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六十三 劫云

第三百六十三 劫云(1 / 1)

午时二刻,众人期待已久的清峰真人,终于姗姗来迟。随着这位面容清癯的老人,在黑白两座高塔最中央处盘膝坐下,喧闹的广场,也逐渐恢复了静寂。而姜笑依此时的面色也恢复如常,冷冷的站起,把视线往窗外望了过去。刚才的事情,本就有配合几个女人做戏的成分。毫无感情的结合,对这两个女人来说,本就已经非常不幸。若是再连向自己丈夫,发泄一下不满情绪都做不到,那么对她们的人生而言,也未免就太过悲哀了。说来也奇怪,当紫发少年的脸色凝肃了下来,本有心再戏弄姜笑依几句的李凌香,几乎立时就把嘴里将要说出的言语,全都吞入腹内。而姜笑云,虽然仍是天真烂漫的样子,但却也把兴趣和注意力从哥哥那里,转移到其他的事物上。至于韦梦琪,虽然仍是很不甘心。但却也不得不承认,当眼前这个年纪尚未到十八的少年,真正严肃起来的时候,确实有着一种让人凛然不敢冒犯的威势。这一刻她毫不怀疑,若是自己再毫无节制的继续闹下去,只怕就连自己的母亲和李书瑶,也阻止不了这个男人对自己做些什么。这种情况下,知趣的闭嘴,才是最佳的选择。陡然之间,韦梦琪刚才心里那洋溢着的欢快,一下子全都消失无踪。而同一时间,一股深刻的失败感涌上了她的心头——之所以会被她们作弄,只是因为这个男人愿意而已。如果少年心中不情愿。那么只怕这个世界上,再无人敢冒犯于他。而刚才,即使自己和李凌香,强迫着紫发少年吃那些她们精心准备地食物时,恐怕他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吧?这个事实,还真是有够残酷的,残酷到让人无力。对于身后几个女孩的心情变化。姜笑依并非全无所觉。只是他现在的全部注意力。都已放在了外面。在他们所在的高塔之下,正有数十名研发部阵道分院的弟子,围绕着清峰真人所在地位置,布置着法阵。现在虽然阵法地布设,还只是刚刚开始。但姜笑依仅从那些高品质的能量晶石的分布,就可看出,下面那些阵道分院弟子们所用的,正是他熟悉之极的叠阵之法。虽然在他这个阵法宗师的眼里。这法阵并无什么出奇之处。但是由于借用了镇妖法阵之力的缘故,其区域防御能力,要远在s级之上。甚至可以独自扛下,2s级真一境高手的全力三击,已经算是很了不得了。只是往下面那些能量晶石瞟了一眼,姜笑依地视线,就不感兴趣的移往了别处。看得出来,这个阵法的布设。并非是帮助清峰真人渡劫,而是为了防止意外。天阙门虽然有信心,能够控制广场上的这一百多万人。但也难保,其中会有什么万一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清峰真人的渡劫。对天阙门来说实在太过重要。在某种意义上,甚至关乎到宗门的存亡,天阙门是不得不如此小心。若是学院中再出现三年前,整个杀手团毫无阻碍的,潜入到道法学院内地乌龙世间。那么天阙门这次。就不单单就只是颜面大损而已了。损失一个真一大成的3s级。对任何一个门派来说,都是刻骨铭心。不可承受之痛。事实上,天阙门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手段,并不仅仅只是这个法阵而已。此时此刻,光是在阴阳鱼图案的上空处,姜笑依就察觉到数十股强大的神念,正在来回扫过。其中最底也是初结元婴地真人境,有时候,甚至还夹杂着数道,就连他也为之触之心惊的气息。而他本人也是其中之一。作为门派内有数的2s级高手,又有幸列坐观礼,那么在安全方面,自然是责无旁贷。而在阴阳鱼图案之外的整个中央广场区域,也都是戒备森严。此刻无论是何人,身上只要有稍异于平常的元力波动产生,都会被人毫不犹豫地迅速抹消。此事事关天阙门地存续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讲。目光在远处地人群中稍稍梭巡了一阵,并无发现什么异常。姜笑依正想把自己的注意力,转向坐在正中央的清峰真人处时。心神忽有所感,蓦然转头,望向了对面的白塔。在那个方向,正有不下于三百余道的炽烈视线,正在向他凭栏所站之处望来。部分来自情窦初开的少女,更多的却是各大家族的族长,以及目前天阙门中高阶层的权势人物。毕竟姜笑依此前虽然在大楚国内名声鹊起,但是包括天阙门在内的绝大部分人,都是只闻其名,而未瞩其人。难得紫发少年这次在公众场合中露面,这些人自然要好生打量一番,所谓五方雏龙中的奇迹之龙,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。不过看他的人虽多,其中能让姜笑依在意的,却只有三个人而已。首先是站在黑色镇妖塔第二层窗前的素冰城,两人对视了一眼后,女孩就冲他甜甜一笑,把目光移开。其次是烈山闻樱,这位一年前还是天真无邪的少女,和他同样是在第五层,刚巧站在他的正对面。而今双目虽然仍是痴痴的望着他,眸子里却满是怨恨。姜笑依见状轻轻一叹,主动避开了和她的对视。至于最后,自然是以前学院博物馆的馆长厉沧海。