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九 破阵

第三百七十九 破阵(1 / 1)

当紫发少年的身影消失,山坡之上,只剩下了寒玄和流羽两人。而在一阵静谧之后,寒玄突然侧过身来,手撑着螓首,似笑非笑的望着流羽。“怎么不说话?你先前,不是还有些话要和我说么?我觉得没有必要了。”流羽微摇了摇头:“原本,是想和前辈您商量一下脱困的方法的。不过我听得出来,刚才你和那家伙说的那些话,都是真心的吧?没想到。这世间,竟然还有甘为人类奴役的妖“甘为人类奴役?咯咯,小家伙,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?”很是不爽的神情转过身躺下,寒玄看着天空语气悠然地道:“若是有别的选择,你以为我会就这么心甘情愿的,就成为他的傀儡?自由自在的,谁不希望。可是殿下你根本就没有过,想要挣扎,想要摆脱他控制的意思!”流羽的目光一厉,脸上满是讥诮之色:“晚辈尚在幼年之时,就曾闻听得殿下当年纵横神州的事迹,甚至还曾以晚生一万三千载,不能追附殿下之骥尾,为毕生当中最大憾事。不料今日见面,却不如闻名。前辈实在太让我失望了,难道这么多年的镇压,已经把殿下您的尊严和雄心,全都消磨掉了么?甚至就连被人类封镇一万三千载之恨,殿下都也可以不在乎?这怎么可能?人家也想报复来着,不过一时半刻,我是找不到报仇的对象拉——”寒玄嬉笑着摇了摇头:依旧是不为所动的样子。“之所以没想过要抵抗,是因为这也没有办法的事。这个空间内的法则,本就是由他控制,凭你我之力,又如何反抗得来?而且从你脑子里的那个灵魂刻印来看,除非是我们那位小主人死亡,是十位3s级强者一齐出手。否则的话,根本就没有反抗脱身的可能。可是你认为。以他的空间能力,这世上能杀得了他的人。又有多少?至于十个3s级,别说根本就请不到,就是请到了,你又敢把自己地性命,交到他人的手里么?所以了,既然抗拒无用,那倒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听命,若是能让他高兴,不但自己的处境可以改善。自己的心情也还可以好些、更何况,帮他也是在帮我自己。总之啊,小家伙,你想要用激我的话,这功力还嫌太嫩了点。“流羽的面色,愈发的阴沉起来:“可是前辈你也应当知道,若是待他成长起来。以他手里的这件神器,对我妖族而言,是怎样的灾难?我当然知道,不过妖族的事情,与我又有何关系?”寒玄一声冷笑,望着天空中地秀眸中,突而满是寒意:“你口口声声说敬佩于我,可是我当年的事情,你又知道多少?当年策划封镇我的人,确实是人类没错。s可是你又是否知道,负责动手的那些家伙,又是些什么人么?”流羽闻言微微一楞,而寒玄也不待他开口说话,就已经说出了答案:“那些人里,可全都是妖族哦至其中,脸一个人类都没有,而且大部分,还都曾是我最亲密的战友和部下。那时候,我离成功。也只有一步之遥而已——嘻嘻!没有想到吧?妖族数万年以来的梦想,竟然被自己人亲手打翻,这世界上的荒谬之事,只怕莫过于此了。什么灭绝人族,真是再可笑不过地梦想了——”流羽愕然的看向草地中的白裙女子。却只见寒玄的脸上。虽布满了笑意,但神情之间。却是说不出的忧伤。“其实在被封印的时候,我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。所谓的妖族,本就是个泛称而已,其中包括诸多种族在内。而诸族之间,也有摩擦纷争,和各自的利益存在。想在之所以勉强还保持着的团结,不过是建立在人类压迫基础上的假象而已。一旦失去了人族这个大敌,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分崩离析。比如说像你我两族之间,若是没有人类,你以为我们会共存在这世间么?你们难道,就能够容许我东海龙族,凌驾于你们金乌一脉之上?办不到吧?即使你同意,那么你地那些同族了?他们,又是怎样想的?我有时候甚至猜想过,当年洪荒时期的巫妖大战,我们妖族之所以会输掉,只怕真正的原因,并不是实力不敌,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,而是本就不是一条心吧——所以啊,小家伙,我劝你以后,再别做那些不现实的梦了。你和我当年,真的很像呢!不过,这个世界的现实,可比你想象中的,还要残酷的多。你难道就以为,人族被我们灭绝之后,妖族之内,就不会再有纷争,再有屠杀发生了么?那时候,只会是发生的更加频繁而已——今天地话,就到这里,可以请你离开么?我有些累了!”看着流羽,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过身,寒玄苦笑着闭上了眼睛。并不是对妖族的命运,完全的不在乎。但是自打从道法学院中的那个封印法阵内出来起,她就已经发过誓。从此之后,这一生,都只为自己而活。所以,哪怕妖族被她那个笑主人灭绝了也好,或者,反过来将修真者们全部诛杀了也罢。现在,都与她无关——“喂!若兰,我说你没搞错吧?这里,真地是这个防御阵,最薄弱地地方没错?”和通定城紧紧相邻,距离不到六十公里的江州府城,沈英雄半信半疑地偏着头,看着紧闭着双目的幽若兰。