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一 族人(可看可不看))

第三百七十一 族人(可看可不看))(1 / 1)

在枫林镇,姜宅的那个小小的客厅内,此时正异乎寻常的拥挤。原本就不是很大的空间,而今看起来,却是显得越发的窄小了,而在里面坐着的,除了姜云涛,姜云剑和李承年这几个姜李二家的核心成员之外,其他还留在天阙门总部的家族成员,几乎全部都毕集于此。然而奇怪的是,明明有这么多人,但是整个大厅内,却是落针可闻,出奇的安静。除了那墙上座钟的嘀嗒声响之外,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声响。空气之中,更弥漫着一种焦灼不安的气氛。“奇怪了,怎么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?还有那八声钟响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不是说现在离杀劫开始的日子,还有十几年么——”坐在大厅中央处的沙发上,李凌香正眉头紧皱着,用手指沾着茶水,无意识的在身前的茶几上写写画画。神情怔怔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但却又时不时的,用焦切不耐的眼神望向大门口的方向不止是她,就连姜云剑和李承年这些个长辈,神情也都是差不多的模样,同样是一脸忧急的看着门口。姜云剑的情形稍好,端坐在主位,神色间还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气度,但却也难掩眸子里的那丝急躁之色。这样的情形,其实自观礼结束后,他们从天元峰下来的时候。就已经如此了。他们在等待,等待着中途分别被长老会和掌教真人唤去地,姜笑依和李书瑶二人的回归。至于其他的族人,在此等候的原因,也都差不多如此。凤鸣峰上的那八声钟响,听见的,可并不只是天元峰上,以及李凌香他们几人而已。钟鸣如凤,可至千里。这句话可绝非是虚言。当时的整个山区域,都是清晰可闻。而想要知道这八声钟响的缘由。对于姜李两家的普通族人而言,没有比这里消息更迅捷地地方了。姜笑依是一堂次座,地位身份在目前的天阙门地总部之内,几可稳居前十,可以出席任何最高级别的会议。而李书瑶如今已是常务长老团的成员之一,控鹤堂既然鸣钟示警,自然要对长老会做出解释。无论是哪条线。他们都可以了解到,钟响的真实原因。要知道,天阙门自秋叶之后,就一直只是稳步扩张,六百年来几乎从无大战。别说是八响,就连最底的六响,他们这些人,也从未有听过。此时骤闻钟鸣,当然不能不在意。而且八次钟鸣,也就意味着门派。已经遭遇了仅在九声灭门之下的绝大危机。事关己身安危,那就更加的想要知道缘由了。而姜云涛和李凌香他们这些家族地核心成员,之所以关切的理由,却又比这些普通族人们多上一条。记得当时在道法学院校门口处,姜笑依再次被掌教真人遣人叫走的时候,他们可是清晰的听见皓月行省、月墟、妖族、混乱这些个让人心惊肉跳的词汇。其中的任何一个,听起来就已糟糕之极。而当把它们连接起来的时候,任是再怎么乐观的人。恐怕也无法高兴得起来。皓月行省那里,本就是天阙门新拿下不久的地盘,不但人手还没补充完备,也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去巩固。而两个最强的战力姜笑依和姜笑云,如今也是远离。若是眼下真出了什么事情。那边地形势确是不容乐观。对于现在的姜李二家而言。皓月无疑可以说是姜笑依为他们打下的立根之基。无论是家族的产业,还有大部分弟子未来的职位。大部分都被安排在那里。若是失去了皓月,那么姜李二家,无异是等于被打回原形。自然由不得他们不关切。而四人当中的姜云涛和李承年,更是恨不得现在亲自跑到极乐峰上,去听听长老会里现在正在说什么。皓月行省那边,有到底出了什么事。然而可惜的是,他们二人,如今虽然也是长老会的正式成员之一。可是却还没到他们轮值地时间。平时旁听还可,遇到这种紧急会议,根本就没有列席的资格。在天阙门内,给予那些实力强大的血脉家族几个长老席位,不但是门派一向以来的惯例,也是一种拉拢的手段。只有能够让这些家族能够参与到门派地具体决策,才能保持他们对门派地忠诚和向心力,弥补因为血脉者无法担任首座以上职位,而带来的不满。不过这种手段地中心点,就是重在参与。也就是说参与可以,但是绝不能让这些血脉家族的力量,真正做到可以左右整个门派门的地步、而天阙门的高层,自然没可能傻到本末倒置,让姜李二家在长老会中的三个席位,同时出现在同一届的常务长老团中。时间就在厅内众人焦躁地等候中,慢慢的走过。此时在这些姜李二族的族人的眼里,感觉每一分钟,都异常的难熬,无异于度日如年一般。不过好在也没等多久,客厅的大门就轰然打开。众人齐齐起身望去,外面却是姜笑依母子二人联袂走进来,李书瑶的面色铁青,而那位在他们眼里,无异于家族中的顶梁柱的紫发少年,倒是一脸的从容,并无什么异色。“阿笑,搞清楚了没有,到底出了什么事?竟然需要敲到八响?”在这样的场合,最适合首先发言的,也只有姜云剑了。身份不但是姜笑依的嫡亲大伯,也是新近才刚卸任的前任族长。本身地年龄又是众多族人中最高,足以当得起德高望重这四个字。