此时的他,较之姜笑依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仿似年轻了好几十岁一般。正神采焕发的坐在第三楼,抬眼向这边看过来。不过由于姜笑依和厉沧海双方,都不愿其他人知道自己。和对方的联系。因此只是互相间微微点头示意,就双双地把目光偏向别处。这位姜笑依在一年之前布下的暗子,如今也正在逐渐的发挥作用。不但其修为,已经恢复到了金丹级顶峰,也成功的获得了候选长老的席位。其实以姜笑依如今的权势和地位,若是他愿意,即使硬捧厉沧海进入长老会。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不过那样一来。这个潜伏地暗子,就变得毫无意义了。而且现在,厉沧海本人,似乎也并没有这方面地意愿。毕竟以他常年积累的声望和功绩,只要能成功把自己的修为,推入到元婴真人境,那么进入长老会是迟早的事情。目前也并不是很需要,来自于姜笑依家族的帮助。而且就未来几年而言。姜家在天阙门内的全面崛起,是无可逆转的趋势。被掌教真人和长老会的忌惮,也是必然。现在不打上姜氏地标签,恐怕更有利于厉沧海。日后在天阙门和长老会的发展。而姜家,也确实需要这么一个和家族并没有什么表面关系,但却楔入长老会中的棋子存在。午时七刻,当阵道研究分院的人在下面所布的法阵刚刚完成,上空处的天象。也逐渐的开始发生变化。道法学院内平时的天气和气象变迁,本是由白玉盘上地法阵统一调节。现在却不受控制的,在中央广场的上空处汇聚了大量的雨云。而且无缘无故,就以阴阳鱼图案和黑白镇妖塔为中心,刮起了狂烈的劲风。不过好在这些。都在事前地考虑之中,如今学院中的恒温法阵仍在运行,而位于中心处的。又多半都是天阙门负责护卫的弟子和道法学院精英班的学生,因此倒也不惧这骤降地温度,以及那些。远在普通人承受能力之外地风力。又过得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。天色彻底地阴沉了下来。明明应是明日当空的正午,天空中却一点光线都看不到。就只见那黑压压的云层里雷鸣电闪。而且是翻滚着越压越底,让人忍不住就担心这片天空,会不会就这样掉下来。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恐慌的情绪,也开始在外围普通学生们的心中慢慢的滋生着。半空中的墨云,隐隐间开始透出了一丝血红色,那种隐含天地之力的巨大威压,就连普通人,此时也能清晰的感受到。即使明知道不会伤害到自己,他们的身体却仍是不由自主的,开始向人群的外围挤去,试图离那风暴的中心越远越好。而这种下意识的行为,却愈发的助长了惊恐的蔓延。于是骚乱不时爆发,就连那些临时负责维持秩序的巡山堂弟子,也是弹压不住。而这种情形,直到广场上的路灯,以及事前在外围处准备好的探照灯一一打开,把这个空间重新照得恍若明昼,方才稍稍有所好转。普通人的反应如此不堪,而内围处的修真者,情况也只不过是稍微好一点而已。在他们的眼里,所见所闻,乃至神识所感,又完全是迥异于常人的另一种气象。外围普通学生所看到的,只是稍微异常一点的气象变化而已。但在这些人远胜鹰鹞的眼内,却可看见那乌压压的云层之内,一股红色的云层正在以清峰真人为中心,迅速的开始聚集。在红云之中,又有一种蓝色的,似电非电的物什,在里面挑动闪烁着。而这蓝色的巨蛇,每一次如云龙探爪般的闪现,都会在他们的心中引起一阵心惊胆跳。此刻即使是修为最弱,连先天都不到的学生。也能通过隔着一道膜的神识,感受到外界,特别是清峰真人上空处,那恐怖庞大到令他们几欲逃走的元力波动。“好厉害的元力反应,这就是修真三劫的最后一种,雷劫么?”黑色镇妖塔的五楼之上,姜笑依正手撑着窗户,嘴里喃喃自愈地仰望着天空。从红云聚集开始到现在,整个楼层之内,尚能够直起身站着的,已经没有几人了。绝大部分人,都是青白着脸盘膝而坐,努力导引着体内的真气,以对抗来自上空处的压力。而即使能够站着的,也是双眼紧闭,神色挣扎,似乎在抗衡着什么。这雷劫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,为法则之外的修真者们而生的刑劫,与修真者所拥有的的真气天性相克,由不得他们不心生惧意。而站在雷劫发生的中心区域内,这里上空处洋溢着的天地威能,对他们的威压就更加的明显。事实上这次观礼,普通学生隔得太远,除了前方的人头涌动以及天象变化之外,根本就看不到什么。学院方面把他们叫来,只是为了让这些人领会一下修真者的威能而已,也算得上是另一种形式的洗脑。至于那些精英学生和入室弟子,亦同样如是。尽管被安排在前列,但在那劫云的压迫下,就连睁眼也是困难,就更遑论观礼了。而之所以会把他们汇聚在此,天阙门的高层却是另有用意。当天劫开始时,对修真者的压迫力。也会随着时间逐渐的增加,直到某个修真者几乎难以承受的极限。而呆在渡劫区域之内,固然会非常难过。但却无可否认,这是一个让门下弟子锻炼心境神魂的良机。即使承受不住,最多也只会晕过去。也不会像被心劫滋扰时一般,撑不过就走火入魔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