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四 决断

第三百七十四 决断(1 / 1)

“我刚才没听错吧?赫小姐,您刚才说的是,希望我们天阙门谨慎行事?”皓月分堂通定城总部,中央大楼四层的某间办公室内,沈英雄正双手交叉,眯着眼冷笑着看着他办公桌前方的那水镜,目中的神情说不出的讥讽。“我能不能把您的这句话,理解成你们东海财团,对我们皓月分堂的警告么?不是警告,而只是站在朋友的力场上,诚挚的劝诫而已。”水镜中的赫云琴淡然一笑。“这次的混乱,确实影像到了贵门在皓月行省的形象和统治。所以阁下焦切的心情,我个人可以理解,而我们东海财团,也没有阻止你们平息这次事件的意思。不过问题是,现在贵门所使用的手段,确实已经超过我们妖族的底线。据我所知。从事件开始时,不计那些妖兽。光是已经可以化形的妖族,在你们的攻击下,就已经死亡一百八十九人。甚至有些人根本未曾参与这次暴乱,也被贵门的弟子不问情由的诛杀!说实话,如此大规模的伤亡,就是我们妖族,也难以承受。所以,本人在此恳求阁下,希望贵门在接下来的清理行动中,能够慎重对待我们那些已经开启智慧的同族。而且,这次我们那些同族造成的事件,在相当的程度上,并非是出自它们的本意。你们天阙门,对它们,能不能酌情处理?一昧的杀戮,只会让人妖两族之间的仇恨更深而已。呵呵!真有意思。”沈英雄闻言一阵莞尔,食指和中指竖起,冲着赫云琴轻摇了摇:“赫小姐,在我你回答你之前。能不能先问你两个问题。首先。这次在人类城市中大规模捕杀血食的妖族,和你们东海财团可有关系?那些无辜被杀的妖族中。又有多少。是你们东海财团所属?其二,请问您刚才所说的,是您个人的意思,还是代表东海财团或者幽云谷?我们幽云谷地行事作风,你身为贵门十代掌教之子,应该很熟悉才对,这次事件,和我们并无关系。至于那些无辜被杀的妖族,目前还没有和我东海财团有关联地人物。”赫云琴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,说道:“至于说到第二个问题。我只能告诉你,虽然没有命令。但是据我所知。幽云谷方面现在对此事的意见,基本上是和我本人抱着相同的态度。那就是说,这只是您本人的意思?”沈英雄向后一躺,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笑意:“而且既然那些被杀的妖兽,与你们东海财团无关。那么请问赫小姐,你们有何力场,来过问此事?”脸上虽还保持着先前那温婉的笑意,赫云琴的凤目中,却掠过了一丝薄怒:“可大人你也别忘了。现在正不断死在你们屠刀下的,毕竟是我赫云琴的同族!阁下难道就不担心你们地所为,会激怒整个妖族?想必你也知道,在我们妖族之内,对你们人类的妖族,有温和派和强硬派之称。标记1现在就脸我这个,对你们人类抱有认同态度的人都看不下去,又何况其他?恕我直言。你们天阙门现在的形势,可好不到哪去。在这个关节口,为了这些许小事而再树强敌,似非智者所为。阁下在拒绝我之前,何不去请示一下你们皓月分堂的首座。或者笑依大人。看看他们。又是何意见?不用去问了,既然罗师叔和阿笑把分堂事务暂时托付给我。那么我就有专断此事的权利!”对于水镜中女子那明显具有威胁意味的言语,竟然仿似毫不在意一般。沈英雄依旧是满脸冰冷的笑容,语气间也是异常的果决:“那些妖族,既然敢于在我皓月分堂下辖捕食,那么在事前,就应有了承担我天阙门怒火的准备。一点代价都不付,又怎么可能?至于说到无辜被杀者,事件发生这么久,都不会远远躲开,反而卷入到此次地事件当中,只能怨他们脑子蠢,怪不得他人!你难道让我们门下的弟子,在激斗之时,还要束手束脚,去顾忌和分辨对手是否无辜,是否手下留情,又是否该杀么?总之,很遗憾!赫小姐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漫说这还只是您自己的意思,即便是幽云谷的妖王过问,我也是这样的回答。我可不记得,什么时候我天阙门的行事,轮到要看你们幽云谷的脸色地地步了?”赫云琴的眼神顿时冰冷了下来,脸上也再无一丝笑意:“阁下就不再仔细考虑一下么?激怒我们幽云谷的后果,哪怕你是贵门十代掌教之子,恐怕也无法承担!不用考虑了,以上就是我的的意见!我倒是要奉劝一声赫小姐,最近妖族地行为可确实有点出格!此事你们幽云谷一定要插手地话,那也不是不可以。不过这个天下间,可不止是我们天下间一个修真门派。我天阙门绝不会介意,把这叹浑水,搅得更浊一些。恰好九百年一期的大劫将近,就让我天阙门来点燃第一把火好了!那么,赫小姐,这次地话题就到此为止,再见!”蓦然挥了挥手,停下了桌前水镜运作。待水镜的最后一块碎片散尽时,沈英雄的脸上,已全然没有了先前的轻松之色,那双浓眉也几乎连成了一块,“就连幽云谷也想要插一腿吗?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呢!”叹息声来自沈英雄办公桌右前方的一张办公椅上,这是一个四十许的中年人,满脸的精明干练。“大人可能需要静一会,要不卑职等会再来?不用!些许压力而已,若是连这都承受不了。