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八戒看书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053章 扮猪吃老虎

第1053章 扮猪吃老虎(1 / 2)

 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八戒看书」地址:www.8jks.com  奋斗在盛唐更新最快!

尹紫依本就不知如何是好,把崔耕当成了主心骨,点头允了。

当即,棋盘摆下,吴知和朴彦昭各执黑白,厮杀起来。

围棋发展到唐朝,已经与现代围棋相差不大了,也是十九道棋盘,用数目法决定胜负。

不同的地方有两点:其一,这个时代是执白先行,而不是执黑先行。其二,实行座子制度和还棋头:开局每方先在对角放上两个棋子,由白方先走没有贴目。非但如此,在最终计算胜负的时候,每多一块棋要还对手一个子。

双方猜枚,这次是由吴知执白而行。

朴彦昭今年不到三十岁,不仅长得极为帅气,而且极具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刚开始,他意定神闲,落子如飞,真是潇洒之极。吴知却紧皱双眉,似乎下得非常吃力。

从棋面上看,也是朴彦昭颇占优势。

花郎道众人的窃窃私语声不断传来。

“看来,朴仓部是稳赢啊。”

“啧啧啧,这双方的棋力,是相差的有点大。”

“弥勒佛可能是赵温那个样子,但是赵温未必为弥勒。”

尹紫依听了,心中担忧,低声问崔耕道:“崔光大师,赵温明显不敌朴彦昭,这可怎么办?你不是有神通吗?快助赵温一臂之力啊!”

说实话,崔耕非但没有神通,连围棋都不大懂,完全帮不上什么忙。

但是,这不妨碍他吹牛逼,找理由啊。

说到底,这场源花之争,跟他有什么关系?他今日前来,不过是为了见见魏氏姐妹而已。尹家的实力太弱,想必就是尹安仁,也没指着有了他,就一定能让尹紫依成为源花吧?

当即,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尹小娘子,你知不知道,这围棋之道,分为九品。一曰入神,二曰坐照,三曰具体,四曰通幽,五曰用智,六曰小巧,七曰斗力,八曰若愚,九曰守拙。”

“这九品是意思?”

“入神者,与道相合,神游局内,妙而不可知。坐照者,不劳神思而不意灼然在目若愚者,似笨难犯。守拙者不与斗巧。”

这些话出自宋朝的棋经,说出来真是相当有逼格,把尹紫依忽悠地一愣一愣的,道:“那赵温和朴彦昭各自是几品呢?”

“朴彦昭不过是六品小巧而已,不值一提。而赵温乃弥勒佛的化身,早已到了入神的境界,冥冥中与弥勒佛意念相通,神而明之,随心所欲。所以,完全不必担心。”

“所以,赵温赢定了?”

“呃”崔耕含糊道:“按说应该是赵温赢的,但也不尽然。若是弥勒菩萨另有深意,让他输了此局,也未可知。但不管怎么说,赵温手段高超,以咱们的本事,万难插手。”

“真的假的,这场比赛的输赢,还跟弥勒菩萨有关?”尹紫依将信将疑。

朴瑶仙却冷笑一声,道:“当然是假的。照他这么说,无论赵温是输是赢,都有道理,而且棋术都在我哥哥之上。这就是两头堵,跟那些骗无知村妇的骗子差不多。”

吴知技不如人,崔耕没啥好办法,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。

他只得故作高深道:“夏虫不可语冰,朴小娘子若是不能理解,贫僧也无可奈何。想那弥勒菩萨诶!”

忽然间,棋盘上的变化,令他惊呼出声!

却原来,朴彦昭一着不慎,被被吴知捉到一个破绽,损了一大片实地。

这回所有人都顾不得说话了,都全神贯注地关注起棋局来。

眼瞅着朴彦昭妙招迭出,慢慢把局势往回搬,花郎道众人不时发出阵阵叫好声。

朴瑶仙更是兴奋地满脸通红,双拳紧握。

然而,终究是当初那片实地损失过大,眼瞅着落子完毕,局势还是混沌难明,也只能数子了。

“一五一十,十五,二十”

朴彦昭一边数子儿,一边额头上冒出了阵阵细密的冷汗,声音都有些颤抖了,显然是紧张之极。

数完子儿,还了棋头。

朴彦昭一口老血好悬没喷出来,艰难道:“白一百八十目。黑一百八十目,白胜!”

“啊?那不是只差一目?”

“没办法,朴仓部刚开始一着不慎,损失的实地太多,后来怎么补也补不回来了。”

“这朴仓部的运气也太差了吧?”

“应该是说,赵温的运气太好才是。”

整场棋局太具有戏剧性,全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崔耕现在可抖起来了,待人们的声音渐低,他轻咳嗽一声,道:“我说各位贤达,你们有些话啊,我是真不爱听。什么叫赵温运气好啊?人家是真有那个能耐。明白告诉你们,赵温的棋品是一品入神,朴仓部不过是六品小巧。双方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!是朴仓部和人家差的太远,一直到最后,都没看出来。”

朴瑶仙不服气地道:“不对吧,若我哥哥和赵温的棋艺真差那么远,为何他仅仅胜了我哥哥一目?”

“那当然是因为赵温身具佛性,慈悲为本方便为门,给朴仓令留点面子。”

吴知马上附和道:“知我者崔兄也。此正是:烂柯真诀妙通神,一局曾经几度春。自出洞来无敌手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
好么,他还趁机赋诗一首!

这二位一唱一和之间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似的。

朴彦昭直气的浑身发抖,心说你要是真想给我留面子,现在说出来干啥?这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他大怒道:“好,姓赵的,这场朴某人认输,安全真和他的一百四十六名郎徒,就都是尹紫依的了。”

吴知的大胖脸上肥肉乱颤,微笑着连连拱手,道“承让了,承让了哈!”

“你别高兴的太早,这事儿没完!”朴彦昭恶狠狠地道:“舍庇雄,列队!”

“是!”

有一名花郎答应一声,带着他手下的花郎列队。

朴彦昭指着这些花郎道:“看见没有,舍庇雄的朗徒有二百一十八人,我拿他跟你赌这安全真的一百四十六人。你敢不敢跟我再赌一场围棋?”

“这个”

吴知的小眼睛乱转,咽了口吐沫,道:“我倒是想跟你比,但是奈何,咱说了不算啊!”

朴彦昭又看向崔耕道:“崔光大师,你方才说什么一品坐照,六品小巧。我要求和赵温再比一场,如此占便宜的事,你没道理拒绝吧?”

“这个拒绝倒是不会拒绝,只是觉得有些胜之不武啊!要不然,咱们就算了?”

“算了,也成。”朴彦昭耸了耸肩,道:“只要你承认,刚才是在胡说八道,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也可以不比这一场。”

“你想得美!”

尹紫依本来就属于得志便猖狂类型的,要不然也不会屡屡举止失措,让崔耕对她非常反感了。

如今自己这边赢了,朴彦昭还如此嚣张,她可受不了反正安全真那支队伍是赢来的,即便下一场输了又能如何?

尹紫依道:“好,比一场就比一场,不过,你可要想清楚,你们朴家要是再输了,可就成为三家之中最弱的了。”

朴彦昭冷笑道:“尹妹子,跟我使空城计这招,你还嫩点儿。某心意已决,咱们这就开始吧?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热门推荐
铁血德意志 神级猎杀者 都市无敌至尊剑仙 调戏文娱 重生欧美当大师 六迹之梦域空城 神奇铁匠铺 过关