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六十一 报复

第三百六十一 报复(1 / 1)

十天之后的午时前一刻,在天阙道法学院的最中央处。方圆数千坪的巨型广场上,挤满了密密麻麻。如蚂蚁般的的人头。而在远处,人流仍在不段的向这边汇聚过来。整个偌大的广场,也只剩下中间的那个阴阳鱼图案处,还保持着空旷。不过面对着这些汹涌着,向往内更近一步的人山人海,天阙门那些负责安全和秩序的弟子,确实维持得相当辛苦就是。“哈哈!还真是热闹。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即便以前学院刚开学的时候,也没有这么夸张。”距离广场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上,舒力正感叹着,望着前方那令人头皮发麻的人流。人数实在太多,即便是远远望着,也让人有种触目惊心之感。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时隔百年,我天阙门终于有人再次渡劫,掌教真人和长老会又怎能不借机宣扬一翻?”负手站立在舒力的身旁,姜笑依却是淡然一笑,一脸毫不意外的样子。其实早在宁冲通知他,清峰真人渡劫的地点,定在道法学院的时候,他就已经明了,长老会的用意了。选择这里,让学生们就近观礼的目的。无外是向整个修真界,整个大楚国,宣示一番门派的实力。震慑一下这十几年来,随着天阙门的不断衰弱,而越来越不老实的楚国皇室以及周边门派。在修真界,最看重的就是实力,一个大成境的3s级,本身就足以摧毁,像月墟门和万胜天宫这样的中等门派了。虽然像这样可以比拟姜笑依前世世界,那些战略级核武器的人物,都是诸派间互相牵制,轻易无法出手的。不过只要有他们坐镇,那么只要不是遇到九百年一期的修真界杀劫,拥有他们的门派。基本上都可以横行一时。这样的人,即使只多出一个,也能使得天阙门的筹码平添数倍。而且。时机又恰恰是赶在修真界大战之前,那意思就更加非同寻常了。论及对门派地贡献,这次清峰真人的渡劫,与他攻灭公冶家,就某种角度上看来,几乎是差相仿佛。而现在道法学院中就读的百余万学生里面,绝大部分都是未来楚国社会中地精英阶层,而其中更不乏皇室弟子,以及各门各派夹混进来的奸细存在。借这些人的嘴。来向外界宣扬天阙门的赫赫威势,无疑是最佳途径。此外,也可以顺带加强一下,这些学生以及站在他们背后的家长们,对天阙门的信心向心力。不过这也只有清峰真人。才敢于这么张扬。修真者渡天劫,除了雷劫之外,还有心劫的滋扰。所以本身选择的环境,是要越静越好。也只有他,有着十足的把握。才能不忌讳于这么喧闹地场所。对此舒力也是心中有数,笑了笑之后,就转移开了话题:“阿笑,这次的事情。多亏了你和无月。要不然,我到现在还躺在那死棺材里。那种日子,我是死也不要!你我乃是兄弟之谊,谢字我就不说了。不过这人情。总是要还的。你为我花的那十几亿金元,我这一辈子恐怕大批还不起。所以,日后但有能用得着哥哥我处,尽管开口便是。好好的,说这些话干什么?你我间地交情。这是该当之事。说什么还不还的。有意思么?说起来,此事还应该怪我。若是我能早一点知道你的事。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——说话的同时,姜笑依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,对于此事,他确实是心中有愧。如果能早上一个月甚至一个星期,那么什么事都不会有。然而现在,舒力的苏醒,却是在舒家已经彻底放弃之后。而今舒力虽然在韦梦琪的努力下,保留了战力,但是他和自己家人的关系,只怕是再也恢复不到先前了。“这事跟你扯不上关系吧?”舒力嘿然一笑,不以为然地摇头道:“这本就是我和我家人之间地事,与外人可没关系。再说了,你不知道,那也是因为有人封锁了消息。好好的,谁会想要我会出事?又怎能怪到你头上?要怪,也只能怪你彻底击碎了我,对自己族人无聊的憧憬和幻想而已。阿力,其实你的家人,未必就如你想象地那么不堪。这也要怪那个女人,如果能早点告诉他们——好了阿笑!不说这事。其实对于那些族人们可能会采取的措施,我早在神智消失之前,就已经有心理准备。并没有阿笑你以为的,那么在意。”姜笑依的话尚未说完,就被舒力打断。这位铁塔般的壮汉,此时面上倒是一脸地淡然:“现在差不多也快开始了,那么我们就在此分手吧!否则地话,可就占不到好位置。”姜笑依顿时一阵讶然:“分手?怎么,难道你不和我们一起进去?呵呵!开玩笑,你现在可是一堂次座,身份高得离谱。他们给你和你家人安排的观礼位置,也定然差不到哪去。和那些个长老首座们坐在一起,这不是自找罪受么?”舒力头也不回地走入到人流当中,身形背着紫发少年,潇洒的摆了摆手:“好了,我就先走一步,阿笑我们回头见!”看着舒力的背影,姜笑依的眼角一挑,皱了皱眉头。看得出来,舒力嘴上虽说是没怎么把此事放在欣赏,但那双眸子里深藏的疲惫和凝重,还有那较之以前要微弯些许的身形,却无不暴露出他真实想法。