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七十章

第三百七十章(1 / 1)

“喂!我说小飞,这个时候,就没必要这么认真吧?”见身边的淳于飞始终沉默不语,冉真耐不住的转过头。“值班真的很寂寞的!风平浪静,那就更加的无聊!难得我们兄弟撞在一起值班,就不能陪哥哥我说说话?还非要飘起来,这是在向老哥我炫耀么?真哥,就是因为风平浪静,才不能大意哦!”亚麻色头发的少年,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远方,不过原本那刻板之极的神情,多少有了些松动:“你不觉得最近对面,实在太过平静了吗?明明听说是已经和北辰剑派暂时休战了,可是在我们这边,却一点动作都没有。就连以往的偷渡者,也有十几天没有看见了。老哥你就不觉得很奇怪?我明白!小弟你要说的,无非就是现在,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吗?”冉真一声嬉笑:“正因为这样,所以才不用这么认真啊!苍茫道的人都已经准备酝酿了这么久。任谁都知道,它们是不发则已,一旦有所动作,那就必然是吓死人的大手笔无疑。我们上面的人,对此又怎会岂无所料?控鹤堂的人现在只怕正盯着紧。这样的情况下,要么就是摆明车马的一场大战,潜伏偷袭根本就不可能发生。像你这么警戒,有用么?说的也是!我被你说服了,老哥。”淳于飞自嘲一笑,也自御空而行,坐在了冉真的身旁。“那么说吧,你想要聊些什么?聊什么呢?啊!好烦!还真没什么好聊的。”冉真先是异常苦恼的抓了抓头发,然后眼睛突然一亮,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:“要不就说说你以前的那位梦中情人——”话音未落,冉真的身形猛然向旁一闪。就只见得一道银芒划过,先前他所坐的水泥栏杆,就已经被利器硬生生的砍出一道裂缝。而冉真本人则是一脸不寒而栗地样子。看着那到剑痕,一拍装模似样的拍着小心肝,一边吐着舌头。“不是跟你说过,以前的事情,就不要再提了么?真哥,以后你再说这事,小心我真的跟你翻脸。”收剑回鞘,淳于飞一脸的冷酷之色。但是那张俊脸,不知何时却已涨成了粉红色。“我说小弟,你反应这么大干吗?我不都说了,是以前的梦中情人吗?”特意在说出以前二字时用上重音。冉真一脸笑意的再次坐下。“说起阿笑,这家伙现在可不得了呢!前几天我才知道,他现在竟然已是一堂次座了。刚刚成年,就已经进入一个大派的高层。千古以来。恐怕也只有他一人吧?而且,似乎还是什么劳什子的五方雏龙之一地样子——“嗯!我也听说了。不过老哥,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?以阿笑他的天资和智略,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,现在不过是提前了而已。搜书网”淳于飞面无表情地,仰头望向了天空。“可是这也未免太年轻了吧?我们才刚刚毕业,那家伙就已经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了——”冉真噘着嘴嘟囔着道:“小飞,你难道就不感到羡慕?不感到嫉妒?怎么说,你以前在学院的时候,也是和他齐名。说到能力。其实也只是差他一线而已。怎么现在差距,就这么大了?说真不羡慕他,那是假话!不过嫉妒,倒确是没有。阿笑这一年来在皓月行省的所为,确实让我只有佩服地份。运筹帷幄。杀伐决断,无一不胜我良多。公冶家灭于他手,不算冤枉。阿笑他能有今天的地位,也是他所应得的。”淳于飞淡然一笑,眸子里满是傲然:“不过我淳于飞却有自信。今生的成就。绝不会在他之下!不过时间早晚而已,迟早终有一日。会追上他的脚步。又何用去学那些小人怨妇状,平白无故的去嫉妒于他?其实我们日后,倒是要抽空好好去感谢阿笑呢!正是他崛起的速度够快,你我兄弟出头的日子,才会这么快就来临。看到最心爱的徒弟在不知觉间就爬的这么高,我们地那位老师,想必已经是快坐不住了吧-话音半途而止,淳于飞忽而皱了皱眉头,再次御空而起。少年的双目,冷冷的注视着北面。在那边,数十个红点,正向这边的蓝色屏障疾速奔接近着。虽然现在尚隔着老远。但是他已经感觉得到,那越来越强的元力反应。其中还不乏和他同一等级地金丹强者,足有七位之多,飞在这几十个人影的上空处。而几乎同一时间,在淳于飞和冉真的身后。八道血红色的火光,腾起到半空之中,强烈的光芒,把那烈日也映得一阵黯淡,引得二人纷纷回望。而天空中地火花,也一直维持了足足半分钟时间,方才慢慢地熄灭。“一共八发么?看来这次的麻烦,还真不小呢!”嘴里喃喃地底下头,当淳于飞把视线。从天空中的示警信号上收回时,唇角处也浮起一抹冷笑。“强化吧,老哥!我会尽量给你多拖一些时间的。”少年的身形蓦然前突,只是瞬间就越过了前面的水蓝色屏障、“这个不用小弟你说!倒是你自己,今天的杂碎比较多,自己要小心一点!”这时的冉真也以把他那把巨剑,拿了在手中。