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五 无题

第三百七十五 无题(1 / 1)

“哥哥,你这是在做什么?在布阵么?”盘坐在蒲团上,姜笑云正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不解的看着姜笑依。在这间静修室的四壁不断忙碌着。而有着和她同样的眼神的,还有着李凌香,和李书瑶姜云涛等几个姜李二家的长辈。望着紫发少年的一举一动,都是满面的莫名其妙之色。姜云涛倒是看出了一点端倪,毕竟以前研修过一段时间的阵法,在方面多少有点见识。大约知道自己的儿子,如今正在布置着一种,可以隔绝大规模元力波动的阵法。不过就是因为知道,才更让他疑惑。这间静修室,本就是为了他们家中成员,在子午二时的修行所建。而它本身,就具有隔绝真气和元力反应的功能,虽然没有那些用来修炼道法和体术的训练场那么强悍,但是法阵本身b级的等阶已经不低。一般的情况下,就是在这里使用a级或者准s级的道法,所引起的元力反应,也不会引起外人的注意。而姜笑依又偏要在这基础上,再以叠阵之法,将隔绝波动的法阵升级,这不是多此一举是什么?现在房间的四壁,都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能量晶石。光是用猜的也知道,一旦当它启动,这阵法的等级绝对是s级以上。这就更让他看不透,自己的这个儿子,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了。到底是什么事情,需要用到这种级别的阵法,来屏蔽掉房间内的元力和真气反应?“嗯!是在布阵呢!”将最后一颗可充能的高品阶晶石,嵌入了墙壁。姜笑依退后数步,带着几许成就感的,观察着自己亲手所布的阵法,慢慢启动的过程。只见墙壁上的晶石,先是开始共鸣,然后渐渐的亮起。再接下来,其中所含蕴的能量。按部就班地流入他事先所设置好的回路之中。和他事先的设计意图无差,整个阵法的等级,已经提升到了强s,不但具备元力屏蔽的作用,还有音屏结界,阻止神识的功效。从现在起,哪怕是真一高手亲自,只要没进入房间内,也休想探查到里面的任何动静。唯一可惜的是,这阵法还不够完美。并不能真正做到完全的隔绝。不过这样已经足够,相信清虚和清峰那两个真一大成境的老头子。也不会无聊到亲自跑过来,来偷听他家里地动静。而且再想要提升的话,就是他也没办法了。毕竟静修室内所设地法阵,在当初布设之时。并没有用叠阵术在以后升级的考量。所以留下的接口不多。能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把这个法阵强行提升到强s级别,已经是很难为他了。亏得是他地计算力,可比得上计算机,方才能完成。若是换作大陆上其他任何阵道宗师,只怕也没这份本事、“原来真地是在布阵!”姜笑云一脸果然如此的神色。林雷而坐在附近的姜云剑和李承年等人见状,顿时就是满脑门的汗水。这么多的能量晶石,是人都猜到他到底在干什么了吧?你到现在才知道么——而这时候的姜笑云,神情已经又换作了非常惊讶的样子。“真的好厉害!哥哥,这样子元力反应一点都漏不出去呢,外面也看不到里面在做什么!啊,对了!哥哥,你布这个阵干什么?先前房间里不是有这样的阵法么?”众人闻言又是一头冷汗。到现在才感到奇怪。是不是晚了点?不过心中虽然都是如此想地,但却都以期待的眼神。齐齐看向了紫发少年。姜笑云所问的,也正是他们想要知道的。“当然是想在这里做一些事情,而又不想别人知道,特别是天阙门的人——”姜笑依一笑回头,同时收起了身上地那具绝灵辟魔铠。就在这件黑色地铠甲,被他收入炼妖壶内的那一霎那,整个房间中地元力反应骤然飙升。而他身体里,被压制已久的狂暴真气,也一时四溢,迫得李凌香和李书瑶几个凝液期甚至稳不住自己的身形,而被逼到了墙角。姜笑云和姜云涛这两个金丹境的境况也好得多,尚能岿然不动,但是修为只到初阶的姜云涛却是一脸苍白,神色间也不轻松,然而这时候,房内的众人当中,除了尚搞不清楚情况的姜笑云之外,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去在意自身现在的情况。而都是瞪大了眼睛,以不可思议的眼神,望着面前的紫发少年。“这,这是真人境的元力反应!骗人的吧?阿笑,你什么时候到的真人境。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”李凌香紧捂着嘴唇,尽管在神识感应之内,那明明就是真人境级别的真气反应没错,她的眸子里,却仍满是不敢置信的样子。“天!我儿子竟然已经是真人境,而且还只是十七岁的真人境!谁能告诉我,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?”李书瑶也是一脸的恍惚,手偷偷伸向了自己丈夫的腰间,然后拇指和食指捏着那里的一层薄皮,猛力一掐一扭,试图证明现在的自己,并非是身处于梦境当中。“老婆,我想你还是别怀疑了,真的很痛的。你儿子确实是真人境没错!怪不得。阿笑要布下这样的阵法,想要掩藏这个秘密,即使再怎么小心都不过分!只是不知,阿笑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!”强忍着剧痛,姜云涛面无表情的说道。他是最先冷静下来的,看着紫发少年的目光中,也多了一丝了然,以及几许几不可抑的激动。