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六十二 报复2

第三百六十二 报复2(1 / 1)

“阿笑,再尝一下我给你做得菜吗。如果好吃的话,就多吃一点——”李凌香的眼睛,笑成了一双弯月“嘻嘻!把凌香给你做的的吃完,再尝尝我的。哥哥,还有我的我的,人家好不容易做的。一定要吃哦!啊!对了!”楞了足足有几分钟的功夫,姜笑依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,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猛然站起,很是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抓头发道:“差点就给忘了,今天老师好像有急事要找我谈的样子,现在就必须赶过去。这些饭菜就等我回来再说,实在对不住,你们的心意——”话音未落,李凌香就寒声一笑,把头撇到一旁:“老师有事要找你吗?我怎么就不知道?先前都忘了说了,刚才老师他到过这里哦,跟你父母还有明心真人谈了很久,也没提起过是来特意找你的样子。”冷汗汇集成泉,从脸颊旁一滴滴的滑下。数秒之后,紫发少年猛拍了一下脑袋,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状:“哈哈!原来是我记错了,找我的是掌教真人。凌香,多谢了——哦呵!“韦梦琪也偏过了头掩唇冷笑:“刚才凌香好像说漏了,刚才掌教真人,也和天华真人在一起喔。他们现在正在第十层密谈的样子。阿笑,不会又搞错了吧?找你的人,真的是掌教他老人家?哈,哈哈!”尴尬的扯动了几下嘴唇,姜笑依强笑着道:“可能真的是又记错了,总之,现在我有正事要去做就对了——刚刚迈出脚步准备离开。紫发少年就感觉一股力道,正在牵扯着他的衣物。身形不由自主一停,姜笑依向这力道地来处望去。却只见妹妹姜笑云。正死死的抓着他的袖子,一脸哀求地眼神望着自己。怔了怔。姜笑依就心中犹豫着,现在是不是先以瞬间移动离去为好。虽然为了保证清峰渡劫过程地安全,包括整个中央区在内的区域,都已经禁用了道法和任何会引起高元力波动的行为,但是在这座本身就有着一定元力反应的镇妖塔内,小幅度的使用能力,应该不会引起注意才是。总之。即使被掌教真人叫去斥责,似乎也都比留在这里受尽煎熬的要好。正迟疑间,忽而变故又生。“妈!阿,阿笑他欺负我!”只见手里捧着超大号饭盒的韦梦琪,蓦然转过头,朝向了明心真人和李书瑶所坐方向。面上竟如变戏法一般,全是晶莹的泪水。而脸上地神情,亦是委屈至极。欺负?我欺负谁了?姜笑依不解的眨了眨眼睛。还没等回转过神来。就见母亲和明心真人双双回过头来,目带询问地向这边望过来。“妈人,人家好心给他做的便当,他,他竟竟然理都不理!”韦梦琪一边用手抹着脸颊旁的眼泪。一边抽泣地说着。声音断断续续的,那哀伤心碎的神情,让人我见犹怜。而那边厢李凌香亦是毫不示弱,虽然没有眼泪,却同样是一脸的黯然。“阿笑。今天早上。我都做了一上午。你连尝都不肯尝一下么?”眨眼之间,明心真人眼中的询问。已经转为几乎实质化地杀气。而李书瑶也皱起了眉头:“阿笑,不是我说你。她们毕竟是女孩子,你就不会温柔一点?而且还是为你花了很多时间,特意准备的便当,这分心意,你却连尝都不肯尝一下,难道就不觉得过份么?可,可是——”如果说姜笑依先前脸上冒出的汗水是溪泉,那么现在就像是河流,如瀑布一般奔涌而下。“妈,你不知道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不过她们两个今天做的东西,真的不是人吃地,简直就——”话音嘎然而止,剩下的话语被姜笑依直接就吞进了肚里。就在他不敢置信的眼光中,韦梦琪和李凌香竟然一起像发了疯一般,哽咽着默默的用筷子,把手中食盒里的食物往自己地嘴里猛塞着。一边嚼咬,还一边掉着眼泪。那神情,那模样,简直让人心碎。当然,这只限于不知情地人而已,可现在正坐在姜笑依面前的两个年长女人,明显不是其中地例外。“阿笑!”这次不止是明心真人,就连他的母亲李书瑶。也是满眼的怒意。十五分种后,姜笑依的脚下,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三个,已经被他清理得空荡荡的饭盒。而坐在他旁边的韦梦琪,李凌香和姜笑云三人,则是一脸心满意足的开心笑容。至于他本人,则手摸着肚子,脸色有些泛青地瘫躺在自己的座椅上。少年的头仰面望着天花板,目中焦距涣散,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。饭是甜的,肉是苦的,汤是涩的。总之,这三个饭盒里的东西,只是看着好吃而已,其实全都是奇奇怪怪的味道,让他到直到现在,嘴里都泛着恶心。其实也都怪自己,几天之前千不该,万不该,竟然在最后关头。忘了解开韦梦琪双足上的最后一条三玄朝月藤。那个时候,怎么偏偏就忘了,母亲最见不得的,就是女孩子在她眼前被人欺侮。即便是她儿子,那也不行!如果不是那次,也不会被这韦梦琪,抓住自己的弱点。这个世界上,唯一能让他畏惧而不敢反抗的,也就只有他的母亲李书瑶了。放在平时不在他母亲面前,这两个家伙的小把戏,他甚至不会理会。也只有眼下,才会被她们压制。说起来,这女人真的很能记仇呢!不过就只是那天,自己用三玄朝月藤捆了一下她的手脚而已。就一直记恨到现在。