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五十七 梦琪

第三百五十七 梦琪(1 / 1)

“呵呵!反应很强烈呢怎么?还认为我只是个孩子?”微微一哂,姜笑干脆依斜倚着身旁的桌子,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的女孩。“哼!无论你怎么说,都掩盖不了现在还没有成年这个事实。说你是个小孩子,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。”勉强平复住急促起来的呼吸,韦梦琪微红着脸转过身,试图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先前的实验上面。在紫发少年戏谑的目光注视中,女孩一边拿起了一瓶装着蓝色试剂的玻璃瓶,用吸管小心翼翼的添加着一种蛋白色的液体。一边故作镇静地说着:“啊,对了!你今天不是要去见我母亲么?怎么会想到跑到我这里来的?呵呵!原来你也知道啊,其实我这也是刚刚从度支堂那边过来。岳母大人好像对我很满意的样子,所以我们的婚事已经定下。既然已经有了婚约,那么我当然要过来看看我的未婚妻,顺便再征询一下你的意见。这么重要的事情,竟然连面都不露一下,我和岳母大人都很为难呢!”发觉对面女孩的手微不可察的一颤,姜笑依嘴角处那玩味的笑容愈发的明显;“老师,提醒你哦!这次添加剂的顺序,好像搞错了的样子。总之,跟你先前的顺序有些不同——要,要你管?我这是实验,实验懂不懂?没必要每次的顺序都一样吧?”虽然嘴上很是要强地这么说着,韦梦琪却还是脸色微红的。装出一副若无其实的样子,将手中提着的玻璃管丢到了一旁,又重新拿起了另一瓶药剂。这次她试图在专心一点,然而事与愿违的是。她愈是紧张,就愈发的手足失措。在仅仅添加了七种药液之后。玻璃瓶就在紫发少年得意的轻笑声中,猛然炸裂开了来。当那血红色地刺鼻烟雾散尽,韦梦琪脸色忽青忽白的怔然在原地站了良久。然后猛然一拍实验桌,满脸杀气的猛瞪着姜笑依:“你的话到底说完了没有?如果已经完了,就请滚回去!如果没有,也麻烦你闭嘴!既然我母亲已经同意,那么婚约的事,我认不认可都已经不重要了吧?有必要特地跑到这里来问我么?如果你真的要听,那么我就告诉你!总之,即使将来真的有嫁给你的那天。我韦梦琪也不会承认我是你地妻子!这样戏耍老师。就真地很好玩么?”姜笑依闻言神情微微一楞后,接着又失笑出声,心知对方的情绪,也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,再挑逗下去,说不定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的紫发少年,直接就把视线,转而移了位于实验室中央的营养槽上面。“呵呵!老师你别在意。刚才的话,都只是开玩笑而已。其实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,只是想看看舒力,他现在到底怎么样子。再顺便问问看。你们有没有救他的办法。事前并不知道老师你,竟然也在这里。不过还是很过分哦,老师!毛都没长齐地小孩子,无论是对自己的学生还是婚约者来说,都是非常失礼的吧?在人背后这么说。那就更加的不该。原来。原来是这样,我都差点忘了。舒力他不但是你地同学,也是你的舍友——”收起了那张牙舞爪,恨不得把姜笑依一口吞下的表情,韦梦琪的神色却愈发的尴尬,神色忸怩地撇过头,也望向了室中央处。女孩心里一时间说不清楚是轻松多些,还是失望多一点。至于紫发少年最后几话里地责备,已经被她自动地选择忽略。“不只是舍友而已,他也是我的兄弟!”姜笑依眼神哀痛地看着透明玻璃后地舒力,先前脸上那轻佻的神情,就仿似全然不曾存在一般。“对了!韦老师,在我进来之前,听人说想要救舒力的话,并非没有办法。只是代价稍微昂贵了一点,不知可有此事。嗯!确有此事。”一说到专业领域,韦梦琪的脸色就渐渐的恢复了自信,点了点头后解释道:“按照我们炼丹分院院长的说法,在魔气之中,除了其特异的成分,可以使得世间所有生物的形体,在接触后都发生变异之外。还有种和人的魂力极为相似,频率几乎完全相同的力量,它能干扰人的灵魂本源,使得别感染者失去理智,并且狂暴嗜杀。而以前之所以对我们修真者未能造成威胁,是因为浓度还不够高的关系。如果能够在最初被感染的时候把他送来的话,还是有办法能驱除舒力的魔气的。但是他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,却已经太晚。魔气的部分成分已经和他的灵魂本源混为一体,用普通的方法无法割裂其联系。而且他的身体,也已经深度变异了。其实即使到现在,也不是没有办法的。就如你听到的,代价很昂贵。院长他认为炼丹分院,完全不值得为此,付出这么昂贵的研究经费,而舒家则认为,若是舒力在治疗好后,能够继续为舒家天阙门效力也就罢了。可偏偏在身体经脉和真气变异的情况下,即使痊愈,也只是一介对家族毫无用处的废人。而且对于舒力本人来说,失去所有的修为力量也是很痛苦的事吧?与其花费巨大的代价让他苏醒,倒不如维持现在的样子。水家的那小子,倒是一意想要救好他的样子。不过前两天的时候,就已经回去了,现在还不知道消息。