他从五十丈的高楼顶层一跃而下,在即将落地时一剑斩下,借着反作用力平稳落在地上。然后也疾步奔向了北面。而当他的脚步,刚刚迈出了蓝色屏障。空中的淳于飞,却已然出手。“大乱——裂刃斩!”同样的a级风法,在淳于飞这个风系掌控能力者的手里,比之姜笑依,却又是决然不同的另一番气象。手心中太乙青罡刃,不但增加到了十道。就连那风刃的颜色,也是更加的青翠喜人。元力的反应,隐隐间更有接近s级的迹象。刚一发出,声势就惊人之至。十道风刃上下翻飞搅动。割裂着空气,盘旋交错着向地面扫去。冲在最前面地十几个,大约有着凝液期修为的人影,尚未来得及反应。就被这些乱舞的风刃,切割成了碎片。而再稍微后面的人,虽然及时的闪过,却极度的狼狈,受伤的更不在少数。“是金丹级风系能力者,此子棘手。速杀!”高空之中,一名服饰颜色,与其他人稍有不同的苍茫道弟子。陡然眼神一厉。而随着他的这声轻啸,空中地七道血色人影,就如展翅扑食的苍鹰一般蓦然俯身,向亚麻色头发的少年所在地方向急扑而去。身形快的诡异。然而原本是势在必得的绝杀,尚未来得及接近,七人的身影,就被迫散开,并且疾速后撤着。闪避着迎面而来地,那些夹杂在劲风当中,高达数倍音速的冰锥雨。怎么会是这般快法?难道说,这家伙,竟然还是个冰系能力掌控者?——七名金丹境的脑海里,几乎是在同时。浮起了这个让他们震骇万分的念头。攻击类道法,要能够打得中人,具有一定的杀伤力,才算是有用。所以速度,易于控制这两个要素缺一个可。而它们,又无一不和风系有关。具有风系能力的血脉者,天生在道法上,就具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优势。他们的投掷类法术,天生速度就要比其他人快上一倍到数倍不等。是所有普及性血脉能力之中。最为难缠的一种、不过刚才那些冰锥。光是风系能力掌控的话,还远远不够。虽然未曾硬接过。但光是用神识感应,便可知道,这些凌厉无比地小东西。可不止是虚有其表而已,其单个的威力也绝不稍弱于c级的道法。它们的形成,即使以金丹境的修为,也需要一定地时间。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,如暴雨一般的密度。事实上,不止是他们。就连地面的几十名凝液期。也在狼狈闪躲在落下的冰凌,跟本就无法靠近。考虑到这些,对面的那个少年,已可确定是冰系和风系能力者无疑。也就是说,对面地这家伙。竟是一个战力s级地金丹强者!这次不用那为首之人的吩咐,七名金丹就齐齐遁向远处,尽量脱离冰锥威力所及地范围,然后开始向那为首者所在的地方集结。“想要结阵么?没那么容易!”冷笑着,淳于飞的身形也随着前移。身皱的冰锥不断形成,又不断在疾风的裹挟下射出,阻止着这七人的相互靠近。如果纯论战力,修为已经达到金丹初阶的他,已经能够和那些s级的真人境相抗衡。收拾七名普通的金丹级,跟本不在话下。可是修真界的战斗,可不止是这么简单。他还需要考虑到法宝,这七人可能所拥有的能力,以及他们以阵法结合后所带来的战力提升——此外,下面的那些凝液期,虽然单个的话,对他够不成威胁。但是当数目多到一定程度,还是能给他带来一些麻烦的。就总体来说,是处以绝对的劣势。因此淳于飞选择的战法,就是压制!利用他那无人能及的远程攻击力,对这些人进行彻底的压制!即不让他们接近自己,获得道法,法宝和能力发挥的空间。也不让他们互相之间靠得太近,有结阵的时间,苍茫道那为首之人却也不着急,仍旧是隔着淳于飞千丈左右的距离,好整以暇的闪躲着那么冰锥、又时不时的试图突破,向周围的同伴们靠近,仿佛是生恐袭向他的那些冰锥,数目还不够多一般。而他望着对面那少年的双目内,更满是讥讽的冷笑,密度如此大的攻击,速度又是这般的快法,而且始终都保持着c级的攻击力,即使是已经能自如调动天地元力为己用的元婴真人境,道力也多半跟不上,又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初阶金丹?哪怕对方是高阶的风系和冰系能力掌控者,这种程度的消耗也吃不消吧?他倒要看看,对方到底能支撑到几时!就仿佛是在回应他所想一般,只是半分钟之后,那肆虐的冰锥雨就蓦地一缓,再无法阻止他们的抵近。而感觉身周压力骤轻的七名金丹,几乎是在同时返身回扑。手里捏着道决,再次俯冲向那少年所在地方,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,对面天空中那俊秀的少年,却非但没有露出丝毫沮丧之色,反而淡定从容的一笑,停止了道力消耗极大的冰锥风暴,御空落往地面。来不及去思考少年这么做的用意,七人手中酝酿已久的道法,齐齐轰出。而直到这时,他们才发觉,在淳于飞先前的下方处,同样还有着一个天阙门的弟子存在——那个身形魁梧的家伙,先是冲着他们咧嘴一笑,然后大踏步的,站到了淳于飞的身前。然而就是这个简单之极的动作,那看起来憨厚之极的笑意。却不知怎的,却让他们感到一真透到骨子里的寒意。以肉身硬挡七个a级的攻击类道法,这家伙,难道是疯了不成?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