而且,还拉上了凌香和自己的妹妹,为自己布下一个几乎无解地死局。这份行动力和布局能力。真是令人惊异的强悍。记得上一次,三年前在学院中的时候,自己也是栽在她手里。总而言之,这韦梦琪,真地很不简单!简直就是他地克星。他现在甚至都在怀疑,关于这女人从小时起,就每天都呆在自己的实验室里,眼耳不闻窗外之事的传闻。到底是真是假了!韦梦琪的智商很高没错,但若是没有一定的经验,也做不到这么完美的布局。此外,还有一点很奇怪、韦梦琪今天之所以会这么整自己,是为了报复几天之前,自己的所作所为。而姜笑云,这丫头太过单纯,今天看情况就知道是被人当成枪使了。但李凌香又为的是什么?如果没有她加入地话。自己的妹妹是绝不会参入其中。难道说,和素家的约定,凌香她已经知道了?怨气很大呢,居然已经到了肯和韦梦琪这女人合谋的程度了吗?最近的自己,确实有些忽视了她。着实应该反省反省。“啊呀!对了,阿笑。”当姜笑依的脸色好不容易,才稍稍恢复了正常,韦梦琪又笑着把那张俏脸凑了过来。“还有一件事情,我们忘了告诉你。嗯嗯!”李凌香笑眯眯地点着头。一脸无辜的笑容:“今天到学院里的时候。我们三个到学院地购物街上逛了逛。结果一不小心,把阿笑你的那张信用卡给刷爆了。一共用了一千二百万金元的样子。对不起哦!阿笑。你不会生气吧?”紫发少年心里顿时又冒出了一股寒意。一千二百万?这三个女人,还有真是有够恐怖的。到底买了些什么东西,居然要花上一千二百万金元?即使把购物街上的商品全部盘下,恐怕也用不着这么多吧?不过用了也就用了,还要向我道歉干什么?无论是韦梦琪地母亲,还是现在的姜家,都是在天阙门和大楚国内豪富一方的势力。一千二百万金元,在别人看来是不得了的天文数字。在他们这些人眼里,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小财富而已。就为了这些,也用得着特意道歉?等等!慢着,既然这两个女人这么跟他说,那么这件事地幕后,就肯定很不简单。难道说,又是什么阴谋不成?刚想到这里,就见韦梦琪也是一脸很抱歉地神情:“阿笑,我想有件事,你现在肯定是不知道吧?就是昨天晚上的时候哦,凌香她向你地舅舅和伯父提出了一个建议。”姜笑依心道一声果然,这后面若是没有下文,那就真的是很奇怪了。“算不上是什么建议啦!”李凌香用天真烂漫的语气说着:“人家只是觉得,现在我们的家族虽然已经很富有,但是阿笑拼命弄来的钱,也不能就这么任由大家乱用。凡事都要有个规矩,族人们每年能从族产里拿的钱,也应该有个相应的额度才是。不然这个家族,是没办法长久的!舅舅和伯父他们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,所以了,就连夜商量出了一个族产每年盈利的分配方案,规定了大家零用钱的上限,还有每年能够使用在购买丹药和法器方面的月例钱。这件事,他们本来是打算,今天见到你的时候,就告诉你的。不过你一直没空,结果就给忘了——韦梦琪笑着再次插嘴:“因为阿笑你马上就要担任下任族长的关系,所以零用钱上限是所有人中最高的。每年能够动用大概五百万金元,嘻嘻!比你父亲高三倍呢!我明明,明明就知道的!可是买起东西的时候,就偏偏记不住。一不小心,就用了这么多——”李凌香低垂着头,肩膀抖动着,也不知道到底是哭还是笑。“阿笑,真的,真的对不起!”再次无力的瘫软在自己的座椅上,紫发少年脸上那密布的汗水,有开始向海洋发展的趋势。也就是说,他这两年半的零用钱,就这么没了?全被这三个女人花掉,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?虽然平时并不怎么用钱,可他毕竟还是有些爱好的。比如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,又比如这个世界的那些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,等等等等——没钱的日子,可怎么过?而且,还是两年半的时间!这就是特属于女孩子的报复方式吗?女人,还真是不能得罪的生物。俗语有云宁得罪小人,莫得罪女人。这句话,真是城不欺我!“阿笑,相信我!人家真的不是有意的。只是不小心,没记住——”双眼无神的看着上方,姜笑依默默无语。相信你才怪!刚定下零用钱的额度,你第二天就把我的钱全给花光。这个世界,有这么巧合的事。你真当你的男人,是个什么话都相信的傻子?又或者,是想用这么假惺惺的语气,来刺激我?“对不起哦!啊笑,我也是才从凌香那里知道这事。如果你实在没有钱用的话,可以到我这来借的。啊!我又忘了。我的零用钱,不是还没用吗?阿笑,没钱用的话,可以来找我。哥哥,我的也是!”可以向你们借钱?切!姜笑依不屑的撇了撇嘴。如果这两个女人真的有这么好心,今天也就不会上演这么一出了。只怕那时候,就真合了你们的意,指不定又有什么算计阴谋在等着我。不过,小云那里,倒是一条路子。反正这丫头,一年用的钱也没多少。想到这里,糟糕的心情正稍微恢复了一点。李凌香却看着姜笑云,做惊讶状的捂着唇:“小云你难道忘了,刚才你的钱,也被我们一起花光了吗?真的?”少女一脸茫然的用手指刮了刮脸蛋。“好像是有这么回事的样子“不止是你哦,就连英雄还有道通他们的零用钱,也用光了——”可恶啊!痛苦的闭上眼睛,姜笑依的心情彻底跌入深渊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