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六 震撼

第三百七十六 震撼(1 / 1)

数分钟后。“——也就是说,你现在的真实实力,很可能已经被掌教和清峰真人他们发现了对么?”姜云涛一脸的凝重。而其余几人的呼吸,也随着他的这句话,而忽然变得粗重起来。静修室内的气氛,更是压抑至极。虽然姜笑依和姜云涛,都没有明说。但是谁都知道,这究竟意味着什么——虽然天阙门的快速崛起,在很大程度上,是依靠血脉能力者,才有如今的煊赫声威。但是其实自六代秋叶祖师掌权时代的末期开始,这个门派,就特别的注重,对血脉家族的压制。这几百年来,对于血脉修真者,天阙门的掌教和长老会,素来都是抱着即利用,又防范的态度。最佳的例子,就是轩辕家的奠基者轩辕望,在真人境之前,作为削弱烈山家和姬家,在总部巡山堂和除魔组内权柄势力的工具,还很受到长老会的器重。但是在真人境之后,就被各方面的势力处处掣肘和压制,虽然现在尚名列四大世家之内,但是论及实际的影响力,其实远不如前。其实这也难怪,一个金丹级的s级血脉强者,最多也只能帮助和守护自己的家族,一百到两百年的时光。然而一个真人境,那爆增的战斗力且不说,光是寿命,就几达四百载。若是这人,在才智上再有些过人之处的话。那么这四百年的时间,就足以把一个家族地实力,打造到恐怖的程度。而这。自然是掌教和长老会所不愿看到的。而姜家现在的情况,已经是被长老会的部分人忌惮以及了。光是两个2s级的强者,实力就胜过轩辕家一大截,若是一旦姜笑依已经突破真人境地消息,再传出去。那么谁都不敢肯定,掌教和长老会。到底会是如何反应。尽管通样是血脉能力者,但姜笑依和轩辕望。对天阙门的意义,可完全是不同地两个概念。毕竟轩辕望现在的2s级战力,基本上已经到顶了,在长老会那些人的眼中。尚是属于可以控制的人物。而姜笑依。可是神级能力者之一。在真人境之前,就拥有堪比2s地战力。而在真人境之后,实力更是莫测。更为恐怖地是,暂时没有了瓶颈限制的他,现在还有着成长上升的可能,到了真人分神期,能一身三化时,谁都无法预测他那时的战力,会到达何等恐怖的程度。或者。是第一个,血脉能力者中的3s级?而且,既然姜笑依能突破真人境,那么谁能预料,他以后能否再次突破真一?毕竟。现在的他只有十七岁而已。这个年纪的真人级强者。即使在普通人之间,也是稀世旷有、若天阙门。只是想要压制他们的扩张地话,那还罢了。不用怎么担心,有姜笑云和姜笑依这两个人在,那么姜家始终都会在天阙门内据有一席之地,最多家族势力的发展慢上一点。但要是铁了心,想要在这两个孩子成长起来之前,把他们剪除,对于姜家来说,无异是灭顶之灾。而这种事情,在天阙门内,并非是没有先例的。林雷通过战争和各种任务,来消磨掉各大家族的高手数目,以抑制这些世家门阀实力的过度成长,可是长老会常用地手段。其实若是姜笑依突破真人境地时间,放在十年或者几十年后,那么对姜家而言反倒是好事。那时候的姜家地根基稳固,倒不怎么畏惧于天阙门高层人物的各种阴谋暗箭。但是现在,姜家的实力实在太弱了,弱到没有力量去掩护住,姜笑依和姜笑云这两兄妹的成长。“嗯!虽然没有确认,但是今天在镇妖塔上的时候,掌教言语中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。虽然我打造了那身盔甲,以掩盖自己的真实修为,不过可能还是轻视了,他们那个级别的探查力。”姜笑依苦笑着道:“这就是我拿出这太一真水的原因。以前要顾忌掌教和长老会的看法,但是如今,就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。