想及自己的儿子,自从回来之后,哪怕是在家人面前,在休息的时候,也从不卸下身上那身神器级别的盔甲。以前还有些奇怪,但是现在,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。“疯了,这个世界真是疯了!”姜云剑这时也回过神来,神智恢复清醒后的第一时间,就倒抽了口冷气,用有些歇斯底里的语气道:“怎么可能?自有史以来,即使是最年轻的真人境。也超过了二十岁吧?这怎么可能?我一定是看错了!”而李承年也深有同感的微微颌首:“确实!十七岁的真人境,而且还是具有神级能力在身的超强力血脉者,万载以来,真是闻所未闻!如果说是奇迹,那么这个奇迹也未免太令人难以置信了!”被几人那充满求知欲地眼神,瞪得有些头皮发麻。紫发少年叹了口气,苦笑着解释道:“其实不用太惊讶的,我的情况有些特殊。这身修为,并非是依靠本身的努力修炼到这种程度。而是半年前,依靠外力得来。想必你们也注意到了。我到现在为止,还没能完全控制住体内的真气。就是那次速成的代价——”半年之前?当时的阿笑,那不是还只有十六岁么?几人的面色,顿时再次为之一楞,心神再次出于惊愕的状态之中。至于姜笑依语中的借用外力。以及速成地代价之类的字眼。已经被他们自动地忽略。在他们的眼中,无论怎么样,十六岁就达到元婴真人境的事,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奇迹!更何况在这修真界中,借用外力本就不是一件令人羞耻地事情。能够借用,本身就是一种本事。那些个在三十岁之前,就达到真人境界地,所谓的天才。又有哪个不曾服用过丹药?真正如天阙门的祖师人物——晚枫真人和秋叶真人那般,未曾借用过丝毫外力的。可说是少之又少。就是有,也多半都是那些无依无靠的散修,又或者像秋叶当年那般,虽然有着门派,但是却无法给他提供任何助力的情况。至于紫发少年所说的真气无法控制的情况。能还能算是代价么?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形。但是他们也能感觉得到,尽管那真气非常狂暴。但已经初步地纳入姜笑依的掌控之内,有次为基础,彻底的控制真气,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就连疥癣小患,都算不上。见得几人的情形,姜笑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尽管早知一旦在家人面前暴露出自己地真实修为,那么情形多半会是如此。可是这样地反应,也未免太剧烈了些吧?不过想想也难怪。十六岁的真人境,也确实是惊世骇俗了一些。特别是对姜云剑和李承年,这两个几十年都停留在凝液期地人而言,这个事实对他们所造成的心灵冲击,那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巨大。更何况,达成这个奇迹的他,还是一个神级的血脉能力者!心知这样的情况下,既然他再说什么,这几人也多半是听而不闻,所以紫发少年也没有再继续解释下去,而是趁着众人发愣的这段时间,径自从炼妖壶空间中,取出了那个白玉琉璃瓶。“其实父亲猜错了,我之所以要布置这个法阵,并非是为了隐瞒我的修为,而是为了这个。”用道力,将白玉琉璃瓶外面的禁制一层层的剥开。当内中核心处所含蕴的太一真水,被他强行分离出一滴到瓶外。那浩荡的灵气波动,顿时再无一丝一毫的遮掩,充斥着整个室内。而姜笑依手心处的那滴水液所发出的光芒,也把室内几人的脸面,映得一片青蓝色。不过尽管这次的的元力反应,比姜笑依先前收起绝灵辟魔铠的时候,还要大上数个等级。不过李凌香等人,却并没有先前的那般惊讶,而是在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。以惊疑不定的眼神,看着那仿似隐藏着无尽灵力的蓝色水滴。心中狐疑的看了片刻,姜云涛忽然想起了一物,心中顿时猛省。如果姜笑依只是想在他们面前,展示一下自己的修为的话,那么先前的b等级的法阵就已经足够。确实用不到,这s级的绝灵阵。也只有眼前这灵气四溢的东西,才配得上这个阵法。莫非,这滴水液,就是传说之中,那个天生就能生死人,肉白骨,并且能够使得妖族脱胎换骨,世间所存绝不到六滴的那物什——“这是什么东西?真的好漂亮——云云好喜欢的,哥哥给云云好不?”姜笑云好奇的凑过脸去,伸出手指想去触碰。但是刚一接近,姜笑依就把手移开。少女立时不依的抱住了紫发少年的手臂,不停的摇晃着。“傻丫头!这本来就是给你的。”宠溺的轻轻刮了刮姜笑云的鼻子,姜笑依的神色忽而又凝重了起来:“不过这个可不是用来玩的!小云,你想不想再提升一下修为?当然想了!”姜笑云想也不想的,就重重的一点头:“实力强了,就可以保护哥哥和大家了对不对!哥哥,快点给我吗!呵呵!那你可要准备好,开始的时候,可是有些痛的!”姜笑依一阵莞尔,正欲想把手心间的水滴,按向姜笑云的额头,却蓦然被一个声音唤住。“阿笑!停一下!”姜云涛缓缓站起,看着儿子的目中,充满了疑惑,“我想这太一真水,就是你之所以会修为骤升的秘密吧?不过,你既然有此手段,为何早不用,晚不用,偏偏要等到现在?这个啊,等会再跟大家解释!”微微一笑,紫发少年再不迟疑的,把那滴太一真水,送入了身旁少女的眉心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