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六十八 秘谈

第三百六十八 秘谈(1 / 1)

不过若是真正算来,其实此行的真正风险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以清虚真的智慧,人若真是想要对他有什么动作,又怎会让他有所警觉?即使换做是任何一个,智力稍微正常一点的人,也多半会选择在这种天阙门内群英毕集之时动手吧?又或者,在他的知觉之外,暗中布置一个把姜家势力一网打尽的杀局——万不可能,会出现这样的局面。在天劫完结之后,就派人过来请自己,而且会面的地点,还是他刚刚犯案之地。这样的举动,让他心中不动疑心都不成。清虚这不是明摆着暗示与他,对刚才自己所做的事情,他本人已经有所察觉了是什么——巧合,在他的词典里根本就不存在。所以无论如何,他都要到这里一行。来看看这位九代掌教,到底是何用意?打的,是到底什么主意!当然,也很可能清虚刚才谴人,把他唤到顶楼的举动,是笃定了他不敢反抗的缘故。毕竟无论换做是谁,都不可能料想得到。在手中所控制的力量中,除了被他刚刚从镇妖它里救出来的玉龙寒玄之外,还有着妖王流羽这个3s级高手的存在。而且他本人,不但已经有着真人境的修为,更掌握了通神图,这一可以形成虚拟领域的杀气。其实就实力而言,并不真正畏惧与天阙门的翻脸。不过这种可能性,小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一来像清虚和清蜂真人这种。活了数百年,又经历了无数风浪的老古董。沉稳二字,只怕早已在他们的心性里生了根,绝不会如此孟浪行事。二来即使清虚他们真的如此草率。只要他们并没有计算到,妖王流羽的战力。那么这里即使有着一个针对他的杀局,就对他构不成多大的威胁。而上来后的结果,也证实了他的猜测。刚才他在登上楼梯的时候,也并不是没用神识去探察过。在这附近他灵觉感知范围之内,确实并未曾有发现周围,有天阙门内地其他高手在左近埋伏。除了清虚身后的。某个堪与前者比拟的存在——而这个探测结果,真实度应该很高,相信他已经突破真人境的事情,天阙门内还没有人知道。真人境灵识所能触及的范围,远不是金丹境可比。若真的是一个杀局,那么在这方面,不可能不露出破绽。“别紧张!我找你来确实有事,不过要谈的事情,恐怕跟你想象中的。要相差甚远。和这个镇妖塔,也无丝毫关系。”看着紫发少年在他面前盘膝坐好,清虚含蓄一笑道:“其实我是想问问。关于你那位叫罗伯特的异大陆好友地事情。他跟我说的那些话,想必在见我之前,也和你说过一次对么?那么对于他带过来的这些消息,你又是怎么看地?太师祖!此事事关重大,徒孙实在不敢妄言。”姜笑依只觉脑袋一片空白,清虚虽然刚才没有明言。但刚才话里的意思,无疑已是表明了他已经知道,自己刚才的所为。而且似乎,还并没有想要追究的意思——然而现在,他却更加的搞不懂。清虚到底想要干些什么了。坐视一个妖王在门中弟子的协助下,从门派的镇妖法阵里逃走,事后还不与追究。怎么看,都不象是一个掌教真人该做的。然而偏偏眼前的这位天阙门的最高权利者,在神情和言语之间。竟仿似刚才地一切,都未曾发生过一般。“不敢妄言吗?呵呵!阿笑,这可不象是由你口中说出的话。在我的观感里,你这小子可素来都是胆大包天的。就连私放妖王这等大事也做得出来,那么这个世间。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?不敢说地?不过。在这件事情上谨慎一些,那也是件好事。你不想说。那就算了——”淡然的笑了笑。清虚也不去看姜笑依那骤青的脸色,语气接着又是一转道:“罗伯特对我说的那些,这几天里,我已经一一转告神州诸派掌教。阿笑,你想不想知道,他们是什么态度,又是怎么说的?”姜笑依闻言双目一睁,虽未说话,但眸子里却满是询问之色。“呵呵,很好奇是么?其实你听了只会失望。”拂了拂颌下地长须,清虚淡笑摇头:“南北七门六派,还有一些小门派和诸多世家,我都尽量去一一知会。总之,这其中有震惊,有不信,有闱墨如深,有说要去调查调查地。但是,没有任何人知道,在我们神洲修真界的水面之下,有那两个组织地存在。至少,是表面上如此——”见紫发少年一脸惊愕,清虚又苦笑着抬起手微摆了摆:“用不着这么惊讶。确实!这件事情,其实我早已经知道了。想必,阿笑你也对此多有猜测吧?想想就能知道,作为执掌大楚半国的一派之尊,又怎么可能对他们的存在一无所知?”姜笑依沉凝着脸,依旧没有说话。他本能的感觉到,清虚的话还没有说完。“可是正因为知道的很清楚,才会感到戒惧啊!”长声一叹,清虚脸上的苦涩更为浓厚:“其实仔细想来,其他诸派中绝大多数的掌权者,应该和我的情况也都差不多。要么是完全不知,要么是在有所察觉之后,就被抹消了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痕迹。再然后,就是像我这样,明明很清楚,但却根本就不敢让别人知道,自己其实知情——既然如此,那么太师祖。您又为何要将此事告诉我?”姜笑依此时的心底里,早已满布满了阴霾,尽管清虚所说的这种情况,早在之前他就已经有所猜测,但是当真正听闻时,仍是非常地不好受。清虚的所言,也意味着那两个组织的势力,确实如他预料之中最恶劣的情况那般。