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五十九 母子

第三百五十九 母子(1 / 1)

肩扛手拎着母子两人,直到坐上了缆车,姜笑依才把韦梦琪给放下。而小家伙则是被他直接用双手捧到眼前,笑眯眯的仔细端详。粉嫩嫩的脸蛋,小嘴唇兀自紧紧的抿着,满是怒火的倔强眼神,手舞足蹈的锤打着他的手臂,试图挣开他的怀抱。无论是神情还是相貌。跟他小的时候都是像极。“快点!把宝贝还给我!”刚从空间冻结中刚脱身出来,韦梦琪就愤怒的站起,想要把姜宏从姜笑依怀里抢过来。然而当她刚刚靠近,却发现手脚再次动弹不得,这次却并非是姜笑依的空间能力。而是数条手指粗细的青色长藤,也不知何时,竟已将她的手腕和脚腕牢牢的捆住。“还给你?啧啧,竟然这种命令的语气。你还真是搞不清楚情况呢,老师!如果我想在想要把宏儿带走,即使是你的母亲明心真人,也无法阻止。更何况,我也是他爸爸吧?连抱一下都不成么?”用眼角的余光,扫了扫旁边的女人,姜笑依坏坏的一笑,打了个响指。“所以,给我乖乖的坐下就好!从现在开始,就祈祷吧,祈祷我会把儿子还给你。”随着紫发少年的话音落下,缠绕着韦梦琪的青藤骤然一紧,将她的整个身子,拉退到她身后一个座椅上坐了下来。正想大声喊叫,而这时又是几道青藤爬出。缠住韦梦琪地腰部,将她和椅子结结实实的捆在一起。“大混蛋。给我住手!不准你欺负我妈妈!”母亲地情形,自然看在姜宏的眼里。一时间这小家伙是怒火更盛,气气鼓鼓的不断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,试图狠揍这个大坏人的脸蛋。当然,由于姜笑依和他始终保持着恰当距离的关系,所以只是徒劳而已,没有一次是成功的。韦梦琪则是即惊又怒,用全力挣扎了几次后。见那青藤始终无法挣脱,只得以无比愤恨的眼神,无奈地看着对面地紫发少年。“呵呵!明白了吗,老师?唔来,小宏他很生气呢。那么老师。如果现在你能够保证,不试图抢回宏儿,又或者想要逃脱的话,我就把你放开如何?真是见鬼!你这样的母亲,竟也会被孩子这么喜欢——”见对面的女人重重的点了点头,姜笑依微笑着又是一个响指,那些围绕着韦梦琪张牙舞爪地青色木藤,顿时就开始萎靡收缩。待得捆住手脚的三玄朝月藤全部消失。韦梦琪轻抚了抚被勒出了几道深痕的手腕,从座椅上站起。这次却没有再扑上去,而只是远远的看着。其实她早已经明白,眼前这个有着一头紫发的男人。早在三年前的时候,就不是她所能抵抗的。而现在,已经能够和2s级高手正面交锋的少年,更是连她地母亲也是多有不如的存在。现在在他的面前再怎么反抗,也只是徒劳而已。可是没有任何动作。却并不代表着她心里就不愤怒了。事实上。在她那藏在镜片之后的双目里,此刻正满是熊熊地怒火。以及一丝冷然。“嘿!看来火气很大的样子。”笑了笑,姜笑依用手在姜宏的头上轻抹,随着一股温和的魂力渐渐灌入,小家伙也开始睡眼惺忪起来。虽然还是很努力的,想要保持着清醒,但是最终还是抗拒不了,那些发自灵魂深处地睡眠欲望。眼看着姜宏慢慢地陷入沉睡状态,紫发少年又小心翼翼的把他放进怀里,这才嘴角向上一挑,视线再次移向了韦梦琪。“那么请说吧!老师,你一定有什么话,想要跟我说对么?呵呵!你看现在小宏他已经睡着了,我们说什么他也听不见。这样,你也没有什么顾忌了吧?不过,还是要小心哦,催眠地效果毕竟有限,而再强一点的道法,则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。所以,千万要注意音量,否则的话,会吵醒他的。你即使不说,我也明白!”压着嗓音,韦梦琪摘下了自己眼镜。努力克制着想要冲上前,把这个紫发男子撕成碎片的欲望,淡淡的看向了车窗之外。“你先前不是说过,这次来只是要看看我和舒力同学么?现在人也看了,舒力我也答应帮你治疗,却为何又要把我和宏儿强行带到这?如果你是觉得我抚养宏儿的方式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最多我改还不成?”听着韦梦琪最后那几近哀求的语气,姜笑依讶异的眨了眨眼,只见对面这穿着白色工作服女孩的侧脸,竟流下了一串泪痕。“阿笑,我求求你了!不要把宏儿我从身边带走好不好?结婚的事,我答应你,我答应你还不行吗?只要你够让他留在我身边。母亲以后给我留下的那些公司和财产,我都可以不在意的。都给你,只要小宏——好了!你个白痴女人,给我闭嘴!我的天!真不知道你从别人哪里,到底听说了些什么-姜笑依先是异常无奈的用手遮住了脸,然后透着手指缝,冷冷看着对面正处于惊讶状态的女人。“拜托你给我仔细听好了,韦梦琪老师!我不知道你之前,到底对我们的婚事是怎样想怎样看的。不过在我而言,之所以答应,只是因为三年前那次事情的歉疚而做出的补偿而已。“——什么公司财产之类的东西,你以为我会很在意?就如你所见,我现在还年轻得很。既然我能够在十七岁地时候爬到这个位置。为家族攒下数百亿的资产。那么你以为我还有必要,为了你母亲地那点财物。而硬把你这个白痴女人娶回来?”韦梦琪收住了眼泪,有些愕然的看着紫发少年。