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八荒诛魔录 > 第三百五十五 师徒

第三百五十五 师徒(1 / 1)

办公室里一阵难堪的沉默。出乎明心真人的意料,对面的紫发少年竟是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,就这样戏谑地看着她。而时间每过一秒,她借助言语,肢体动作,真气乃至身周的元力波动所形成的气势,就慢慢的削弱一分。绝对的强势,也正在悄悄的瓦解。“岳母大人?我现在可以这么称呼你吧?”良久之后,姜笑依才哂笑着打破了办公室的沉寂:“首先,我要的说,对于这个婚姻,我本人并没有拒绝的意思。其次,我希望岳母大人能搞清楚一件事,照顾韦老师,只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。正如您所说,我身为男人,总要对那次的事件负点责任。不过,这绝不是出于身为度支堂首座大人的您的威胁,也不是因为您在日后对我们的家族,可能的照顾。岳母大人,我的意思,您明白了吗?”室内又是一阵寂静,然而不多时明心真人就轻笑出声,话音里有种说不出的欢快:“真不愧是天阙门这几百年来,除十代之外,仅见的天才。这样的气度,如果我再年轻个一两百年时间的话,本座非把你追到手不可。不过到这一刻,我也真正放心了。我相信,阿笑你是真心的,那么,日后梦琪那丫头就拜托你了——”姜笑依轻舒了口气,然后疑惑地看了看办公室内的四周:“首座大人,请问韦老师和我儿子现在在哪里?我现在能不能见她们?她们啊?”提起韦梦琪,明心真人忽而一脸的尴尬:“我想没必要一定要到见她们吧?其实这次我把你叫过来,只是为了确定你现在的心意,以及订下你和她的婚约而已。至于结婚的事情,没必要这么早的。我们修真者地寿命都很长久。不在乎这么点时间吧?而且现在,我还能照顾梦琪一段时日。作为母亲的力场,我也不想女儿她太快离开我身边呢!何况,其实我们都明白吧?你和梦琪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,即使我女儿现在就嫁过去,你也给不了她的幸福的——不用多说。我已经明白了!”姜笑依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,不见面的话。他自己倒是没什么、即使到至今为止,他都没有做好当父亲地准备,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那个已经差不多三岁的儿子。只不过他那想看孙子一眼都快想疯地父母,恐怕会很失望。“总之,现在您还不允许我见他们可对?那么除了我和韦老师的婚事之外。请问真人您还有其他的什么事要谈的么?虽然与事实相差甚远,但是阿笑你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明心真人苦笑着摇头:“我没有阻止你们见面的意思,现在这种情况只是暂时而已。此外,虽然你们现在只是订婚而已。但是作为你未来照顾梦琪地报答,从现在开始,我会尽可的给你们一些帮助。只要我在度支堂的任期还没结束,那么整个度支堂就会站在你和你师傅那一边。首座大人,照顾韦老师是我的责任,说什么报酬的话,我会很惭愧。不过。还是要感谢真人——”姜笑依起身道:“在离开之前,我想再确认一下。您的那些族人,日后真的不用我特意去照拂么?”——这是姜笑依心里最疑惑难解的事。按照这个世界人们的观念。家族是非常重要的。再怎么样,也不至于到对族人都不闻不问地地步。而且,明心真人给韦梦琪取了这个名字,也是大有深意的。据他的所知,韦梦琪父亲地名字里。就有个琪字。此外。她的出生日期,也是明心真人那位修真伴侣死前的最后几个月。生子对修真者而言。是极损元气和修为的。故此越是高等级的修真者,越是忌讳此事。显而易见,他地那位老师是这对修真伴侣最后地爱情结晶,而这两夫妻的感情也定是极为深厚。然后为何独独,明心真人却对韦氏地族人,态度那么奇怪?财富不留给族人也就罢了,连后路也不为他们留一条,这就稍显有点刻薄。倒不是出于好奇,他知道对方之所以会如此,这其中定然是有着某个故事存在,毕竟就连明心真人的弟子高海,也对老师这种举动不以为异。而之所以会这么问,姜笑依只是单纯的觉得,有必要再确认一下而已。“族人吗?”听了姜笑依的话,明心闭上了眼睛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。“我既然已经那么说了,你就不用再去管他们。虽然梦琪也姓韦,但也只是随父性而已,与韦家和我的母族都没有任何关系,你只要照顾好他就可。点了点头算是已经知道,姜笑依微微一礼后就走向门外。接下来已经没什么好谈的,既然双方都已经同意,那么接下来就是订婚了。那需要他的父母在场。虽只是文定而已,必要的礼节却还是必须。此外,还需要选个好的良辰吉日。弃繁就简,当场定下也不是不可以,但那是对女方的不珍重。而明心真人,似乎也没这个意思。而就在姜笑依拉开房门的时候,明心的声音在他身后再次响起:“阿笑,我虽然相信你。不过我觉得,某些话还是有必要再交代一下为好!梦琪她是我这一生当中最珍贵的魁宝。若是她在我走后有什么不测,或是你让她伤心难过。那么我明心即使化做他化大自在天魔,也不会放过你!”最后一句话蕴含着真力说出,整个办公室内都清晰可闻。