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五十六 疑惑

第三百五十六 疑惑(1 / 1)

“就是这里吗?阿力的身体现在就被放在这?”天烛峰上最中央处的某处三层建筑外,姜笑依疑惑地打量着身前这个,以不知名合金制作的大门。门的厚度倒不是很大,基本是普通凝液期的修真者可以一拳打穿的程度。可虑的是这处建筑的防御法阵。天烛峰上的防御阵。不同于其他五峰。它即被统合在整个天阙门布设在整个山的守护法阵之外,又独立于这个法阵之外。这样一来,即使整个大阵崩溃,天烛峰也会独自支撑一段时间。说起来,和道法学院的法阵非常相似。稍有不同的是,这里的阵法有分成数十个独立的个体,分别护卫着峰顶的这些,保存着天阙门这数百年来道法,炼器以及炼丹等方面研究成果的建筑。而他眼前的这栋房子,就是被守护在一个分支法阵之中。包括合金大门,下水道和通风口在内,都是和法阵相连接的。虽说防御阵法是半独立状态,但在紧急情况下,却能够吸纳整个山守护大阵的能量为己用。如果不走正常的途径,即便是真一大成境也只能在外面干巴巴的看着。“笑依大人,按照部长他老人家的说法,应该是这里没错!”说话的是一个六十岁许的老者,名叫许玄,身份只是负责这里守护工作地一个金丹境而已。此时正毕恭毕敬的站在紫发少年身后……原本以姜笑依的身份,即使研发部的负责人亲自出迎也不为过。不过既然是研发部的人,而且能够爬到那么高的位置,那么对于人情事故方面,就谈不上太在行。几个高层只是在姜笑依面前稍微露了个面,就回到了自己的研究室。这还是看在姜笑依。以前为研发部做了那么多贡献地份上。若是换做其他人来,哪怕是已经被内定为下任掌教地芮晔亲自。只怕这些人也不会怎么搭理他。而现在接待姜笑依这个一堂次座的任务。也只能由许玄这个,完全算不上是天阙门正式成员的人负责。“那么,我们现在怎么进去?”四下里扫了眼,合金大门和紧闭着的,并没有其他窗户存在。在大门的旁边,倒是有个识别身份的仪器。不过现在似乎是正处于被闭锁功能地状态。这样的话,即使他的那枚徽章权限再高,也起不了半分作用。也就是说,除非是这门有人从内部打开,否则的话,外人完全别想进去。最后,姜笑依的目光定格在合金大门旁,那些身份检定仪器上方处的通话装置上。眼下的情况,似乎也只有使用这个了。“对了,现在这房子里面都是哪些人?负责人姓什么?”紫发少年轻笑着转过头问道。在呼唤之前。总要搞清楚里面的人叫什么名字。出乎意料的是,负责招待他的这名金丹境,此时竟是一脸地为难之色:“次座大人。我知道大人您很想看您的朋友。这种心情,我很理解。不过依我看,大人您最好还是暂时放弃,过几天再来的为好。其实在您之前地这两天里,度支堂的高海大人。还有巡山堂的宁冲大人。都曾到这里来过,可是无一例外都被挡了回去。今天早上明心真人甚至亲至此处。也没能让这门打开过——废话少说,里面的人到底是谁?”说话的同时,姜笑依皱起了眉头,心里忽然就有了些不妙地预感。宁冲和高海来过这里?这难道就是这二人让他尽早过来地原因?该不会是说——那个女人,就在这里面吧?“次座大人,其实舒力的情况,研发部地诸位大人在几天前就已经有了定论了。虽然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,不过听他们的意思,似乎是您朋友体内的那些魔气,并非完全无法清除,不过由于把他送来的时候已经太晚,要完全治愈的话,代价太过昂贵。为了一个小家族的低辈弟子,并不划算。所以,都已经放弃研究——”许玄抹了抹额边冒出的汗水,也不知怎的,当面前这美的不可思议的紫发少年,蹙起眉头的那一刹那。他忽然就觉得周边压力大增,而温度也仿佛在迅速下降着。即使用真气抵御,也无法完全排除这股子寒意。“——现在研发部里唯一还没有放弃的,就只有明心真人的女儿了。自从昨天中午的时候,她就躲进这房子里面,任是谁唤她也不出来。”说到这里,许玄又偷偷的看了姜笑依一眼。“听说,她好像是为了躲避和大人您见面的样子。”原来是这样,果然,是那个女人!姜笑依的脸上一副被打败了的神情,今天早上明心真人那异常古怪的神情,他似乎有些理解了。宁冲和高海让他早点到研发部来,甚至点明要他来看舒力,是想让他来见见这女人吧?——慢着!等等!事情,似乎还有些不对劲。紫发少年的脑海中,忽而掠过宁冲当时说最后几句话时的情景。“——时间最好是越早越好!这是天华真人他的特意交代,你定要记仔细了!否则的话,会出人命的哦那种郑而重之的表情,语气也是非常的认真,可见宁冲绝非在跟他开玩笑——那么这些临走特意交代的话,又是什么用意?会出人命,会出谁的人命?而且,高海在和他分手的时候,表情似乎也很怪异地样子。想到此处。姜笑依心中一动,从丹田处提起了一道真气,周边游离的空间元力,也一一纳入他的神识之中。“大人,恕我直言。既然再怎么喊话,韦小姐她也不会见您的。您看,我们是不是先回去再说。