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六十六 瞒天过海

第三百六十六 瞒天过海(1 / 1)

当第六道劫雷所造成的电弧,在清峰的身上缓缓消散。五楼窗旁的众人,都齐齐的松了一口气。然而不旋踵,包括先前神色最是轻松的紫发少年在内,面色却都再次沉凝着,望向了高塔上空。竟然到得此时,那天空中的红云还是未曾散去。虽然较之先前开始的时候,这劫云已经缩水了近乎一倍左右。那云层却还在翻滚涌动着,外围处也仍是不时溢出闪烁者的电流,而且慢慢的,竟变成了淡紫色。“果然,还有第七波吗?”底下头,姜笑依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。虽说渡劫期修真者所遇的雷劫,一般是最少三次,最多七次。然而修真界这数万年里,那些已经成功的大成真一境者中,遭劫的情况,一般都三到五次天雷不等,最多也是六道天雷而已。罕少有人能够在连续遭遇七次的情况下,还能够成功的。而今日清峰所遇到天劫,就次数来说,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罕见了。不过,在先前的六道天雷当中,威力都是差不多平均,破坏力也称不上是很强。若只是这么点程度的话,只怕相当一部分真一境的修真者,都可以轻松撑过去。所以早在先前,他就感觉很奇怪了。再联想到如今,明明距离地第六道劫雷已经很长时间,最后一道天雷迟迟未至。不但颜色有所变化。就连酝酿地时间,也是远超前面六击。所以想必,这次天劫的杀手,当是在最后一击当中,真正的考验,只怕现在才刚刚来临。能够使修为顺利达致的真一境的天才,都无不是修真界中最顶尖级别的天才。而既然这雷劫,能让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为之饮恨,那么想来不会是像刚才那种程度般。这么的简单。这最后的一击,恐怕要比之先前那六道天劫威力地总合。还要凌厉。清峰,到底能够撑得住么?虽然说事情是有九成的把握。但只怕当时也是没有预料到。这次地劫雷强度和次数,会如此的罕见吧?目带忧色地看向下方,然而紫发少年,还未来得及把自己的视线,再次移到下面那焦黑的人影上,就听得耳旁传来一声,女孩子的呻吟。诧异中,姜笑依转头望过去,却原来是站在他身旁的妹妹姜笑云,似乎再也支撑不住的样子。扶着前面的墙壁缓缓跪下。而在五楼之内,已经撑不住的,并不独独只是她而已。先前还和他一起,站在窗旁的那些个修为不弱的几位长老。都无不退下几步,盘膝闭目坐在地面上。脸色虽还算是平静。但是看那额角处冒出地微汗,显然情形也不是很轻松。就连坐在他附近的明心真人,也已经闭起了那双如水般的秀眸,进入了入定状态。原来不知不觉间,这天劫的压迫力。竟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了吗?无奈地抚了抚额头。姜笑依一声苦笑。尽管五楼现下这种情形,他从一开始就在期待着。不过真出现时。心中却又有些不好受。天上这劫云给大家带来的压迫力越强,那么也就意味着,接下来这最后一击天雷地威力,绝不会弱到哪去。不过还真是多亏了,妹妹姜笑云发出的那声呻吟。刚才实在是太过关注,清峰真人的情况了。若非是这声音的提醒,否则的话,他险些就差点错过,这个行动地最好时机。和其他人不同,天劫带给大家地压迫力,他完全就感觉不到。而他现在之所以,还能在这里活动自如的站着,也并非是如大家想象地那般,是领悟了不动本心的缘故。而是因为,心劫免疫能力的存在。虽然这只是出于他的猜测,不过事实也应该相差不远。大约是心灵幻术免疫和心灵攻击免疫这两种心灵能力,让也他顺便对天劫来临之后,本该对他造成了压迫力,也完全的豁免掉。以至于让他现在,对其他人所承受的痛苦全无所觉。轻呼了口气,让心境恢复到最佳状态,紫发少年先是手捏了个道决,用一个小小的幻术,屏蔽住身周的元力波动,然后右手心处的炼妖壶口突然打开。而数息之后,一个和他的相貌一模一样,就连神情也极为肖似的人影,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身前。两人站在一起,几乎无法分辨。只是刚一离开炼妖壶,这个姜笑依,就在天劫的压迫下一脸痛苦,几欲昏倒的跌坐在地上。直到紫发少年,以心灵能力联接上他的心灵,方才稍微好过一些。不过脸色,依旧是一片惨白。能够把样貌神情模仿到这种程度,这个从炼妖壶内出来的少年,姜笑依的手下。除了最精通于幻术的镜魅应舜臣之外,就再无别人了。之前虽然答应了镇妖塔下的那玉龙寒玄,做出尽力帮她脱困的承诺。不过这几天,由于清峰要在这里渡劫的关系,都是出于封锁警戒的状态,跟本就找不到下手的机会。至于观礼之后,接下来就是天阙门的山门大阵完成之日了。所以眼下,已是最后的机会。而为了今日,姜笑依也足足准备了八日之久。就连应舜臣,也是被他从数千里之外的皓月行省,急急抽调过来的。不过其实在此之前,姜笑依对这天劫,所能带给修真者们的压力的强弱,心中是完全没有根底的。只是根据那些有关渡劫地典籍所述的情形。而做出的布置。