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六十章 心魔和返祖

第三百六十章 心魔和返祖(1 / 1)

下山的途中,韦梦琪一直就是沉默着,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,目中满是深思之色,也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。对于韦梦琪现在的心情,姜笑依倒是心知肚明。心知这女人的内心,此时正处于激烈挣扎状态,所以识趣的,也不去打扰。只是专注的望着,怀中的小家伙那幼嫩的脸蛋。韦梦琪固然有着她的烦心事,但是他也不是没有事情,需要去烦恼。虽然先前在那地下实验室内,只是一瞬间的事,但他还是觉察到了——隐藏在他心底深处的那第二人格,在觉醒的征兆。当时若非是被姜宏充满童真的清澈眼神,给唤回了神智。那么现在就真的不知道,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可怕事情。在这个世界上,第二人格控制他身体的次数,总共也只有两次而已。一次是拜面前这女人所赐,不但把那个恶魔唤醒,她自己本人也尝到了恶果。而自从这次之后,他从蚩尤那里得到了启示,以一场极度危险的苦战,磨练出“万象自如如的不动本心,又将第二人格暂时压制。而第二次,则是在黑狱墟中。虽然不知道那个恶魔到底做了什么,但是清醒之后的那次恶作剧,却让他至今都是记忆犹新。不过那时,他是在和席白死战之后,无论是心神还是身体,都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。而且就结果而言,还算是不错。尽管没有明显的证据,但是席白的退走,应该多半是和他的第二人格有关。也多亏了他。现在才能和素冰城在一起——至于今天地这一次。虽然没能完全地压倒他的主意识,从而控制他的身体。但是比之先前的那两回,这次却更让他感到心惊动魄。要知道,无论是在道法学院的觉醒,还是黑狱墟中的那次失控,他的主意识,当时都是处于沉睡的状态,而今天,却是在完全清醒。并且情绪只是微小波动的情况下,差点就驱散了他本身地神识!这又如何,不让他感到恐惧?难道说——不动本心,已经再也无法压制住,灵魂本源中的那个恶魔了么?又或者。是积累的心劫,已经多到了他的心境承受不住的地步。其实他也知道,第二人格地来源,其实也是来自他的本身。同样拥有他所拥有的各种情感,享受着他的喜悦、爱恋、悲伤乃至愤恨。也并不会真的做出什么,对他本人和家人不利的事情来。不过即使明知如此,他仍旧是恐惧着那家伙的醒来。原因无他,第二人格的所作所为。已经超出了他地道德底线太远。此外,这个恶魔,是个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,行事肆无忌惮。并且极度嗜杀的存在。这个世界上的各种规则,对那家伙来说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约束力。而这一点,恰恰是他最为忌惮地。他已经习惯了,把发生在自己周边的各种事情。都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心里。容不得。再多出其他的变数。且不论那家伙嗜杀的心性,单以他那种行为方式。依托自己地实力和心智,仗之横行一时还可。但若是长久,必为人所觉。即便不受天诛,也要被家人朋友们排斥,是他绝无法认同地。总之,现在也是时候,该仔细的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情了。到底要如何才能除去,他灵魂中地这个心魔。蚩尤以前,倒是跟他说过方法。想要除根的话,只有和第二人格融合。但是到底怎样融合,他却是到至今,也是毫无头绪。箱式缆车,就这样在他沉思之中到达山下。从几千丈之上的高峰下来,也不过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而已。而刚从车门走下,韦梦琪就往旁边不远处正要启动的另一辆缆车走过去,想要重新上山。走在韦梦琪身后,从车门内出来的姜笑依,见状只是微微一哂。十道青色的木藤,又从他的脚下延伸出来,蜿蜒着向前方爬过去。瞬息之间,就把韦梦琪的手脚再次捆得死死的。不过这一次更加过分,就连她头部的整个上下颌都锁住,就连说话也是不能。待完成了这些,姜笑依笑了笑,就向枫林镇所在的方向走去。而他身后的那些三玄朝月藤,也不管韦梦琪情不情愿,直接托起她的身躯紧随其后。这次他把这女人从实验室里带出来,本就是想要把她带回家。自然容不得,让对方就这么离去。之所以这么做,倒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。而是他看出自己怀中的小家伙,对于韦梦琪极为依恋,一刻都离不得自己的母亲。若是母子骤然分离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。所以他是打定了主意,想要把这女人强留在家中一段时日,直到等姜宏的注意力,慢慢转移分散到其他的事物上再说。虽然他和这小家伙,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面,但是当宏儿熟睡在他怀中的时候,那种父子间血脉交融的感觉,还是让他的内心里充满了喜悦。在那一刻,他就在心里发过誓。绝不会容许自己前世所承受的种种,再次加诸于自己的儿子身上。