在门口处站定,紫发少年显示用目光扫视了一眼厅内,然后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头。刚才在进来的时候,骤然间这么多双眼睛眼巴巴地望着,当时的他,是差点被吓了一跳。说实话,他也确实没有想到,在自己家里。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在等着。要知以前,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形。然而不过只是转瞬之间。他就又意识到。像现在发生在姜家的这一幕,在烈山家,在轩辕家,只怕也在同时上演着。而其余的家族,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情形。其实这也可算是一件好事,族中子弟,以自己的家族。为打探消息地源头。这代表他们,已经渐渐的,把家族当做可以依靠地对象,有了初步的凝聚力和向心力,并且也开始以血脉连接的族群为核心而生活着。姜李二家,也再不是以前的那种,结构松散的小家族可比。可是发生在现在,还真不是时候——心中一声叹息,姜笑依脸色却依旧是平静如常地,微摇了摇头:“大家放心吧!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只不过是苍茫道全面南下,还有各大分堂出了些乱子而已。对此掌教早有准备,也自有应对的方法。而且这事,也暂时与我们家族无关。不会吧?就只是这样而已,不是说——”姜笑依地话音刚落,李凌香第一个就开口质疑。然后她话刚一出口,就心知不好,连忙住嘴不言。心知姜笑依之所以这么做。必然有着他的理由。而现在厅内这么多人,也明显不是详细询问地时间。但是心存怀疑的,毕竟远不止是她一个。厅内的族人一时间,虽无人敢于像李凌香般开口询问,却不免一脸疑惑地。和身旁之人议论纷纷。“苍茫道吗?怪不得如此。不过八声钟响,也太多了些吧?也差不多了。毕竟也是一个和天阙门同等级的大派。而且,阿笑不是也说了,有几个分堂出了乱子——在说什么傻话?苍茫道虽然名列七门六派之一,但是论及实力,只不过在七门六派中垫底而已,实力都不及天阙门的半数。怎么可能当得起八声钟响?我觉得,倒是那些个分堂,只怕形势不妙——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就不知道皓月分堂,是什么样的情形了。毕竟家主现在没在那里坐镇,而且也是刚打下来的行省。够了!都给我闭嘴!”坐在姜云涛身边的李承年。也沉凝着脸长身站起。如果说在这厅内,有能够在威望上,与姜云剑比肩地人存在的话,那么就必然是他无疑。不过和姜云涛不同,李承年的性情,向来是以刻板著称,这时候做黑脸,却好似最为合适。“你们想要知道的,家主也都已经说了!既然暂时和我们家族没有关系,那么我看大家就先回去吧!“厅内的众人,顿时间面面相觑。不过虽然心里还是半信半疑,他们却也不敢违逆李承年的命令。齐齐向姜笑依行了一礼后,就三三两两的纷纷离去。看着门外那些渐渐远去的族人,姜笑依心中又是一声苦笑。其实详情,远非是他所说地那般简单。不过,他却不打算让这些族人们知道。论实力,姜李二家现在虽然已经跻身于,像四大世家那种顶尖的家族之例。不过崛起的时间到底还短,族中的弟子,毕竟还不如那些老牌的世家大族一般,有着在长年累月中积累出来地,那种源自骨子里地自信。所以打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,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些人面前,露出任何的不稳之色。若是连他自己这个家族地支柱,也是一脸撑不住的样子,那么只怕这些族人,就更没什么自信了而且那些真实的情形,最好还是有保留的说出来的为好。这倒不是出于什么保密的需要,而是为了家族着想。虽然无论告知与否,以这些人的地位实力,都帮上什么忙,跟本无需在意。但做为天阙门有数大族之一,这些人精神气貌,也都时时刻刻的,被门内的其他人所关注着。所以这些人在知道后,心里到底怎么样想,其实并不重要。但若是因此,而让姜李二家大丢脸面,那就非他所愿了。一个家族的力量,毕竟有其限度、而像烈山家和姬家这样的四大世家,他们之所以在天阙门内,有那么大的影响力,更多的是依靠势的存在。正是因为这些个家族,一贯以来给人的映像,以及常年以来的强势作风所形成的声望,才使得大量的天阙门弟子,甘心依附在他们门下,为他们所用。再看看轩辕家,在短短的百年内就完成崛起,获得了几乎不逊色于烈山家的影像力,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。然而这其中,其实轩辕家的那些真正成员们,起到的作用相当的有限。轩辕家真正依靠的,是轩辕望的那些门生弟子才对。不过这些人之所以肯为轩辕家效死力,只怕不是简简单单的,可以用师生关系这四字,来解释清楚、而这些,也是姜李二家现在,最为缺乏的东西。尽管实力和地位已经形成,但在天阙门内,却还没有形成一个,以他们家族为中心,并和他们有者共同利益,同进同退的团体、这个当口,若是族中子弟出现动摇,只会使得那些正在观望,并且有意靠近的人退缩而已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