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五十八 宏儿

第三百五十八 宏儿(1 / 1)

“里面是谁?”姜笑依皱了皱眉,也不待对面的女人回答,就用神识往房间里面探测。当房间内的情形如镜般映在他的灵识当中,他的面色顿时微沉,大步向那扇门走了过去。“喂!喂!停下,阿笑你要干什么?里面什么人都没有——韦梦琪见状脸色也是一变,当下急急的几步疾奔,张开双手试图拦住姜笑依的脚步。然而就在两人间的距离,只有不到一尺的时候,紫发少年的身形却忽而一阵闪烁,便消失不见。而待得韦梦琪反应过来。回转过头看向身后时,却见姜笑依仍在用着同样节奏的步伐,走到了那扇门的面前。门是锁住的,紫发少年却是不管不顾,也不去敲门,直接就是飞起一脚将门给踹开。然后整个地下室内,出现那么一霎那的静寂。定定的望着房门之后的画面,姜笑依久久无语——这是一间空间尚不足六坪的小房间,原本应该是个休息室。不过除了一张床和桌椅之外,房间的四周,也如外面的实验室一般,堆满了各色仪器还有装满各种古怪液体的瓶瓶罐罐。就在其中的一张实验桌上,一个大约三岁左右的小家伙,正憨态可掬的手拿着一个试管,专心的往身边的玻璃烧锅里,添加着某种成分神秘的蓝色液体。而在那个烧锅之内。则全是不断翻滚吐着气泡地紫红色浆液。那种由里面的浆液散发出来的气味,远远闻着就让人觉得恶心。可那小家伙,却偏偏是一副开心之极的神情。姜笑依首先注意到的,当然是那白嫩嫩,可爱至极的小东西。脸和眉都像他,眼睛和鼻子却和韦梦琪有些相似。同样是紫色的长发,淡紫色的双瞳,和他小的时候,几乎是一个模子映出来的。如果不是穿着开档裤,露出明显地性徽。他甚至以为眼前这小家伙,其实是个女孩。这,就是我的孩子么?三年诞下的,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儿子?一股发自内心深处。难以言喻地喜悦,溢满了他的心头。其实早在进来之前,里面的情形,就已经通过灵识镜映看到了。不过即使如此,他仍旧感到很惊喜。伸出手。姜笑依踏前几步,下意识的想要去触摸。可是脚下传来的玻璃瓶破碎声响,让他地知觉,终于注意到周围的环境,还有那个小家伙正在做的事情,然后,大滴大滴的冷汗,再次出现在他的额头。“——时间最好是越早越好!这是天华真人他的特意交代。你定要记仔细了!否则的话,会出人命的“对了!大人,如果您有空地话,最好去研发部去看看。时间吗。越快越好——”宁冲和高海先前对他所说的话语,再一次的,从他的脑海内划过。人命、快点——该不会,该不会这两个家伙,让他来快点来这里地目的。就是为了这孩子吧?嘴角不断的扭曲着。紧紧攥着的两个拳头,也被紫发少年握得关节处咯吱吱的作响。那两个家伙。难道就不会明说?如果再晚来一点地话——一想到此处,姜笑依就感觉到一阵彻骨地寒意,在侵袭自己的身体。即使是有着不动本心地他,心神也不免一阵动摇。一旦那透明烧锅里的液体,出了什么意外,说不定,孩子真的会没命的——这女人,难道是疯了吗?竟然,竟然任由一个毫无药物基础,更无道力护身的孩子,做这样危险的事情?而听到了休息室的门被踢开,以及玻璃试管碎裂声音的小家伙,这时也发觉了门口处两人的存在。把视线从身前那透明烧锅内的液体上移开,小家伙缓缓的抬起头。最先映入他眼帘的,自然是面色正难看之极的的姜笑依。只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眼前这人,怎么和自己长得这么像之后,就自动的把这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给忽略掉。紧接着,他的目光扫向了姜笑依的身后。然后那纯净的紫色双眸中,顿时露出惊喜的色泽。“嘻嘻!妈妈!我刚刚成功了哦!妈妈,你答应的,快抱抱!“拍着手,小家伙从实验桌上跳下,只是几步就从姜笑依的身旁经过,蹦蹦跳跳的跑向了站在紫发少年身后的女子。一连串的动作,竟是出人意料的敏捷。而韦梦琪,也一脸笑意的顺势弯腰,将他一把抱在怀内。然后摘下眼镜,用脸不断摩挲着小家伙那可爱的脸蛋,“嗯!宏儿真的很聪明呢!妈妈只是教了一遍,就全都给记住了。宏儿?这是他的名字吗?现在是叫姜宏,还是韦宏?”姜笑依转过了身。“原本,我倒是打算给让他跟我姓的。不过母亲大人说过,我和这孩子的未来,终究还是要靠你来守护。所以,最好还是从父姓。”抱着宏儿,韦梦琪脸色凝重的站起身。她即使再怎么迟纯,此时也能清晰的感觉到,以紫发少年为源头的强冷空气流,正迅速的在地下实验室里扩散着。“原来如此,姜宏吗?”先是深深的注视着呆在母亲怀中,正一脸疑惑的小东西良久,紧接着姜笑依的目光,又扫向了身后,那个让他到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玻璃烧锅。如果这锅东西突然爆炸,或者溅出来的液体被宏儿地皮肤沾到。又或者——猛摇了摇头,挥散了心中冒出来的那些不忍目睹的画面,紫发少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,尽量以平缓的语气问道:“老师,作为一个父亲,三年里没有对宏儿,有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关照的我,本来也没有资格说什么。