这家伙,其实还是非常在意。可是此事,却不是旁人的几句劝解,就能够起到作用的。哪怕是身为舒力好友的,他是束手无策。舒力的这个心结想要解开,也只能靠舒家那些族人,以及他自己的意愿。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来,这种可能性,几乎等同于无。思索了一阵,姜笑依苦笑着摇了摇头,直接向广场的中央地带走过去。他的身份贵重。刚刚靠近,便有专责接待的弟子,过来为他引路。虽然因为要避免元力波动太过混乱。不利于监控地关系,道法学院内今日不但禁止一切道法,也禁止了御空飞行,不过在人海之中,尚有有室几条特意留下,供人通行的小小通道,因此这一路,还算得上是畅通无阻,只是两边发现了他的身份。而尖叫不停地女声,给他带来了些许的困扰。而那挤压而来的人潮,让途径之处那些维持秩序的弟子们,也捏了一把冷汗,巴不得他走快点才好。进入到阴阳图案区域。姜笑依又被直接领进到白塔的第五层,无论就视界还是距离来说,这里都是最佳。不过就如舒力先前所言,整个第五层内,常务长老团将近十分之一的重要成员,以及内三堂几近半数的首座次座在这里济济一堂、加上他们的嫡亲家人,把这栋高塔靠近中央处一侧的窗户旁,坐得满满当当。“哥哥!这里。这里!”刚刚踏出楼梯口,姜笑依就远远地,听见妹妹姜笑云的声音传过来。目光扫过去,只见自己的母亲李书瑶。正和明心真人,如姐妹一般凑在一起谈着话。而旁边处站着的,正是一脸期待的冲他不停挥着手地姜笑云。而此外,就是李凌香和韦梦琪二人,也在向他招手。至于他的大伯。父亲和舅舅。则站得远远的,和旁人谈着话。姜笑依刚想装作没听见的样子。转身再上一层楼。却见明心真人和母亲,已经转头向他望过来。稍一犹豫,紫发少年还是不情愿的移步走了过去。“嘻嘻!阿笑你总算来了,都等了你好久。”出乎意料,看到他走来,第一个出声招呼的,却不是李凌香,而是韦梦琪。“是啊!”李凌香也点了点道:“好晚哦,怎么等到现在才来的?呃刚才和阿力说了些话。怎么,老师和凌香等我有事?”心中一阵疑惑,姜笑依迟疑着,在几个女孩特意空出的位置上坐下。几乎是在这两个女人开口说话同时,他心里就涌起一阵不好地预感,无论是韦梦琪还是李凌香,刚才的声音里都是极尽温柔,甜得让人发腻。并不是说,这也什么不好的,而是这种情形,实在太过诡异。李凌香也就罢了,偶尔也会向他撒撒娇。可韦梦琪,这个半生都在实验室中度过的女人,竟然也在用这么甜腻地声音向他说话,怎么看,都似乎有着某种阴谋存在。说不定,还是这两个女人的合谋。“阿笑你怎么这样?前两天不是已经订婚了吗?怎么还叫老师?梦琪或者琪儿,你听到了没有?”韦梦琪一脸的娇嗔的跺了跺脚,今天没戴眼睛,露出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。眼波流转间,让人不自觉地,就沉溺其中。而这时候,紫发少年心中冒起地寒意,却更盛数分。若非是现在明心真人和他母亲就坐在旁边,他恨不得此时跑得越远越好。“我们能有什么事要等你?我和梦琪只是担心,现在已经快午时,你早上的时候又没吃早饭,会不会肚子有些饿了?”李凌香亦是一脸甜甜地笑意,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,尚冒着蒸腾热气的食盒。“这是我今天做的便当,阿笑你来尝尝,清早起来特意为你做的,一定,一定不能浪费哦——啊呀!原来凌香你也有做?怎么办,今天我也有为阿笑特意准备了便当了呢——”韦梦琪一脸很是意外的样子,也从戒指里取出了一个造型非常可爱的超大号饭盒。不过那表情,怎么看都像是装的。“嘻嘻!小云这里也有,哥哥你一定要尝尝!”姜笑云也不甘示弱。不过食盒的造型虽然不一样,但是打开一看,里面的东西却是和李凌香几乎是一模一样。不问可知,这盒子里面的饭菜,到底是出自谁手。而这时候的姜笑依,却是满头密密麻麻的冷汗。他头一次知道,被美女们用期待的眼神看着,也会有此难受的时候。三个食盒里的东西,看起来倒是色香俱全,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。可是他第七感,却直觉的感觉到,这里面也些不对劲之处。三个食盒里的饭菜,算起来倒是蛮多的。她们该不会是想用这些东西,来撑死自己吧?不!应该不是,对已经到达金丹境修真者而言,再多的食物,也可以消化。这两个女人,应该很清楚才是,那么,又到底目的何在——“阿笑,已经饿坏了吧。快尝尝,人家可是天还没亮就起来,亲手为你做的。”李凌香不耐的再次催促。而紫发少年额角处的汗水,则顿时间更添三分。饿坏了?开玩笑,即便是他现在示之以人的金丹修为,也已经到达了辟谷境界了好不好?犹疑着,姜笑依拿起筷子,夹起了李凌香饭盒里的几粒米饭,放入了嘴里。然后下一个瞬间,他的眉头就皱成了一个川字。为什么这米,会是甜的?别误会,米本来就有甜味没错,可是甜到和奶糖相仿,那就未免太过份了吧?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