现在的情形,倒不如更让他们忌惮一些。只要他们投鼠忌器,不敢在大劫之前对我家有所动作,那么十几年的时间,足以让姜李二家的下一代成长起来,稳固住家族的根基。”紫发少年说着,视线渐渐的移向了身侧,已经进入入定状态的姜笑云,眼中满是棋盘之色。他手中的太一真水,妖族之所以需要三滴以上,才能达到脱胎换骨的目的,是因为量变而产生质变。若只是单独一滴的话,那么其功效,远远不如三滴合用时的效力十分之一。但是这点灵力,已经足够修为已达到金丹凝神期的姜笑云,再次在实力上获得突破了。虽然不能像之前的他一般,修为从金丹初阶,一跃至末期那般夸张,稳固住元婴真人境的修为,却决然没有问题。说起来,姜笑云恐怕也是他家族内,唯一可以使用太一真水的人了。本身的心境几近圆满,再加上他的心灵免疫,除了刚开始经脉扩张的痛苦之外,就没有其他的问题了。芷云真气控制,以姜笑云本身金丹末期的根基为底,这点真气量的提升,只要很短的一段时间去适应,就能控制得住。一滴太一真水,差不多是姜笑云苦修五年之功。等到她醒来之后,那时的她,将完全可以和真一级高手抗衡。而且,等到数月之后,当姜笑云完全控制住爆增的真力时。这太一真水,还是可以反复使用的,直到内中所含蕴的灵力。对身体无效为止。真期待呢,那时地她,会强到什么地步——不过还不够,若是想要掌教和清峰真人那种级别的人感到忌惮,想要对抗那两个隐在幕后的势力。只是2s级实力的话,还远远不够格。所以另外。还要想些办法——“阿笑,只怕原因还远不止此吧?”姜云涛闻言眉头一皱。沉吟着道:“大幅度的提升小云修为也就罢了,之前还把家族中仅有的几个可造之才叫来,阿笑你地目的,应该无外乎是增加他们地实力。我想光只是在掌教面前。暴露出你真人境修为的话。应该还不足以让你这么做才对。哦?不知父亲为何会这么想?这个理由。还不够么?”姜笑依感兴趣的转头回望。“远远不够!”姜云涛神色平静的闭目摇了摇头:“在此之前,若是谋划得当,我们和掌教真人和长老会之间,未始没有转圜地余地。毕竟如今杀劫将近,只要脑子不是太蠢,都不会傻到在这关头自剪羽翼。但而今你地修为刚刚暴露,姜李二家的实力就一夜爆增。若是换成你是掌教真人,又会作何想法?呵呵!到底还是瞒不过父亲。”姜笑依笑了笑,如变戏法般。从手心中取出几瓶丹药,和几十支管内满是血红色液体的针剂,一件件的轻轻放在了身前。“本来还想暂时瞒着大家一段时间的,不过父亲既然已经看出来了,那么再要隐瞒下去。也没意义了。其实修为暴露。只是原因之一。第二个缘由,是因为掌教真人。现在很可能认为,我已经拥有和整个天阙门抗衡的实力——”既然知道是他,从镇妖塔内把玉龙寒玄释放出来。那么清虚自然也能察觉,他手心里的那东西的存在。当时或者不了解,但只从他过往的历史,就差不多可以推测出炼妖壶地具体功用。虽然这个可能性很笑,但是确实,有暴露的可能——李书瑶和李凌香等人的神情,这时却再一次的,为之怔然。刚才姜云涛说起自己的怀疑时,他们就已经有些莫名其妙地。而阿笑现在地话语,就更让他们听不懂了。若不是先前在众人面前显现的,那真人境地修为做底。他们差点就以为,眼前这孩子是得了失心疯。抗衡天阙门?只怕就连万胜天宫和月墟门的人,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这句话。“至于第三吗,这件事情,其实我也不知道,怎么跟你们解释。而且现在告诉你们,也没什么益处。”紫发少年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:“你们只要知道,掌教对我的怀疑,其实有九成是真。我现在的手里,也确实是握有,勉强能够对抗天阙门的实力。