而姜笑依则浑身一个激灵,只觉一股彻入骨子里的寒意冒上了心头。他能感觉得到,明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绝对是很认真的。非常非常的认真!在洪荒以及之后的几万年后,修真者一旦进位真人境形成了自己元婴。基本上就是不灭地存在。即使一生已经无法达到更高层修行,也可以通过兵解成为散仙,或者转世等手段继续修行。但是自从万年前起,这个世界的环境就开始慢慢恶化起来。修真界中的散仙急剧减少,而普通修真者的灵魂本源,也再无法以元神的姿态遨游世间。不过即使这样的情况。真人凝神期以后地修真者,仍可通过一些阵法的帮助。完成灵魂地转世。不过,这需要极为昂贵的代价,而且无法掌控过程,亦不能保留前世的记忆。转世之后,也只是资质方面比普通人强得多而已。至于明心口中的他化大自在天魔。只是心魔中的一种。由高位修真者死后地灵魂所化,在传说中。越是杀戮较多的修真者,也就越难以撑过心劫,原因就是因为此故。而能够元婴转世的修真者,也同样具备着将自己的魂力化作他化大自在天魔的能力。也就是说,明心这是宁愿放弃转世的机会,宁愿化身为鬼,也不会放过他——出去时仍是由高海领路,只是这位中年人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冷淡,神色间缓和了不少。“笑依大人。如果刚才我老师的话里有什么过分之处的话,还请别大人您别见怪。因为梦琪那孩子对老师来说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”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。姜笑依猛转过头,用不敢置信的眼神,看着身旁这位从先前开始,就一直是一言不发,整一副冰山表情地中年男子。而对姜笑依投来的。略带惊讶的视线。高海则是完全地无视,仍旧是边走边道:“大人您知道老师她。为何把和你见面的日子,提前到今日么?”紫发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疑色,高海的这个问题,也正是此前他为之疑惑的事情之一。也不待他地回答,高海就已自顾自地。再次开口解释:“原本,老师她也是有些犹豫不绝。想在这三天时间里,好好把事情想清楚的。不过自从听说你前天在烈山家地事之后,就直接决定由你来照顾梦琪那孩子。因为你既有这个实力,性格心性方面也是上佳。而她老人家也实在想不出,有什么其他能够替代的人选——老师她看起来很风光,可是只有我们这些弟子才知道。这些年里,她过得到底有多苦。梦琪那孩子,可以说是老师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和慰藉。而老师这些年来冲击真一境失败,也正是因为心里对女儿放心不下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们这些弟子,也想代老师守护她最心爱的女儿。然而可惜的是,我的资质太差,而其他的师弟和师妹,又太过年轻,短时间里是帮不上忙了。现在她老人家唯一的希望,只能寄托在大人您身上——所以希望大人您万万,别让她失望才好。我知道以大人您的修为资质,还有智慧,恐怕是看不上我们师兄妹这等垃圾。即使是大人现在的成就,恐怕我们毕生都无法达到。不过梦琪那孩子,不止是老师她的宝贝,也同样是我们钟爱的师妹。所以,我还是要说,若是大人有负于老师她的期待的话。那么我们师兄妹,即使是拼着一死,也要给大人您和您的家族添点麻烦!”同样决绝的话语,让姜笑依的身子再次为之一凛,心中的寒意更盛、内三堂中的度支堂,是掌教真人和长老会。唯一绝不会容许他在这里的影响力太过深入的地方。且不论眼前这中年人的资质如何,未来有什么成就。就以现在的情况而言,只是给他们家族添点麻烦,还是能够做到的——“那么,就送大人到这里的吧!”高海的脚步蓦然止住不前,而姜笑依见状后,愕然的向前方望去。原来不知不觉间,两人竟已经走到了这栋大楼的门口。而此刻的紫发少年,并没有注意到,高海此时的脸上。竟少见的浮起了一丝犹豫。“对了!大人,如果您有空的话,最好去研发部去看看。时间吗,越快越好——”从内三堂的办事禁区内走出的时候,姜笑仍在回想着刚才明心真人和高海刚才,对他所说的那些话语。“——若是她在我走后有什么不测,或是你让她伤心难过。那么我明心即使化做他化大自在天魔,也不会放过你!——若是大人有负于老师她的期待的话。那么我们师兄妹,即使是拼着一死,也要给大人您和您的家族添点麻烦!这两师徒的口气,还真是很像的。好在他没有要恶待韦梦琪的想发,否则的话,他们只怕真是是会说到做到!不过即便如此,他心内还是不免寒气直冒。不过说起来,天阙门内关系这么好的师徒,已经很少见了。看来那明心,为人倒是很不错的样子。否则的话,也不会受弟子们如此爱戴。对了,高海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。宁冲先前就曾对他说过,让他尽快去探望舒力。而高海,为何也让他快点去研发部?nk"

热门推荐
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,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