不是对幽若兰的能力不信任,而是对方的说法,实在太过匪夷所思。此时他们二人,正站在江州府城中央中,一个占地极广的府宅之外。面对的,正是东部的一段围墙。原本这里,是天阙门皓月次级分堂的本部的,但是由于姜笑依在掌握住皓月分堂地实际权利之后,就把总部所在。迁移到战略形势更佳的通定城地缘故,再在一县之隔的地方。维持这么庞大的据点,就已经没有必要了。因此在公冶家覆灭后,这里就被卖给了大楚皇室。而现在,它有了另一个几乎同样煊赫的名字——大楚泰王府!就是它的外形,较之沈英雄上次来时,也是大有所改观,不但在外围处,多了一道围墙。而且里面,也有修建了不少的厅台楼阁。此外。就是一些观赏用的人造景观了。整个府邸,豪奢之极。随着公冶家的消亡,天阙门在皓月行省的统治得以确立,皓月行省地政治中心,自然也随之东移。按照姜笑依原本的意思,是想将大楚国设在不夜城的统治机构,全部迁移到通定城的。但是这一提议。却被大楚皇室拒绝。而且态度,是相当的强硬。之所以会这样,其实是有其原因的。毕竟距离过近的话,只会让天阙门对政府机构地影像力,愈发的强大而已。这种情况,自然是皇室所不乐见。而且如今公冶家虽然已经覆灭,但天阙门对皓月行省的统治,还远远称不上是固若金汤。天阙门若是想要顺利渡过,这段刚刚接手地盘的过渡期,那么就离不开皇室的配合和支持。这就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。所以,双方妥协的结果,就是把行省首府,设在了原本的江州府城。离通定城只有六十里,既不太远,也不会过近,这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地点。就连首府都已经迁移,那么名义上以皓月行省为封地的泰亲王,其驻邸自然也要搬迁,这就是泰亲王府在这里存在地由来。而作为大楚国在皓月行省权利象征的王府。那么其防御自然马虎不得。所布的阵法,也已与当日还是皓月分堂本部的时候大相径庭。不但防护范围扩大了三分之一,就连防御能力,也强了数倍不止。其等阶,差不多都到了s级的顶峰级别。沈英雄现在所烦恼的。就是这个。因为他从没打算过。从正门走进去。这次来,可不是光明正大的拜访。而是来杀人的。以单人之力,来破解这个防御阵。也是他把尚只有凝液初期修为的幽若兰,带到此地的原因。环顾整个皓月分堂,也只有幽若兰,能够帮得上他地忙了。尽管幽若兰在皓月分堂的大多数人的眼中,还只是个天资还算不错的普通小女孩而已。但是她拥有的预言能力,在姜笑依和沈英雄他们这群皓月分堂实权高层之间,却已是公开地秘密了。而众所周知,对付这种阵法,最好用地,莫过于神级能力了、不过,说这里,就是防御阵的薄弱点之一?这种说法,也未免太过荒谬了点吧?即使以他脑中那点,几乎可说是微不足道地阵法知识,也可以非常轻松的看出来。这里围墙内的触发式能量防御壁,不但非是这个防御法阵最脆弱的地方,反而是最强的几个点之一!若非是心知幽若垃的善良,他几乎都以为身边这个女孩,是在坑他。“应该没有错的,英雄哥。”幽若兰睁开了眼睛,露出了那双蓝色的眸子:“我不知道,这里是不是阵法做薄弱的地方。不过在我看到的,未来的各种可能里,却有过在几分钟后,你从这里突破,导致这里的法阵崩溃的画面。那是一种,看起来非常诡异,我现在还无法理解的力量!是这样啊——”沈英雄皱起了眉头,露出深思之色、幽若兰既然都已经这么说,那么事情应该就没有错了。而且,说到看起来非常诡异,普通修真者所无法理解的力量。他现在,就恰好拥有着一种呢。“英雄哥,泰王府内真人境之上的高手不少,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么?为何不把齐师叔也叫来?”见沈英雄沉吟不语,幽若兰轻轻蹙眉,转而露出担忧之色。她口中的齐师叔,指的是齐雄飞。他的修为,本就离破丹不远。这一年的静修,已然突破真人境。而现在,也是效力于皓月分堂,姜笑依的麾下。“呵呵!真人境?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,若兰何用担心?而且本部所在,也需有人坐镇,总不可能连一个s级的高手都没有。”沈英雄摇头失笑,眸子里透出一股决然:“若兰,你先退开把。我准备开始了!一定要记得,等会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,都不要现身插手。明白了吗?”幽若兰微张了张唇,还想要再劝。但是见到沈英雄脸上那洋溢的自信,最后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,向后方疾退。她也明白,接下来的战斗,也确实不是她可以插手的。现阶段,还无法理解的力量吗?待得盲眼女孩远离,沈英雄忽而伸出手,掌心紧帖着围墙墙壁,目中黄芒汇聚。那种力量,他曾经在梦境里,亲眼见过一次呢。而且事后,蚩尤也手把手的教导过他,如何越阶使用那种力量。首先,是连接上蚩尤的灵魂本源。然后,再借用它的神识去看。嗯!看到了呢,那些点,还有线!接下来,就是改变它们的结构——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