说实话,对方说的这些话,她之前从来就没有仔细去想过。而以前即使有过追求她的人,都无一例外是为了她母亲的财势,而她也想当然的,把以前对那些男人的映像,套用到了姜笑依的身上。这么说起来。姜笑依似乎已经是一堂次座地样子,确实不用再去仰仗她母亲的那些财产和手中的权利。本以为是以母亲用现时的帮助,来换取对方日后的援手。却原来,只是单方面地保护而已——姜笑依此时却在轻抚着,正靠着他胸膛熟睡的小家伙的头发。脸上满是温暖的笑意。“老师,其实我们之间已经和即将的一切,都是源自于三年前的那次错误。我也知道,您对我并无多少感情存在。比起我来,只怕你更在乎实验室里的那些瓶瓶罐罐。而我的情形,差不多也同样如此。说实话,即使我们日后真地如明心真人所愿结了婚,本人也从来没有想过。要以丈夫你名义约束你什么。如果你真的很在乎,那么宏儿也可以在成年之前,留在你身边由你照顾。不过,在此之前。我想问一句,这样真的好么?什么意思?”刚露出一丝喜色的韦梦琪不解地挑了挑眉头。“没什么,只是不想剥夺掉他的童年而已。”姜笑依淡然的摇了摇头:“相信你应该很清楚,如果你真的嫁给我,那么以你的身份和地位。只可能是正妻地身份。而作为我地嫡长子。家族中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宏儿,迟早要为我们地家族。背负上自己责任。而更糟糕的是,看来他也和我一样,应该是纯血的存在。虽然不知道,他继承了我的多少能力,不过火与木系能量的掌控绝对在我之上,却已经是事实——宏儿他确实很聪明,三岁的年龄,竟然可以跟你学习那么高深的炼丹之术。这份聪敏,就连我幼时也有所不及。可是正因如此,我们才该避免让他过早的接触这些东西,浪费了这儿时的时光。老师,你难道不觉得,现在的他,其实更应该和其他的小孩子在一起玩耍吗?他的童年,应该在秋千上,在花园内,而不该是你那个实验室里的小房子里!你能为了他,放弃那些实验么?”韦梦琪微微动容,底下头用额上垂下来的刘海遮栏住自己的眼神。“可是,只要我不嫁给你的话——这更不可能!”姜笑依一声哂笑:“清醒一点吧!老师!你以为我的家族,会任由我的血脉,就这样流落在外面?而且,还是身为纯血者的后代?明心真人她能够护得了你一时,却护不了你一世!否则的话,也不会想到要把你托付给我。若是你拒绝,到时候,恐怕也不等别人出手,首先第一个会算计你的,就是我们姜李二家的成员!你以为,身为族长的我,会如何据则?而且——”神情稍一犹豫,紫发少年还是继续道:“如果我记得没有错,老师你从小,都是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的吧?明心真人那时,也是在为度支堂首座的位置在努力,相信也没有多少时间来陪你。那种寂寞感,恐怕你自己是感受最深刻的。难道说,你的成长历程,想让小宏他再经历一次,过着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的日子?”娇小的身躯一震,韦梦琪默然无语。良久之后,才缓缓的抬起头来。看着紫发少年,无比爱怜地抚摸着小家伙脑袋的动作,她不由又是一阵怔然。过了半晌,韦梦琪的唇角浮起了一抹凄美的笑意。即有着释然,又有着几许伤感,其中还有一丝欣慰——确实,对方刚才所说的那些事情,她以前都忽略了。宏儿他,也的确不该跟着她这个不称职的母亲,在实验室里长大。而这个年纪看起来十分靠不住的家伙,或者,真的能够成为一个好父亲呢!就在姜笑依他们所乘坐的缆车,开始缓缓启动的时候,天烛峰上某个距离车站不远的隐秘角落里,正有两个人在远远的望着。一个是二十岁许的年亲人,鼻梁上架着眼镜。而另一个,则是眉头深锁的中年人。“真没想到,我这个学弟,如果发起火来,手段真异常的强硬呢!不过,还真是让人松了口气。他要再不来,真不知道小宏他能否活得到明天。偏偏明心真人和天华真人的话,都没起到作用。对了,高海——”宁冲笑着转头望向身旁的中年人,语气里充满了调侃的味道:“眼看着自己的小师妹,被人这么欺侮而不去阻止,这样,真的好么?”脖子和一双手臂青筋必露,中年人强逼着自己的目光,从那半空中冉冉而下的箱式缆车上收回,苦笑着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这确实是把她和宏儿,从实验室里带出来的唯一方法。对于她们两母子,其实我也很担心。而我老师本人,虽然很爱梦琪,不过由于总是很忙的关系,他们母女小时候见面的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。所以即使到如今,梦琪她也谈不上,对老师她有多少情感。对于老师的话,也是爱理不理的。所以,老师在这方面,也完全没有办法,也更没有力场去劝诫她什么。而且,迟早有一天,梦琪她总要脱离师傅的羽翼之外,在某个男人的庇护下,顺着他的意志去生活。而现在,也该到了她去适应的时候了。”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