当杀劫结束之后,掌教真人能够容忍我们的可能,可说是微乎其微就好。那个,我想知道——”姜云涛咽了咽口中的唾沫:“笑笑你现在在手底里的实力,到底是怎么样的程度。就连这个,也不能跟我们说么?上次不是跟父亲说过了吗,我现在的手里,百名以上的金丹傀儡。”姜笑依皱眉想了想,还是决定说出来的为好,毕竟在这静室之内,都算是可以信任之人。“除此之外,在暗地里,2s级的高手,大约有六位的样子。但是目前,尚还只有一人可以使用。至于3s级,倒是也有三人,不过一个不能让离我太远。而另两个,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。总之,大家放心就是,即便日后天阙门容不下我们。姜李二家,也可退守皓月一隅,谅来天阙门也奈何不得我们。不过,我们这些要会皓月行省的人,倒没什么。父亲和母亲大人,还有阿舅和大伯,却是要留在山总部的,平时倒需小心一些。掌教和长老会日后若要使,若是不过分就忍了。但若是超出我们的底线,那么也就无需再忍,最好及早通知于我。”李凌香等人听的云里雾里,感觉姜笑依的所说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就连姜云涛的目中,也有几分不信。毕竟自己儿子刚才的话,确实太过匪夷所思了些、姜笑依淡然一笑,也懒得去多做解释,直接就把妖王流羽,从炼妖壶空间中召唤了出来。甫一出现在静修室内,感觉眼前情景大变的妖王流羽,尚还有些迷糊。但是源自他于身体,那本能的向四方弥散的强大威压,却让这小小的房间内顿时失声。而待得流羽刚刚搞清楚情况,姜笑依却又大袖一挥,把它重新送入了仙界的半位面空间。3s级强者之间,之所以能互相牵制,是因为在一定的距离内,他们之间有种神秘的感应。所以哪怕现在是在s级的绝灵结界之中,他也不敢让流羽久留“刚才那个妖王,就是你所说的,可以使用的3s级高手么?”见得紫发少年笑着点了点头,姜云涛顿时感觉有些干渴的添了添唇。刚才他的灵识感应中,那确实是几乎不逊色于掌教真人的灵压,虽然不知道,一个3妖王级的强者,为何会为儿子效力,但既然儿子说是,那么应该就不会有错了。良久之后回过神,他又望向了姜笑依身前的地面:“那么这些东西,又是干什么用的?是用来增加修为的药物?正是!”姜笑依点了点头:“要提升实力的,不止是那几位资质尚可的子弟而已。还有母亲,大伯和舅舅。这些药物中,有十粒左右的次品玄元丹,就是专为族人所备。本身的灵力较弱,以你们现在的根基,再加上我的心灵能力,应该可以承受。大忙或者帮不上,但是助你们突破金丹境界,想来是绝无问题。此外,这些针剂是盘古之血的仿制品,至于药瓶,里面是整整一百粒的入道冲元丹外,以此为代价,大约可为我姜李二家,培养十几个拥有伪能力的金丹级家将——其实这也是不得已。虽然我家现在已经不惧于和天阙门翻脸,不过这个时间,是越晚越好。但是我出于某些原因,我手底下的实力的,不便于摆在台面上。所以,如今之计,也只好尽量把家中能看的见的实力,提升到让掌教和长老会不敢轻易对我们动手的地步了——原来如此!”姜云涛紧皱着眉头稍一沉吟,忽而猛一咬牙,目中闪过一丝决然:“笑笑,能不能也给我一滴太一真水?”姜笑依的身形顿时一震,以不敢置信的眼神,看着自己的父亲。在他增加家族实力的计划中,可从来没有包括父亲这一部分,毕竟他为家人特制的次品玄元丹,对已经进入金丹境的姜云涛帮助不大。而其他的如入道冲元丹这种等级的灵药,灵力所引起的心劫又太过强大。使用太一真水,以父亲的修为根基,也不是不可以。可是未免也太勉强了——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