身为姜氏的嫡系血脉,这孩子,固然有着未来必须负担的义务。但是在宏儿成年之前,他不想让这孩子,有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开心。而以韦梦琪的性格,就是想也知道,是绝不会情愿按他的意思去做的。愿意和小家伙暂时分离,恐怕已经好似她最大的让步。而现在姜笑依没心情,更不想再浪费时间,和这女人再讲些什么大道理。这时候,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,比强迫的手段更管用了。而相比紫发少年略带着几许得意的言笑自若。这一路上。韦梦琪却是羞赧的无以复加。回城地时候,在半路上还好,可一等进入枫林镇地郊区,两人顿时吸引了无数的视线。前面一个怀里抱着一个可爱小孩,美丽得不可思议的紫发少年,后面则跟着一个足不着地,全身被藤木绑得牢牢的美貌女人。这么怪异的组合,想不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都不行。而其中那些个知道这两人具体身份,以及此事背景内幕的人。更不免有掩嘴偷笑的家伙存在。被这么多双好奇中,又夹杂着几分善意的嘲笑味道地眼神注视着,即使以韦梦琪那迟纯的神经,也不免闹得面红耳赤。短短的一段路程,就在心里把前面的姜笑依诅咒了千百遍。然而最让她难受的。却并非是这些让人无比难堪地视线。而是那些即将见面的,姜笑依的家人。特别是那两个,日后要被她呼为父母的夫妻。虽说是身边这男人的双亲,但是双方的年纪,其实都相差不是很多。这就更让她,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面对是好。有那么一瞬间,韦梦琪甚至在希望着,这段让她难堪的路程。最好永远不要结束为好——尽管她明知道,这根本就不可能。不管她愿不愿意,路途终有结束的时候。那些青色木藤,简直是让人绝望般地忠实。至始至终都严格服从着紫发少年的命令,把她一直带到了姜家的宅门前,甚至还很尽责的将她平平稳稳地,放在了门前最后一级的台阶上。就在双足落地的那一刹那,韦梦琪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。就是想要转身逃跑。逃得离姜家越远越好。然而当她才回过头,才发现脚下的束缚。并非全然放开。而身后面地那些,如妖魔在张牙舞爪般舞动着地青色木藤,更让她直接打消了这个,自从诞生起注定了不可能成功的想法。嘿嘿一笑,姜笑依也不去理她,直接伸手推开了房门。只见宽阔地大厅内除了仆人之外,只坐着寥寥几人。但其中却无一不是目前姜李两家最重要的重要人物。他的父母和妹妹,大伯姜云剑乃至舅舅李承年都在,此外还有李凌香以及姜竹心。看样子,似乎是在等待着他和明心商谈的结果。而就如姜笑依所料那般,当他抱着姜宏走进门的时候,大厅内所有人注目的焦点,并不是他和韦梦琪之间的任何一个,而是正躺在他怀中的小家伙。“阿笑?难道说,这就是宏儿么?”首先注意到二人走进来的,是李书瑶。迎上前的同时,也注意到紫发少年怀中的事物,声音里顿时透满了惊喜。“宏儿?就是哥哥几年前做坏事生下的那个孩子?哈哈!好可爱!哥哥,给我抱抱,快给我抱抱!“姜笑云闻言先是有些好奇,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,但是下一秒,就被小家伙那如小猫般可爱的睡姿给迷倒,央求着像要抱一下。不过姜笑依却哪里敢给她,每当妹妹顽皮的把魔手伸过来的时候,就是一个瞬移,稍稍移动了下原来的位置。不止是这二人而已,厅内的人只要还能够站着,都无一例外的围了过来。就连一向沉稳的姜竹心,也站在人群的外围,好奇的向人群里面探头探脑。不过,相比几个不知情的李家几人,姜云涛和姜云剑这两兄弟,脸上除了喜色之外,还多了一些凝重。压抑着心内涌起的激动,姜云剑仔细看着姜宏的脸,直到再三确认之后,才轻呼了口气,抬起头无比期待地直视着姜笑依的眼睛:“阿笑,宏儿他可是纯血?纯血?”李书瑶和李承年一声惊咦,近乎失态的讶望着姜家的三人。完全不知情的姜笑云和姜竹心是毫无反应,李凌香的目中,却掠过了一丝复杂。“我的感觉也是如此,宏儿他应该是纯血没错,而且很可能是返祖者。”姜笑依苦笑着点了点头。这方面他即使有心想要隐瞒,也是做不到。在一定的距离之内,同族的血脉者之间,自有种特殊的感应,而血脉纯度高过族人数倍的纯血者,在普通族人的神识感应里,更是有如小太阳一般的存在。姜笑依和他的父亲姜云涛虽也算是纯血,但浓度并不算太高。其中一个的能力,现在甚至还只停留在,刚刚进化到木系和火系第一阶掌控的地步。而另一个的超强的能力,更是靠着血脉变异得来,而非家族本身所有。正因此,姜氏的族人对于这二人,感应并不是太强烈。可姜宏却不同,他不但是真正货真价实的纯血,而且还是血脉接近于姜氏先祖的返祖者。现在就连修为已到真人境的姜笑依本人,也能清晰的感到这小家伙体内纯血,给他带来的威压感。又遑论是境界知道金丹和凝液末期的姜云涛和姜云剑?“果然!当真?”声音分别发自于姜云涛和李承年嘴中,语意虽不尽相同,但却无一例外都充满着惊喜。而此时紫发少年却皱起了眉头,如果可能的话,他更希望父母和族人们,能够把他当成普通小孩来对待。毕竟这更有利于他的成果,可惜,这只是他的奢想而已——正思索间,姜笑依忽觉右耳处一阵钻心的疼痛。转过头,却只见母亲李书瑶,正手指着韦梦琪脚下紧缠着的藤蔓,横眉冷望着自己。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