抱着的也只是试试看的态度,有机会更好,没机会的话,那也就只能对那玉龙寒玄,说声对不住了。他不可能为了此事,而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搭上。然而现在他心目中最佳的时机,既然已经出现在眼前,那么自然不能放过。一个3s级的绝顶高手,哪怕现在暂时还无法控制。对现在地他而言,也是至关重要的。而且相比唐千绝——现在地妖王流羽。寒玄不但在经验和战斗力上远胜,感觉也容易控制得多。更何况这妖王的脑袋里。还掌握着一些,让他几乎完全无法抵御其诱惑地情报,就更不容他轻易放弃了。待得应舜臣的精神,好像稍稍恢复了些。姜笑依才微微一笑,把周围幻术的运作,完全的交到这位镜魅的手里。尽管打从一开始时,他就无比的小心,始终注意着,把元力的波动,压制在最底的程度。幻术方面。也是极尽所能。但即使是加上他在心灵幻术方面的优势,比起应舜臣这个幻术决绝顶高手来,到底还是远远不如。与其由自己来做遮掩形迹的事情,倒不如把这个任务,交给应舜臣更好一些、其实此时地整个镇妖塔内。尚还保持着清醒的跟本就没几个。而即使是尚还能视物的,此时也无瑕去顾及他到底在干些什么。至于元力反应方面,由于天空中的劫云,以及清峰真人的存在地关系。在镇妖塔内,只要是小于b级道法的级别。天阙门负责监控的安全人员。就无法发觉。姜笑依根本就完全没必要,这么的小心翼翼。不但找来了替身。还生恐稍微剧烈一点的元力波动,就会被人发现。这也他前世地杀手习性使然,虽然明知道这些,但是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他以前在制定计划地时候。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,他也会尽量地想办法,去把这百分之一给弥补上。也正是因此,他才能从数达百次的刺杀中,成功的存活。而这个谨慎的习惯,到了今生,也仍旧有留存了下来。大约也是知道时间已经不多,又或者是两者的配合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。从紫发少年手里结过幻术的运作之后,应舜臣也不待姜笑依有什么具体指示,就一言不发的,直接开始了对周围幻术的不足之处,进行弥补改造,直到全无破绽为止。而终于空出手的姜笑依,此时也终于得出空当,向窗外看了一眼。此时那第七道天雷,仍旧未曾降下,不过在两座镇妖塔之间,却多出一个道服老者。白发鹤颜,只看那清逸的身形,便知是掌教真人,此时正脚踏虚空,面带忧色的看着下方处的清峰真人。紫发少年眉头微皱,就偏过了头去。就连有过一次渡劫经验的九代掌教,也是这么副担忧的样子,这最后一道天雷。绝对是非同凡响。只是他现在,已经没时间,却担忧清峰真人的事情。见得应舜臣的幻术,已经差不多能遮掩住c级的元力反应,姜笑依的身形就忽而消失。而下一个瞬间,就出现在镇妖塔的九十九楼顶层。他并没有急于动手,而是先通过心灵连接,在应舜臣的指导下,再次在身周施展了一个弱b级别的幻术。这才用藏着炼妖壶的右手,去触碰天花板中央处的阵法枢纽。“久违了,少年!”刚一接触,一个动人的女声,就传入了他的灵魂本源内。而同一时间,炼妖壶口的吸纳法阵,也在姜笑依的指挥下疯狂的运转着。将镇妖塔下那白色的巨型龙身,一点点的自阵法的破绽中拉扯出来。不过由于事先所布下的幻术的作用,再加上炼妖壶的元力反应本身就不是很到,倒也不惧被人发觉。“呵呵,外面现在很热闹呢!是有人渡劫么?说实话,我这几天还真的很担心,你会来不了呢!”潜入紫发少年心底深处的那丝精神能量,再次在他的识海里,凝结出一个完美的女性形象,一脸温婉可人的笑意。被人再次如此轻易的侵入自己的灵魂本源,姜笑依却也不脑,只是脸色,依旧是凝重如故:“我既然说过会尽力,那么自然不会食言。不过现在时间已不多,你这次能不能出来,还得看你自己的运气!”计划永远只是计划,不到真的着手实行时,有些变数是永远无法计算出来的。比如现在,知道开始使用炼妖壶,他才知道要把寒玄从镇妖阵内拉出来,到底是何等困难。并不是做不到,而是他实在没有把握,在全力使用炼妖壶的时侯,不引起他人的警觉。那种元力波动,绝不是现在他身边的幻术能够掩盖得住的。而就现在的速度看来,寒玄脱困的机会,几近于零!“咯咯!我算过了,最后一次天雷,要在三分钟后,而你们门派那个小老头抵抗的过程,也需要大约两分钟左右,时间完全足够。”识海中的那女子闻言,却毫不在意的一笑,身形又开始消散:“以阿笑你一人之力,当然是不行。不过,别忘了,我也是妖王——”随着寒玄的那股精神能量,彻底撤出他的脑海。姜笑依先是只觉对身周的幻术,突然的失去控制,紧接着就感到下面那白龙,脱离阵法的速度,也加快了不少。心知是法阵下这位万年前的妖王,已经接过了屏蔽元力波动的任务。紫发少年再无顾忌,全力催动着手心内的炼妖壶。以3s级妖王的手段,比起应舜臣来或者有所不及,但也绝不是他所能相比的。而这时候的姜笑依,却还不知道。在镇妖塔在外的清虚真人,此时却正嘴角微带笑意的,斜斜看向了上方。那个视角,正好是黑色镇妖塔的九十九层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