可是,难道你不觉得,把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小孩关在房间里。让他玩着这种危险的东西,很不合适么?危险?”韦梦琪很是诧异地眨了眨眼睛,脸上满是不解:“危险什么?宏儿很聪明的,我教他地东西。从来就是一次就记住。今天也是,聚灵丹的原汤,他一次就调配成功了。而且,他也很喜欢呢!对不对,我的小宏宏?”小家伙闻言很是得意的猛点了点头。韦梦琪则亲昵地俯下身子,笑着猛亲了一下他的脸而此时姜笑依却是爆汗,双拳攥得更紧了。这死女人,难道就完全没有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么?且不论这些药物调配错误之后的危险,单是这聚灵丹的原汤——这也是一个脸四周岁都不到地小孩可以学的?明心真人和高海,也就任由他们母子这样乱来?宁冲和老师既然知道,怎么也不阻止?爆虐的杀意渐渐充斥着整个胸腔,不知觉间。血红的色泽也爬上他那淡紫色的双瞳。首先发觉姜笑依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劲的,却是姜宏。感觉到危险的气息,这小东西先是笑容稍敛,疑惑地打量了眼前这个。和他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眼后,顿时目光微凛。勉力撑开母亲紧抱着他的手跳下,然后张开小的双臂,就如护子地母鸡一般,将韦梦琪挡在身后。那双纯净的瞳孔里。带着难以形容的坚决。直视着姜笑依的眼睛。被姜宏那具有无比穿透力的清澈眼神一刺,姜笑依灵识猛然一醒。总算是稍稍恢复了几分神智。而此时他也发现自身地情况有些异常,努力用真气压制着体内那翻涌地气息。而此时韦梦琪依旧是兀自不觉,仍然是用那副得意的口吻说着话。就连姜宏跳出她地怀抱,也只以为是小孩子喜欢自由自在的玩耍而已,并不以为意。“——呵呵,安拉安拉!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其实天华真人和母亲大人,都和我谈过这事,所以自从一年前开始,我就已经很注意了,休息室里的这些药物,我都仔细甄别过的。只要不沾到嘴里,就不会有什么危险。还有那些仪器,也都是炼丹最初步的东西,是小孩子能放心使用的呢!”也就是说一年的时候,休息室里的药物和仪器是很危险的?只要不沾到嘴里,就不会有什么危险——这又是什么标准?对于刚刚开启灵智的小孩子,能分别这些?“教他的炼丹知识,也只限于炼制一些低级的丹药而已,比如一百三十八种聚灵丹,和四十七种冲灵丹之类、其他的如厄魂丹,七煞丹之类的,都只是教了单方和理论知识而已,从来没让他动手制造过——”厄魂丹和七煞丹?似乎那是邪道修真用来增加修为的东西,本身是有毒性的,而已炼制的过程异常血腥——就连这个都已经教了,那还有什么不能教的?“老师,这件事也就算了!可是,那又是怎么回事?”好不容易才再次平复住心境,紫发少年手指了指休息室内的另一个角落,那是一个垃圾桶,里面满是快餐食品的包装袋。“这两天,难道你就让孩子吃个?不吃这个吃什么?”韦梦琪眉头轻蹙:“我一直都是吃这个,宏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,他现在也很聪明。”冷静!冷静!没觉得有什么不好?那是没有比较吧?揉了揉皱成一个川字的眉心,姜笑依只觉一阵神经衰弱。感觉自己儿子能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,简直就是个奇迹。虽然不想这么比喻,但确实是蟑螂一般的生命力。轻叹了口气,姜笑依蓦然大步迈向了门口。途中顺手拎起了小家伙的衣领,然后又干脆的,把已经被他用空间能力锁住的韦梦琪一把扛起。他已经彻底放弃了!和这个白痴女人讲道理,本身就是愚蠢之极!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,倒还不如用实际行为强迫对方就范为好!走出地下室,走廊尽头那大门口的合金门,依旧是紧闭着的。而身份徽章,也仍是不起作用。姜笑依倒是想要从韦梦琪的嘴里,得到解锁密码。以稍微正常一点的方式走出去,然而当他刚一解开对她的控制,就是一连串的破口大骂。于是紫发少年干脆了耸了耸肩,心安理得的直接就以瞬依能力,穿梭到了这栋三层建筑物之外。“笑依大人!”负责接待他的那位名叫许玄的金丹境,仍旧等在门外。可是当许玄神经反射式的,规规矩矩深施了一礼,再抬起头后。却惊讶的发现,那位年仅十七岁的次座,此时正如一个强盗一般。肩膀上扛着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人,而手里则拎着一个用口死命紧咬着他手臂的小孩,脚步急急的向天烛峰缆车站的方向走去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先是不解的摸了摸脑袋,而下一刻,许玄就发现。而今除了远去的那位次座大人之外,眼前这栋小楼恐怕再也无法打开的事实。几乎是立刻,他的脸色就刷的一声纸一般苍白。这两个小祖宗,可真是要了他的命啊!这可让他怎么向炼丹分院的人交代?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