已经强大到,让七门六派的掌教这等人物,也要深自忌惮。甚至讳病忌医的地步。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也想继续装做不知道。可是,情势若是真如西大陆诸神所说。那么本座即使再怎么委曲求全,天阙门的气数,也不可能因此而得以存续。与其如此,倒不如现在就播一把!”惨然一笑,清虚眸中突而神光爆射,注目看着姜笑依:“所以,我决定把调查那两个势力的事情交给你来负责。不知阿笑你意下如何?掌教有命。弟子本当遵从。可是——”姜笑皱起了眉头,“太师祖,门中不是还有控鹤堂么?此事由弟子负责。是不是有些越殂代庖了?”其实关于调查那两个组织的事,即使清虚不说,他也会尽力去查地。然而查归查,他可不想有别人知道。本就打算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尽量的韬光养晦,避免那些人的注意。若是再从清虚手里接过这个任务,那么想不让人注目都难。“控鹤堂?嘿,若是他们能够办得到的话,本座还来拜托你做什么?本座这些年里从控鹤堂里知道,不过是他们允许我知道的。而我真正想要了解的东西。根本就到不了我的手中。偏偏明非那个没用的废物,这么多年都是一无所觉。还一副自我感觉良好地样子,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——”显然是已经郁闷了很长的时间,清虚语带不屑地骂了良久,方才醒悟到自己的事态。脸色稍红。轻咳了一声道:“总之,这件事你去办就对了!呵呵,放心!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明面上,作为掩护,我还是会把调查的事情。交给明非去办。这件事情。现在只是我私下的请托,不会在长老会那里记档。也不会有现在这个楼层之外的其他人知道。在你调查期间,我会尽量给你一些方便,你也无需去顾忌什么。不过,奖励方面就只能在这件事完结之后,才能给你了。怎么样,现在可以给我一个答复了么?我想你也不想知道,刚才做的事情,被别人知道吧?本座不知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,也不想去知道。但只要你能有些成果,那么之前的事情,我就全当没发生过如何?太师祖既执意如此,徒孙遵命便是。”看着清虚那老狐狸般的神情,姜笑依顿时苦笑。既然对方都已经着么说了,那么无论有没有把柄在对方手里,于情于理,都已不容他拒绝,也没有拒绝的余地。更何况对方,确实已是为他考虑的很周到了。“如此就好,不过光是遵命还不行,还一定要尽力!”清虚先是欣慰地笑了笑,然而只是随即,他的脸色就又变得无比凝重:“不过阿笑,在你走之前,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诫与你!若是他日遇到什么不测之事,你心中有了决断的话,那就一定不要犹豫!一定要切记,凡事当断则断,绝不可为规则所束缚。若是记住了的话,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。待得紫发少年带着满脸的疑惑,消失在楼梯口。清虚真人身后忽而一阵波动,另一个年纪不在清虚之下地老者,就这样毫无预兆的,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走了出来。“怎么样?师弟,对于此子,你感觉如何?”看着这道服老者的出现,清虚非但毫无意外之色,反而满脸的笑意。“我对他地评价本就已经很高。不过就如今看来,还是有些小视于他了。”清峰点了点头,不过脸色却是愈发地铁青:“神识能够发现到我的存在,他地真实修为,绝对远不止此。之所以只表现出金丹级别的修为,应该是身上的那身盔甲的缘故,。可是师兄,让他把秋叶师祖镇压于此地的妖王带走,这样真的好么?而且,能够在不引起任何元力波动的情况下,就把那玉龙寒玄的本体摄出封印阵,他手心里的那东西,确实有些古怪,其功用也甚是可疑。老实说,我实在搞不清楚,师兄你这么做的理由!玉龙寒玄的事情,涉及到我派的秘辛。其实即使没有他,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也会把这妖王放出来,这件事,你就不用管了,到了一定的时候,自然就会知道。”清虚淡然一笑:“我现在只想问,你觉得这孩子,可对得起我先前对他的点评么?跟之前师兄所说,确实丝毫无差。能以不到十七岁之龄,能以神级血脉能力者之身,突破元婴真人境。光是此举,此子便足以震动天下。更何况,这孩子非但谋略过人,在术法,阵道和机关方面也是颇有长才。若是日后有空间得以长成,这孩子完全可以说是修真界这万年以来,更胜秋叶师祖,甚至与宁还真和李清莲这二者的天才人物!”清蜂皱了皱眉:“可我还是不明白,师兄你的意思!呵呵!师弟你也这么觉得吗?我也认为会是如此呢!我天阙门前有秋叶,后有此子,真是想不兴旺都不行,”清虚仍旧是一脸从容不迫的笑意:“那么师弟你觉得,日后若是由此子来统领天阙门,合不合适?”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