又如何对得起阿笑,把整个分堂事务都嘱托给我的信任?”沈英雄一笑摇头,面容恢复了常色:“我们继续吧。关于这次的妖兽暴乱事件,你们控鹤堂,为何事前全无所知?而现在对这件事的前因后国,又到底了解多少?”韦青闻言顿时苦笑着道:“对不住!大人。这方面。恐怕卑职无法给您任何帮助。到至今为止,我们对此事的了解。基本上依旧是毫无所获。而且不止是我们皓月分部而已。即使是总部那边,现在也是毫无头绪。所以我现在只能告诉你,哪个城市出现了妖兽,伤亡又大致有多少而已。”沈英雄皱了皱眉,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对面的男子:“怎么可能?这么大地动静,你们控鹤堂每年耗费将近两百亿大楚金元,养的那么多下线,怎么会对此事全无所知?难道全是废物么?哪个城市出现异常,这还用你来告诉我?我们在各个城市地据点,只怕比你们知道地更清楚!你可知道。现在我手中的人力,已经紧张到何等的程度?李道通他们虽然基本上,已经把之前出现妖兽的城市清理完毕,可是新的有状况的地点却还在不断出现。甚至以前已经被清理过一次的城市,现在妖兽又死熄复燃。如果不知道这次事件的起因和源头,可能到几天后,都无法完全的解决!可是现在,你居然告诉我,你们控鹤堂什么都不知道?很遗憾!虽然我对此也很无奈,但情况就是如此!”韦青脸上没有任何愧色的点了点头:“大人。我们控鹤堂并非是万能。你也知道,我们之前在皓月行省所布下地情报网,更多的是针对公冶世家。而现在公冶家既然倒下,那么这张网中的大部分暗线,都已经无用,很多都需要重新布置。但是现在,我们控制这个行省的日子,甚至还不到一个月。所以。这就是我们这个行省,妖兽暴乱的情况,远比其他省份,要严重得多的原因所在。而且,既然连我们控鹤堂总部。都未查清楚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。大人如此苛责于我们,是不是有些过份?苛责吗?”沈英雄先是握紧了拳头。但是随即,又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泄光了一般,无力的趟回椅中,无奈的挥了挥手,“算了!你下去吧。”韦青站起来微一颌首,走向了门外。就在手指触到了门把手地时候,忽又转过身,眼神真诚的回望着身后的:“大人,此事卑职虽然帮不上忙。不过却有些建议,不知大人有没有听一听的兴趣。哦?”沈英雄眼神微亮,然后感兴趣的摊了摊手:“阁下请说?”这种态度,并非是他的怒气已经平息,而是对方的身份。单是这人以普通人的身份,就在天阙门获得和他现在几乎比肩地地位,对方的意见,就值得他倾听了。韦青笑了笑,仍旧站在门旁,并没有回到先前自己座位上的意思:“大人,据我所知,没有智慧的妖兽,是从来都不会主动离开自己的领地地,也不会攻击自己领地之外太远地人类、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?大致如此!”沈英雄点了点头、“那么也就是说,这件事地后面,有个幕后主谋的存在。而想要做到现在这种局面,他们需要把妖兽一一制服,然后在我们的视线之外,再把它们偷偷的运到城市之中。我想大人,也派各地的警察部门,在各个交通要道设卡盘查了吧?是不是毫无所获?这样的实力,甚至可能不在我们的天阙门之下。而从其中,甚至有a级以上,能够化形的妖族参与此事的情况来看,他们甚至对于妖族,都有着一定的控制力。”皱起了眉头,沈英雄一脸的阴沉:“这个我知道。所以,我才会问你们控鹤堂,这次事件的源头,到底在哪。可是我们一无所知!也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,证明是何方所为,”韦清的脸上,首次露出一次歉意:“可是大人,即使我们对天阙门,对现在皓月行省的控制力再差。即使我手下的情报网,漏洞再怎么多。城市中进入如此众多的妖兽,是不是太夸张了些?不说您现在已经封锁了各地的道路,即使是他们早在之前,就已经把妖兽藏入城市内。又或者走的是不为人知的小路密道,也不可能一点端倪都不露。下面的人,更不可能一点情况都不报上来。你的意思是说?”沈英雄蓦然抬头,目光紧盯着韦青的双眸。“其实我能想到的,以大人您的聪慧,也应猜到了。只不过您是一止下不了决心而已。恕我直言,大人的才智比之笑依大人只是稍逊而已,只是气魄上,尚是远远不如,言尽于此,卑职告辞了!”拉开门,中年男子再次点头一礼后,迈步走了出去。而办公室内的沈英雄,却在韦青的一番话之后,陷入了深思。“气魄么?确实,一直以来,都是犹犹豫豫的。若是换作阿笑,这次的事情,现在差不多都已经解决了吧?差不多,也是该有个决断了。拖下去,也不是办法!”良久之后,牛角少年的眼中蓦然闪过一丝决然,又用道力,在办公桌一角的按钮上一点,再次打开了设在办公室内的固定传讯水晶的连接。“英雄!我之前所说的哪个方法,你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?这次在对面水镜中出现的,却是属于姬傲穹的那张脸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