者其实只有一人而已。这个人殿下应该认识,就是如今在姜笑依走后,暂时主持皓月分堂具体事务,传说是蚩尤封印体的沈英雄。”听闻不是想象中的,至少十位以上的真人境来袭。雄成心中先是一松,但旋即又有些愕然。沈英雄?在情报之中,这人只是个战力s级的强者而已。以前见面的时候,感觉这人比之姜笑依,也并不是很出众、倒是是何原因,让他有胆量,挑战至少有六位真人境坐镇的泰王府?如果真的只有他一个人,那么防御壁的解体,又是怎么回事?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