不过即使无月知道了,恐怕也是无可奈何。他现在毕竟还不是水家家主,为了一个和静月水家毫无关系的外人。根本调动不了这么大笔地财力。所以,现在也只好把舒力他,锁在这个营养槽内,用一些普通的药物,暂时压制他体内魔气的继续扩散了。”姜笑依听得眉头微皱,迟疑着问道:“可是老师,就没办法。在驱除魔气的同时,修复他体内的真气和经脉么?难道真的就没法完全治愈?哼哼!没法完全治愈?我韦梦琪的字典里,可从来就不存在这个词!”韦梦琪骄傲地冲着紫发少年一笑:“什么在剥离魔气地同时,也必须剥离变异的真气。还有经脉变形,以后再也无法修真之类的,那只是出自他们那些无能的老家伙的判断而已。这其中,可不包括我!”姜笑依这才恍然忆起,对方可是连盘古之血这种上古灵物。都可以用其他的药材。完全仿制的天才级人物!这样的问题,难得倒别人,可难不倒她。“不过——”韦梦琪话说到一半,却又垂头丧气地底下了头。“虽然能治愈,代价还是太昂贵了。我现在就在研究,看能不能用一些价钱稍微底一些地药物来替代。可是到现在为止,都没有任何的成果——喂!老师,我想请问一下。你所说的代价。到底有多高?又到底需要些什么药材?”姜笑依挑了挑眉,想起了盘古之血仿制品的配方,心中顿时就有些发寒。连韦梦琪这个不识人间冷暖,对钱财极度迟纯的大小姐。都能感觉得到昂贵。那么这个价钱,只怕真的非小。如果药物太过珍惜的话,用妖兽在炼妖壶内兑换,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他那把把新月冥刀,绝灵辟魔铠以及金丹级傀儡的事。已经惹起别人地疑窦了。上次是用南疆之行遮盖了过去。这次只怕就没那么容易过关。而姜家所属的财团,现在才处于刚建立阶段。用来洗白炼妖壶换来的药物的话,未免就有些力不从心了——“价格啊?”韦梦琪一边思索着,一边用手指刮着下巴。“我也曾仔细算过,好像,大约,一共是十三亿金元左右地样子。至于药材么,其他的倒没什么。主要是那最贵的五枚极地芊灵果,我现在还想不到有其他的药物,可以起到差不到的作用。刚才做地实验,也完全地失败——咦?阿笑你怎么了?”上一刻,姜笑依的地心跳都快为之停止,而下一刻下巴就差点跌落在地。“喂!老,老师!我没听错吧?十三亿金元,真的才十三亿大楚金元而已?好好的,我骗你做什么?”韦梦琪很是不悦的转过头,气呼呼往手里的玻璃瓶中添加着药剂。手摸着满是黄豆大小的冷汗的额头,姜笑依一脸被彻底打败的神情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老师,拜托!十三亿金元,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,也能算是昂贵么?不贵么?”韦梦琪满脸疑惑地问道:“我们研发部的各个分院,每年的研究经费,也只有三百亿大楚金元左右而已。十三亿,已经差不多相当于是这个数的二十分之一了。这么大笔的流动资金,放在几十年前的时候,就是换作我母亲名下的那些公司。一时间也拿不出来,难道不贵?还有,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么?研究出来的东西,最好是越便宜越好,最好是大家都能够用的。话是如此没错,十三亿这么大的数字,确实不是普通的人拿的出来。可是——”姜笑依的神情,是愈发的无奈。果然,智商和情商,在通常情况下,基本上是呈反比的。眼前这的女人,无疑就是一个典型。“可是老师,现在在营养槽里面躺着的,是我朋友,是我的兄弟。为了兄弟的性命,花上这微不足道的十三亿金元,难道也很贵不成?研究出来的东西,越是便宜越是通用就越好,这个道理确实没有错。可是难道你就让我干瞪着眼看着,舒力在这个棺材似的鬼东西里面,一直躺到等你研究出成果?”被紫发少年的眼神逼视着,韦梦琪张了张嘴,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良久之后,才淆然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我前几天的时候,听母亲大人说起过,似乎你们家现在的财产,除去贷款之外,实际价值也不过四百多亿金元左右吧?而且大部分,都是固定资产。十三亿,你一时也拿不出吧?我家是暂时没有,可你家里却有多!”姜笑依邪邪笑到:“既然岳母大人要把你托付给我,那么总要让你带点嫁妆过来是不?现在就当提前预支吧。呸!谁要嫁给你了!”面红耳赤的一声呵斥后,韦梦琪又看了眼培养槽里面的舒力,轻声微叹道:“算了!他也算是我的学生。你可以回去了,等三天后,保准你能看到他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面前就是!那就拜托老师了!”微微一笑,姜笑依的心内,终于放下最大的心事。虽然有些粗线条,不过眼前这女子在这方面的才能,却是出奇的能让人放心。以对方在药物炼丹方面的天才,既然说是三天时间,那么就绝不会有错。正想以瞬移能力离开,忽然一声轻响,传入到他的耳内。紫发少年的身形顿时怔住,这声音,似乎是从这间地下室左侧的一扇门后传来的。而且,似乎还是发自于孩童——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