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三 除妖

第三百七十三 除妖(1 / 1)

“来晚了吗,啊呀啊呀!真是倒霉,看来这次的麻烦还真是闹大了!”苦恼的用手重重地抓了抓头法,李道通一脸的沮丧之色。他现在站的地方,是个建在一个三十五层建筑之上的钟楼,从这里居高临下的往下面望去,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。不过,现在他所看到的,绝不是平时那种璀璨,能够让人感到赏心悦目的景象就是了-洪州,本是皓月行省中部的,一个人口大约二百六十万左右的大中型城市。由于地处皓月这个经济大省腹地的关系,经济也相当的发达。而且因为北面就是以风景优美,而著称于七国的白湖,所以旅游业也相当的不错。然而现在,只见整个城市里,到处都是警笛声的鸣响,火光一处处的,那腾起的浓烟,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。因为已经断电的关系,钟楼的下面,大片大片的居民区被笼罩于黑暗之中,没有一点光线。不时响起的尖叫声和兽吼,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。但是最让李道通在意的,却并不是这些,而是他神识感应中,正在城市里到处爆走的妖兽。即使只是粗略计算出来的数目,也让他这个s级的高手感到头皮发麻。“这还不都怪你!我路上都催了你好几次,要你速度再快一点,可你又是怎么做的?整晚躺在我的宝贝上睡觉的那个人,又到底是谁?”说话的却是一个少女,就站在李道通的身侧。而在她的身手,还有着一个身形魁梧,是常人三倍左右,外表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大家伙。如今在皓月行省,能够用这种近乎训斥的口气,对李道通说话的人可不多。除了现在还在枫林地李凌香和姜笑依之外,就只有被派遣到这里的李氏族人而已了。而这个少女。正是李家现在在皓月行省的唯一女性李含香。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嘴里嘟囔着,李道通用悻悻的语气说道:“一路上十几个据点需要我们出手,你以为我就很轻松?杀了那么多的妖兽,是人都会累吧?呵!”李含香不屑地挑了挑唇:“我记得某人地血脉能力,似乎是无限动力来着?既然是无限,那也会累么?怎么看起来。比我们这些普通人还不如的样子?哼!妖兽杀多了,当然也有杀到手软的时候。”闷哼一声,李道通依旧是一脸的无辜:“你数数看,这一路上,我到底杀了多少?你又不是我,又怎么能理解我的痛苦?“别找借口!总之偷懒就是偷懒!现在我是拿你没办法,不过等到阿笑和凌香回来——都够了吧?我说两位,现在似乎不是吵架的时候吧?含香,能不能稍微停一停?我想大人这么做。应该是有其用意的。虽说无限动力这种能力,能够无限制的补充道力和体力,但是一个人的精神,若是长时间处于紧张地状态,那也会疲累的不是么?而且,道通大人他虽然已经是s级别的战力,但其实他的真实修为,也还只是凝液期而已,心神修炼和我们一样。都尚未大成,我觉得没必要对他太过苛责。”这次的话音,出自李道通的另一侧,相当年轻的脸,相貌并不是很英俊,此时正满布着无奈的笑意,“对!对!就是这样!呵呵!张成,还是你了解我。怪不得我家的含香姐,会喜欢上你。”就像是被人救了一命一般,正被人恐吓着地李道通。忽然猛抓住身侧青年的手,一脸感激的猛摇了摇。而他最后面的一句话,却让这青年和李含香的脸色,同时微不可查的一红。“喂!大人您恐怕是误会了,我和你堂姐之间,可什么都没有,只是普通的同事而已。”手足无措地试图从李道通那双虎钳中抽出手来,张成一边说着。一边双眼不由自主的偷偷望向了右侧。可出乎意料的是,那边也正在向这边看过来,目光接触,然后就向触电一般,两人齐齐把头偏向了一旁。都是满脸的赤红。“嘿嘿!分明是心有灵犀吗。还说什么都没有?”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扫,李道通嘿然一笑。目光中全是调侃地神色:“我说含香姐,这有什么好害羞的?还有,现在差不多,你也该把姐夫的事告诉家里人吧?我想以姐夫这样的人才,阿笑和大舅绝不会发对的,明白了,是怕羞不敢说对么?放心,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,包你称心如意就是——道通!你再胡说?”大包大揽的话刚说到一半,李含香这时却一脸嗔意的跺了跺脚,而她身后的那具金丹傀儡,也随之踏前一步,那双用晶石制作地宝蓝色的眼睛里,正在闪烁着红芒,明显的带着威胁的意味。“切!我怎么胡说了?都是些大实话。算了,含香姐你既然不愿,那弟弟我也就不多事了。不过我李道通会愿意主动帮人的时候可不多,含香姐你日后可别后悔啊!”李道通见她一脸地情急,心知若是再调侃下去,这位堂姐一旦情绪失控,说不定还真地就会让手下这具金属傀儡对他动手。于是连忙轻咳一声,恢复了一本正经的神色,重新望钟楼下方望去。“说正事吧!姐夫,派进去查探地那些家伙,应该有消息回来了吧?这个城市现在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形,到底搞清楚了没有?”