过几天——”许玄的话刚说到一半。就见紫发少年的身影。就在一阵异常的元力波动之后,消失在了原地。这才恍惚地记起,他面前这位以十七岁之龄,就成为天阙门一堂副座地少年。可是名满整个大楚国的2s级高手,而且,还是最为珍贵的三大神级能力者之一。眼前这个建筑所拥有的阵法。难得住别人,却万万拦不住身为空间能力者的他、进入到楼内,入目的第一层,被砖墙分隔成了十几个试验室。房门都紧闭着,走廊上地路灯也是停止使用状态,整层楼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影。姜笑依用神念扫了扫整栋楼房,然后直接向地下室的入口方向走去。第一层到第三层似乎都没有人在,那么韦梦琪的所在,也只可能是那里了。走下地下室的最后一级台阶。只见眼前是一个大约相当于第一层楼四分之一大小的房间。里面的摆设,和他当日在道法学院中,韦梦琪专用的实验室内的所见差不多。桌上满是瓶瓶罐罐。墙壁四周则放满了各色仪器。不同的是,这里地每间放弃,有着训练场同样,但等阶要高上数级的修复法阵。韦梦琪就站在房间的左侧一个角落里,手里拿着两个玻璃管。神情异常专注。似乎在合成着什么药剂。相貌和几年前比起来变化不大,仍旧戴着那副眼睛。瓜子脸,杏目瑶鼻。只是较之以前,更多了些许熟妇地味道。姜笑依的目光只是在韦梦琪身上一扫而过,然后就把全部的注意力,放在了那竖立着摆放在这个实验室最中央处的,那个透明的营养槽上。而舒力就躺在其中,手脚,胸腹和头颈都被黑色地金属圈牢牢地锁住。双眼紧闭,似乎正出于昏睡的状态,脸色痛苦,全身都是血红色。身材肌肉都比一年前分别时壮大了几分,身体地某些地方,更是不正常的强壮。而在营养槽外,还有这个小型的法阵。借助山整个守护大阵所产生的力量,来压制着营养槽。显然研发部的人,对那些困住舒力的金属圈,也并不很放心。紧皱着眉头,姜笑依走到营养槽旁。少年伸出了手,目带忧色的隔着钢化玻璃,顺着舒力的脸型轮廓轻抚着。在道法学院中的时候,三零零一宿舍内的那几位学长中,舒力虽不是和他最合得来的一位。但是对方那急公好义,淳厚的性格,却是他最为欣赏的。想及一年前离别之时,对方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。而再次见面,对方却已经落到如此境地,紫发少年心中不由得有些伤感。以舒力现在的情形看来,即便是将魔气驱除,这一生恐怕也再与修真无缘了——恐怕,这也是研发部的人放弃治疗,而舒家的人也对此没有任何异议的原因之一。轻叹了口气,紫发少年转过了头,看向了左侧角落里,仍旧是浑然没有发觉自己的试验室,已经多了一个人的女子。稍稍犹豫,姜笑依还是决定把主动对方唤醒得为好。看对方沉浸专注的样子,若是一直等下去,真不知道也等到何年何月,这女人才能从自己的世界里苏醒过来。“喂!我说,韦老师?韦梦琪老——好了,安静点!别吵!不是已经说了吗?过几天我自己就会出来。想让我和那个毛都没长全的家伙见面,想让我把我的宏儿,就这样交给同样还是个孩子的他。告诉你们,门都没有!”头也不回的大吼着,即使处于情绪最激动的状态,韦梦琪的视线,也都是不离手中的试剂分毫。似乎,依旧是完全未曾发现姜笑依的存在的样子——宏儿,是我儿子的名字么?可是——毛都没长全的那家伙?孩子?——这是什么态度?你以为,我就很愿意不成?姜笑依听得满脑门的黑线,双拳紧握,一口细米般的牙齿也咬得咯吱吱的作响。而这时,韦梦琪那迟纯的神经,总算感到地下室里,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样子。在周身寒意侵袭之下,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,她缓缓的回转过头,然后手中的那两个玻璃管,连同着里面不断翻滚的红色液体,全都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。“阿——阿笑,你,你你你,你怎么在这里的?什,什么时候到的?韦!梦!琪!”一字一顿的说着,每说一字,姜笑依就深呼了口气,勉力压制着心头升起的怒气。而到得最后一字时,心里总算恢复了少许冷静。迈步走到了韦梦琪的身后。当身形紧挨着对方那凹凸有致的身子,脸帖着脸,少年的唇角才邪邪的向上一弯,勾出了一抹冷笑。以呼吸可闻的距离,轻声在不知所措的韦梦琪耳旁呢喃着说道:“老师你忘了么?我的空间能力?这个房子的阵法,又怎么可能拦得住我。至于什么时候来的,当然是和你说话之前。很意外呢,毛都没长全的那家伙,这就是老师您对我的评价么?你都没满十七岁,当然——啊!”面红耳赤的跳开,韦梦琪一脸愤恨的回望着姜笑依,就在刚才,这个可恶的家伙,竟然,竟然把她的耳垂含在嘴里!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