李含香额角处,顿时又是一阵青筋暴露,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。而张成则是苦笑一声,把手中拿着的传讯晶石放回了空间戒指内。“基本的情况倒是已经清楚了,我粗略统计了一下,城南共有c级以及c级以上的妖兽二百七十余只。北面则要稍多一些,大概是五百只左右。此外,他们还感觉到至少四名中a级以上妖族的气息,s级的虽然没出现。但是也不能排除存在的可能。若是单纯的,以我们如今到达这里的两个精英大行地实力,结果恐怕够呛!我想即使能够把它们全部清除,只怕也要损失不浅。要不我怎么会说是麻烦?不过还是有些出乎意料呢,这个城市里的妖兽,竟然比我猜测中的还要多!唉!都烦死了!”李道通又露出一脸苦恼的神色抓了抓头:“张成。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,损失能够更少一点地办法了么?阿笑既然把你派到我的身边,那么必然是看重你的实力,可以在谋略方面帮我一把。我想你不会跟我说,你现在无能无力吧?当然不可能。”张成自信的一笑:“办法确实有两个。大人,在我们来的时候,为防万一,不是带了些迷影潜纵符么?第一个办法,就是在尽量不引起里面妖族注意的情况下。慢慢的从外围蚕食。我想到了明天清晨,应该可以无损拿下。蚕食吗?”李道通眉头一皱,然后断然的摇了摇头:“不可行!这几百号妖兽的胃口太大,若是等到请晨,那么现在这城市里地人口,只怕非被他们吃掉一两万不可。若是损失太大,我们天阙门的面子上可不好看。而且,别忘了,皓月行省是我们姜李二家的立足之基。我是宁愿手下的那些人拼光了。也不愿这里遭劫太重。姐夫你以后也会是我们家族的人,怎么就想出这种馊主意?此外,来之前,英雄那小子更是交代过,说是无论任何代价,都务必要我们在天亮之前,把在这一带城市里捕食的妖兽,彻底清理干净的。现在还有两个城市在前面等着,怎么能耗在这里浪费时间?我就知道会是这样!不过大人以后这样的话,最好还是看一下场合。要知道即使张开了音屏结界,也不是很保险的。若是被他人听见,不止是大人您,就是次座,也会受影像地。”张成苦笑着劝诫道。目中同时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,若不是自己几个月前,也不知怎的就投了身边这玉人的缘法,只怕现在的自己。也是李道通口中的,手下那些人中的其中之一吧?在上位者的眼中,他们这些底层弟子,恐怕永远都只是个无关痛痒的数字而已。猛摇了摇头,挥散了心中冒起的这个有些莫名其妙地念头。他又指向了城市的南面:“我的第二个方法。就是北面。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我们驻守在这里的人手。应该还并未全军覆灭,仍在抵抗才对。”李含香满眼的讶色:“怎么可能?那里的办事处,不是已经被妖兽们夷平了么?只是看起来是这样而已。”张成面色不变地解释道:“没发现在那里,妖兽们仍旧是恋栈不去么?多到甚至让我们的探查人员,都无法潜进去,可见实情并非如此。而且据我所知。公冶世家在各处的据点,都有修建上下两层防御阵法的习惯,这里也应该不会例外。而且公冶世家几千年的经营,这些据点早已被建得几乎牢不可破,我们又是无损失地接收过来,我想应该不会这么容易,就被妖兽门攻破才多。真实地情况,应该只是办事处的上层建筑,被妖兽毁坏而已。而我们地人手,还在地下的部分坚持。这就是城市北面的妖兽,几乎是南城一倍以上的真正原因!”李道通的眼神顿时一亮:“确实有这种可能,那么张成你的意思是——很简单!”张成微微颌首:“洪州是个大城,我们派驻在这里的人多达百人以上,其中甚至还有一名金丹镜。而既然他们能依靠阵法,在妖兽的攻击下,一直支撑到现在。那么即使以最保守的估计,这里的办事处中,也至少残存半数以上的实力。若是能够汇合他们,那么对这个城市里的妖兽,我们的实力能够形成绝对的优势。而且在解救之时,若是配合得好,里应外合之下,应该可以很轻松的把那边的妖兽清空。不过,行动的速度一定要快,万一时间拖得太久,被城市其他地域的妖兽察觉,那么我们的结局恐怕不妙。而且,这个方法也有缺陷之处。那就是它只是基于我的那些推断而形成,办事处的人是否还存在,本身并无实际的的证据。就连我自己,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到底采不采用,那就要看大人您的意思了。赌博吗?呵呵,有趣!”李道通爽朗的一笑:“既然有这么好的方法,那么还在这里等什么?”话音落下时,他的身形,已然如流星一般,从钟楼上往下坠落。而他的动作,就仿似一个信号一般。数百个黑色身影,随着他纷纷从这栋三十五栋的高楼的窗户旁跃下。而离开了这个,被暂时屏蔽了元力反应的大楼,周边顿时就有几只在附近游荡的妖兽察觉。而率先扑过来的,是一只元力反应b级的白面狮,血盆般的大嘴一口咬向了冲在最牵头的李道通。可悲的东西,是我那只有凝液期的真实修为,让你规避危险的本能失效了吗?很可惜呢,在你的面前,可是真正的s级!蓦然拔出了姜笑依送的那把近似月冥的长刀,李道通一声冷笑,速度丝毫未减的向前蓦然挥出。随着寒月般的冷芒扫过,夜空中顿时飙洒出一篷浓稠的鲜血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